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们先走了

    云轻眉眼睛一亮,不再等我回话,扭动腰肢朝来人迎去。

    我嗅着她带的一阵香风,冷眼朝来人注目。

    对方带头的是一个身高在1.78上下。眼睛很小,而且是独眼的青年。

    他看到云轻眉也是咧嘴一笑,又朝跟在云轻眉身后稚子点点头,才出言招呼道:“眉姐。又是好久不见了,稚子你好哈。”

    云轻眉笑了笑,揶揄道:“看你春风满面的,是不是最近又把了什么极品妹?”

    独眼青年哈哈一笑。豪气洒脱道:“眉姐你可别闹我了,就我这张长得跟澳洲龙虾的长脸,还特么缺了一只眼睛,什么极品妹子能看上我啊?”

    我暗暗提防,这果然就是大名鼎鼎的龙虾哥,传说中他的那只眼睛是在监狱里被对头派人打瞎的。

    云轻眉不再说笑,冷哼道:“你们龙哥也够狠心的,把稚子扔到我这也就不管不问了,我算是成年人,怎么思念也都能忍受,人家稚子可是唯一的老爹都被他给连累到死,孤零零的一个人跟着他漂洋过海来到星海,他说跑路就跑的无影无踪,真是个负心白眼狼!”

    龙虾尴尬笑道:“这个,龙哥的感情世界我是不敢过问的,但龙哥可不是薄情寡义的人啊,这点轻眉姐你应该知道啊,哎,这屋里人不少啊,你刚才在电话里说什么来着,有人把稚子给欺负啦?”

    云轻眉横了独眼龙虾一眼,对他的打哈哈扯皮已经习以为常,转身指向黄宏达,怒声道:“就是这个人,宏达集团的大总裁,稚子说要体验生活去打工,在他手下卖楼,不知道今天咋回事就叫他派人给绑到这来了。”、

    黄宏达是认识龙虾的,他见云轻眉说的难听,立刻就光着脚跑了下来,颠颠到了近前,纠正道:“云小姐我可不是绑的,我是请稚子小姐来玩的,不信你们问问我有没有绑过她?”

    稚子朝黄宏达用力瞪眼,只是她长的天真可爱还有点婴儿肥,就算做出什么狠戾的表情也不吓人,她说:“你确实没让人绑我,可是我说不来,他们两个就扇我耳光了。”

    稚子反驳黄宏达的话后,就四下踅摸,刚刚送她进来的两个黑衣保镖。

    龙虾独眼一眯,笑嘻嘻的表情也早就收起不见,点头打量黄宏达道:“原来是你啊,黄文凯的亲戚不是么,你胆子不小啊,龙哥的女人你也敢动?”

    黄宏达冷汗唰的就渗了出来,急声解释道:“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我,我是不知道原田稚子是龙哥的人,我连她认识轻眉小姐都不知道,这事有人可以给我作证的,秦兄弟啊,你来说句话吧。”

    黄宏达仓惶无比的扭头找我,我暗自摇头,心说难为你一个身价百亿的大土豪胆子这么小,这点逼事至于吓成这样么,别说咱们还没把稚子咋样,就特么给她上了,一个李云龙弃掉的外国丫头又能咋滴啊?

    我走上前来,打量了龙虾两眼,沉声道:“不错,我可以作证,黄总确实不清楚稚子的背景,否则我们吃饱了撑的招你们做啥。”

    龙虾眉毛一挑,颇感意外的盯着我哼道:“卧槽口气不善啊,你就是新起来的那个啥云天社老大啊,姓秦是吧?果然他妈跟秦朗那煞笔有点像啊!”

    我脸色一寒,嘿笑道:“朋友你说话注意点,我若是被惹急了可不管什么残疾人不残疾人的,老子可没多少同情心。”

    龙虾嘴角抽动,他在局子里毁了一只眼睛是他这辈子最难释怀的痛,平时就算亲近的人也不敢稍有提及,没想到刚跟我一见面,两句话没说完就被我捅到了痛处。

    黄宏达一看这是要干起来,吓得手足无措,对侯胖子和侯副局两人连连招手暗递眼色,示意他们出来打圆场。

    侯副局掂量了一下,觉得自己这点尽量够呛能让人家顾忌,也就乖乖跟在身后不说话,侯胖子无奈,腆着肚子凑到跟前,抹了一把油光铮亮全是啫喱水的大背头,打着哈哈道:“都是出来玩的,何必闹得剑拔弩张吗,咱们还是求同存异谋取双赢才是硬道理啊!”

    龙瞎一只独眼狠狠的盯着我,早都捏紧了拳头随时要动手,没想到斜刺里出来个打着官腔混着江湖话的大胖子。

    顿时皱眉道:“你又是谁,够格跟我求同存异吗?”

    黄宏达有些得意的稍作解释,道:“这是咱们星海市委的侯书,记。龙虾兄弟可能刚回国不太熟悉。”

    龙虾摆手道:“你等会,我记得星海一把手不是姓王么,上次我龙哥老丈人过来还在一起吃过饭,那天我也去作陪了,啥时候换的这胖子?”

    侯胖子脸都绿了,星海地面上他简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近千万人口的城市,他马上就要接任代理市长,来年三月开完人代会就要把代字去了任星海市长,那可是实打实的省部级大员……

    没想到竟然被一个混社会的年轻人当众斥责为胖子,这口气差点没把老侯给憋死。

    只是他一想到李云龙那老丈人,中调部高官倪宗政的各种可怕,顿时又没了脾气,讪笑解释道:“我是主管党群的副书,记,嘿嘿,马上要调任到市政府主持工作了。”

    龙虾哦了一声,点点头,像赶苍蝇一样挥手道:“赶明有空了一起喝两杯,今天这事你们没参与吧?那就赶紧的忙去吧,一个市长不好好抓抓经济建设,跟这帮流氓劣绅搞在一起干什么啊。”

    侯胖子面皮抽动,咬了咬牙没敢发火,看向黄宏达道:“老黄,这事我也说不上话,你好自为自吧,我们先走了。”

    他话音未落就朝侯副局扔了个眼色,两个匆匆忙忙的就朝包房大门而去,一时间走的急了,连放在门口鞋架上的鞋子都忘了换,几秒钟之后,侯副局又一溜吓跑弯腰进门,略一辨认从鞋架上拿走了两双皮鞋。

    云轻眉嗤笑道:“世上男人皆是胆小怕事之辈,真是让人失望透顶!”

    说完,还挑衅似的瞪了我一眼。

    我心里一阵翻腾,闹不懂这小娘们啥意思,难道她示意我约会她,想看我有没有这个胆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