第二百六十三章 云轻眉

    我赞许的看了老货一眼,对红姐和马所道:“两位就留在这里把手续办好再回去吧,我给你们留下几个人照应着,有事我就会立刻赶来!”

    马所长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我知道他是想问问自己两个女儿被我搞到那去了,所幸的是红姐见机的快,抢先开口应道:“那生子你去忙吧,我们自己处理就行。”

    黄宏达哈哈一笑。揽着我的肩膀低声道:“上次侯副局还和我说了,你挺看得起他,还要在新帝豪安排他一顿呢,今天怎么样。我做东把老侯也喊上,咱们聚聚?”

    通过这次高速路上的生死追逃,我深知背后有人,圈子里有伙伴对于混社会是多么重要,所以也就没有拒绝,点头应道:“行吧,那就现在吧,晚上我还有事要处理呢,你打电话叫他们过来。”

    黄宏达一愣,他没想到我说话如此业余,这些圈子里的高层人物,那个不是日理万机应酬不断的,我想要找人家吃饭就必须立刻马上,一分钟的缓冲时间都不给,这特么不是二愣子就是跋扈到了极点的公子哥行为。

    其实他还真是冤枉我了,我今年才JB十六周岁,要是不降级也就个高一学生,别看我又杀又砍的征南战北,可是我真的没啥交友经验,跟兄弟们相处也是直来直去的,有功直接大把塞钱,犯了错,轻的一顿臭骂,重的直接赶出社团,甚至要灭口。

    我那懂他们那套社交绕绕啊。

    黄宏达简直成了精的人物,稍微一愣就分析出我是无心的,也没往心里去,当即掏出电话就要拨号。

    我一把拉住他,转身朝跟在经理身后忙着给红姐和马所端茶倒水的稚子看去,低声问道:“老黄啊,你丫行啊,卖楼还招了个这么好看的日本姑娘,我跟你说啊,人家可是忙乎了半天,你不能一点提成不给她,这些房子还是按照正常交易价格提成给这小妞吧,不然我这不是白使唤人了么?”

    黄宏达还以为我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见我说的是这个,马上点头道:“没问题,屁大点事,我楼都送出去了,差几十万提成么,照正常流程给她就是。”

    他说着话呢,刚好那边红姐拿起一份合同就把旁边的签字笔给碰掉了。

    日本卖楼小姐急忙弯腰去捡,身上的黑色套裙就被她圆润挺翘的美臀给的崩的紧紧的,甚至在两瓣臀峰之间还勾勒出一个诱人无限遐想的深深沟壑来。

    我突然觉得口干舌燥,不自主的咽了下喉头。

    黄宏达见我发愣,一眼瞥到我的目光所及,这老货淫,荡一笑,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一闪而过。

    惊鸿一瞥间我竟然动了哪方面的心思,心里暗道邪门,上午才刚刚把三个美女集体撂倒,这才多久啊,下边的兄弟又特么闹不安生。

    我不敢再看,紧忙转过身跟黄宏达朝大门口走去。

    王柯峥见状,依依不舍的跟瓜子脸互加了微信,急急赶来给我拉开车门。

    我本来不想带人,转念又一想,无论是黄宏达和侯胖子,都是恨不得我赶紧死翘翘才好的关系,跟他们应酬我一个人太被动了,万一有点啥事连个帮手都没有。

    就点了两个人和一辆车留下照应红姐,带着王柯峥和其余的人开着车跟在黄宏达的车队后边。

    二十几分之后,我们一行七八辆车就到了建在海边的新帝豪会所的双子楼前。

    黄宏达下了车,等我走到跟前,才嬉笑道:“兄弟你有没有来玩过,这可是咱星海最为传奇的年轻大哥李云龙一手创立的产业啊,哦,对了,上次在我那个私家菜馆你们照过面了。”

    我冷哼道:“不就是那个鸿运飘香吗,当时老黄你要给儿子出气,还想把我和洪磊两个敲断双腿呢,我他妈怎么能忘!”

    黄宏达连连赔笑道:“都是为兄有眼不识泰山,哪知道兄弟你这么英雄了得,当初还真没把你们放在眼里,那天要不是倪虹和李云龙出面,咱们可就做下死仇了。”

    我嘿嘿一笑,追问道:“一直想问你,李云龙和倪虹为啥叫你黄四叔啊,难道你们也有旧?这位大哥不是流亡国外避风头了么,悄悄回来能在你那边落脚,你们的关系也不简单啊?”

    黄宏达苦笑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要是跟李云龙真有那么好的关系,我岂会怕孙振勇那个杂种,我跟他的仇可特么深了去了,我怀疑我的妻子就是被这畜生派人撞死的。”

    我们边说边走,黄宏达引领着我直接奔了帝豪会所的A楼。

    我奇道:“那你跟李云龙到底啥关系啊,不能说么?”

    黄宏达叹了口气,低声道:“你知道以前星海有个大人物叫黄文凯吗?”

    我点点头道,耳闻过,好像是因为和李云龙之间有了冲突误会才死的。

    黄宏达惋惜道:“那就是我远房堂兄啊,我在家族里排行老四,堂兄独女黄欣欣也叫我四叔,现在欣欣是跟在李云龙身边的,所以他们才因为这层关系而赏我薄面,在我鸿运菜馆吃了顿饭,结果就那么巧的遇到了咱们生了冲突。”

    我撇了撇嘴,闹了半天这货是因为沾了人家黄文凯的光,才有资格邀请李云龙和夫人倪虹吃饭的啊,还以为他是靠自己的影响力跟传奇大哥有交情呢。

    帝豪会所A楼,装修摆设整体要比B楼更为高上一个档次。

    黄宏达虽说不为李云龙所喜,但毕竟财雄势大,在星海可以说是呼风唤雨了,所以他来消费都不需要随身带卡的,只管刷脸自然就会放行。

    我被黄宏达引领着上了电梯,我们两个身后的随员都等上了另一部电梯,没人来跟老板挤乘。

    上了十八楼,进了一间铭牌上三个隶书大字,“风雅颂”的包房,屋里一派古色古香,宽敞之极,让人更为吃惊的是,这包房竟然建有微型喷泉和假山园景,一些只有江南才有的名贵花草也都点缀其间。

    最为不可思议的是,这几百平米的大包房,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桌椅板凳,而是喷泉流水,绿树红花间弄了那么一间小小的亭楼,亭楼描金绘彩,龙蟠凤鸣的极为贵气,高出屋子地面三层台阶,中央空调的恒温风一吹,花枝摇动,水影扶疏的给人一种身在苏州园林里饮庵的感觉。

    黄宏达轻车熟路引我走向亭阁,阁楼里铺着厚厚的羊驼毛地毯,脱了鞋子,赤脚踩在雪白的绒毛上,一种古典贵族的优越感就在心里滋生出来。

    地毯上跪着四位华服美女,个个打扮成宋明时期的仕女佳人形象,抹红兜肚金缕衣,薄纱束腰高挽发髻。

    我有点懵比,在澳门何宅,我也算见过豪门大户的排场了,可是这么会玩的还是头一次开眼。

    弄的我左顾右盼的看个不停,都忘了这样太他妈掉份了。、

    黄宏达嘿嘿一笑,盘膝坐在古装美女奉上的锦缎蒲团上,朝门外打了个响指道:“把我吩咐你们带来的人,给我兄弟送进来。”

    我一愣,学着他的样子刚坐下,就好奇的看向门口。

    包房门被打开,黄宏达手下两个大汉一左一右引领着一位面目清纯甜美,脸上稍有些婴儿肥的姑娘进来。

    我当场愣住,脱口叫道:“这不是稚子么?”

    黄宏达得意一笑,纠正道:“全名叫原田稚子,她真的是日本人哎,还是个高三学生,趁着节假日出来打零工赚钱的。”

    我瞪了老黄一眼,埋怨道:“那你把她整来干什么,帝豪难道会缺妞?”

    黄宏达低声贱笑道:“为兄可是亲眼看到了,你盯着人家小姑娘的屁股直流口水……”

    我被他说中,一时竟然不知该说啥了。

    这时原田稚子也被两个保镖给送到了跟前,我一看她的脸上明显有几道指印,眼眶也红红的是刚哭过的样子,顿时脸色一沉问道:“谁打的你?”

    稚子见了我似乎不那么戒备了,却还是不敢说什么,只是哀求的望着我道:“小哥哥,求你让我打个电话吧,我想找我的老师姐姐来接我回家!”

    我听她说的有趣,奇怪的追问道:“老师姐姐,她叫什么啊?”

    稚子低声道:“她叫云轻眉!”

    这三个字一出口,黄宏达噗的一声喷出了嘴里的茶汤,老子抓过身边的古装美女就是一档,老黄的茶水全他妈喷人家侍女的肚兜上了。

    我怒目瞪向他,骂道:“搞JB啊,我这一天净被人喷茶水了,你又是抽的那股子疯?”

    黄宏达脸色白如宣纸,颤颤巍巍拿手指指着原田稚子,沙哑着嗓子问道:“你说你姐叫啥,云,云轻眉?”

    稚子眨动着无辜的大眼睛,答道:“昂,你认识我姐姐嘛?”

    黄宏达咕咚一声仰面栽倒,捂着胸口用力抓挠,低喊道:“快,快给我拿药。”

    我特么吓了一跳,蹦起来警惕的望向四周,我还以为这老货是中了啥暗器吹针之类的东西,结果人家保镖从皮包里掏出速效救心丸给老黄吃下去,我才知道自己又闹了乌龙,黄宏达这明明就是被云轻眉这个名字给吓的犯了心脏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