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欺负谁不行(为游艇打赏加一更,谢谢读者朋友)

    屋里这一慌乱,四个华服美女也没法淡定的装古人了,甩掉木屐,光着脚丫子就撩。这种事说大不大,只要出事的尊贵客人救活了,她们也没啥责任,可要是人挂了。让她们都会被帝豪内部严密排查甚至是行刑拷问。

    这种顶级的娱乐会所,内部等级之严是外人难以想象的,同样,工作人员的待遇报酬。也是普通酒店员工所不敢幻想的。

    黄宏达被两个保镖喂了一大把的救心丸,又是摩挲胸口,又是掐人中的折腾了半天。

    他这边好算是要缓过来了,我们留在外边的随行护卫也都听到消息冲了进来。

    老黄的人和王柯峥几个还聊的挺好,大概是前几天在省城的一次血战,两方人马都互相熟悉有了交情。

    不过涉及到自己老大老板的生死问题时,手下人还是很自觉的就分了立场,黄宏达的人冲进来就把黄宏达给护在了中央,看那意思就连我也是被警戒的对象。

    我心说你麻痹的黄宏达,你没事作个啥子东西嘛,非抓人家日本姑娘来陪我,还没等陪呢,两句话就把你吓的又喷又抽的犯心脏病,老子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这场酒宴还咋玩?

    原田稚子更是吓的面无人色,躲在我身后探出个小脑袋悄悄盯着黄宏达的动静,见他脸色不那么青白也能坐起来了,才微微松了口气。

    我也看出黄宏达没有大碍了,才扭头找到身后的稚子,好奇的问她道:“云轻眉到底是谁,怎么你说就能把我朋友吓成这个逼,样?”

    稚子呐呐道:“云轻眉是我姐姐啊,她也是第二中学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

    我目光闪动,对这个云轻眉更好奇了,区区一个高中老师就能把只手摭天的黄宏达吓犯了心脏病,这里边一定有我不知道的原因。

    想到这,我趁着黄宏达赫赫倒气顾不上这边的机会,把手机拿出来递给了稚子。

    稚子脸上一喜,飞快接过,劈哩叭啦就按了一组号码拨出去。

    大约等了十几秒钟,电话被接通了,稚子立刻带着哭音叫道:“轻眉姐姐快来救我,坏人好凶啊,抓我到这边来,他还装死吓唬人家。”

    她话音没落,就被那边发现了,黄宏达脸色猛的涨红,干呕了半天,吐出一口紫黑色的淤血。

    我心说这真是拿生命在娱乐啊,你要没那本事就别硬掳人家日本女孩来陪酒,把人给劫来了,却被小女孩一两句差点吓死,这黄宏达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电话里的女人问清了地址,二话不说就挂了电话。

    黄宏达急的抓耳挠腮叫道:“秦老弟,你为啥给她电话,你知道不知道,她说的那个云轻眉一来,咱们两个可就大事不妙了。”

    我摊了摊手揶揄道:“是你不妙吧,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吗?”

    黄宏达哇的一张嘴,一口血沫子喷了出去,悻悻道:“都是我手贱,我看你喜欢这丫头就把她搞来陪陪你,没想到你还不领情,有了危险早早就把自己给摘出去了。”

    我不屑道:“什么样子的危险也不可能把我吓得又吐血又心跳骤停的,你特么也太丢人了。

    黄宏达哎了一声不再说话,闭着眼睛也不知道在心里盘算着啥。

    这时,帝豪会所的楼层经理带了几个穿白大褂医生匆匆赶到,一番交涉后,黄宏达拒绝了他们给他检查身体的建议,挥手把人给赶了出去。

    我嘲讽他道:“既然你这么怕人家,你就先走呗,我留下见识见识这云轻眉到底是个什么人物,能把你吓成这样。”

    黄宏达苦笑摇头道:“走不了了,如果我现在匆忙躲避了,事情将会更大条,留在这里好好道个歉,说明自己不知道情况,也许还能被谅解一下。”

    我恨他一直卖关子不肯说实话,冷哼一声不再搭他的茬。

    楼层经理带着医生走后,会所方面又派了四个漂亮女人进入包房做服务。

    不过这次显然不是刚才那批人了,不光长相有了不同,就是身上的服装也变成了民国时期某党的女军官造型。

    四个身高超过一米七的长腿嫩模,一水的美式军装系着武装带,带着弯檐济公帽,武装带两指多宽,勒断紧紧的,把她们的小蛮腰凸显的盈盈可堪一握,一对酥,胸衬显的又挺又圆。”

    黄宏达是毫无兴致跟女人扯淡,挥手就把四个美女全都赶到了我这边。

    我特么也不客气,左拥右抱的调,戏不断,把几个军装美女弄的巧笑不停。

    这时包房门被轻轻敲响,我沉声喊道:“请进。”

    我注意到我这句话一出口,黄宏达无法控制的身子一抖,脸色又白了几分。

    门外的侍者缓缓打开,房门,对身后的侯书,记和侯副局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黄宏达见来的人是他们老哥俩,顿时心里一松,强作欢颜的站起身去迎接攀谈。

    我把稚子叫道身边做好,吩咐她道:“别说话就看着,有我在不会让你吃亏的。”

    稚子非常单纯,直接就信了我的话,忙不迭的点头应允说自己懂了。

    侯胖子和侯副局长看到黄宏达的样子都是吓了一跳,走上前去关切的问道:“黄总你怎么了,啥情况你到是说说啊,别让我们干着急。”

    笃笃笃……

    包房门又被敲响,一个穿香奈儿裙装的漂亮女人走了进来。

    稚子欢呼一声,朝着这位美女就扑了过去。

    “轻眉姐你可算来了,我想回家,这几个人不让我回家。”

    黄宏达目光闪动的抗议道:“谁不准你回家啦,是手下人办事不太给力,冒犯稚子姑娘和云老师你。

    云轻眉迈动莲步款款而行,直接就奔我和黄宏达所在的凉亭里。

    我凛然不惧的迎着她的目光,还抓住机会朝她挤了挤眼睛。

    云轻眉根本没有搭理我的意思,站在楼阁下叱喊道:“都是那个动手打的我表妹,又是是哪个家伙想抓我妹子,站出来报上名。

    原田稚子这次来了机灵劲,没去指认打的那两个壮汉保镖,而是一口把黄宏达狠狠盯住,指着老黄对她姐姐云轻眉告状:“姐啊,就是这个家伙派人强请的我!”

    黄宏达讪笑着解释道:“云小姐,我真的不知道她是你妹子啊,不然借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动她啊。

    云轻眉冷哼道:“如果她提了我的名字,你根本不配合怎么办,是不是现在我妹子就已经被你们破处开苞了?”

    说完,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紧接着就掏出手机。

    “喂,是龙虾吗,你在没在星海?”

    黄宏达手一抖,哀求道:“云小姐,你别打这个电话,我可以给你们姐妹补偿的,要啥,要多少钱咱都有商量。

    云轻眉自顾自的打电话,根本都看过他一眼。

    黄宏达朝我望来,低声道:“兄弟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啊,这个云轻眉可是李云龙留在星海的女人,她的妹子估计也是李云龙的外室,这下咱们这祸可算是捅出大篓子了。”

    我双眼一眯,随即就分析出这事的影响和后续,当即就急眼了,站起身指着老黄的鼻子骂,我干你妈啊黄宏达,你这不是故意坑我吗,我他妈就是看了稚子的背影发了两秒钟的呆,你就一声不吭的把人给弄了过来,这事要传到李云龙那边,他还不得说我离开的久了,就连你们都开始对我的女人下手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