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轮不到你拿人情当支票

    黄宏达彻底傻眼了,他的依仗又走了一大半,眼看着官方力量根本靠不住,就又把全部希望寄托到我身上。

    这货在我耳边低语哀求道:“兄弟。可别一推二六五啊,我都是为了让你爽快高兴才做错了事,你高低帮老哥一把让我过了这关,老黄我定有厚报!”

    我微微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心里却在冷笑,你特么坑宋大勇和我的兄弟,约好了架你却放鸽子不派人到场。直接导致了我们兄弟陈浩被孙振勇一方当场砍死,宋大勇和几位手下被刺成重伤,宋苗苗被掳走险些毁了清白,这桩桩件件你以为我就这么算了?太尼玛天真了吧,一栋商品楼几个**钱,那里及得上我兄弟陈浩的性命,现在之所以没有动你,不过是局面不明朗,大仇人孙振勇还没搞定我不想两面开战罢了。

    我心里转悠的念头别人是不知道的,黄宏达一脸感激涕零的连连点头,而龙虾盯向我的目光却愈发不善了。

    稚子就算多单纯也猜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不会太友好,张嘴为我撇清道:“是黄老板派人抓我来的,这个小哥哥是无辜的。”

    黄宏达鼻子都要气歪了,眼珠一转似不经意的掰扯道:“我是为了秦兄弟才请的你啊,稚子姑娘你不知道秦兄弟对你很有好感吗?”

    稚子脸一红,啐了一口道:“人家心里只有龙哥,小哥哥也不是那样的人,就是你不好,你还叫人打我,我脸都红肿了。”

    云轻眉心疼的摸了摸稚子吹弹可破的脸蛋,恨声道:“就算李云龙在的时候,也没舍得动过这丫头一根手指,你手下算什么东西,猪狗一样的垃圾,也配打我妹子,今天这事你要不给个让人满意的说法,我特么跟你没完!”

    龙虾不动声色的冷眼旁观,身后十几个帝豪方面的职业打手站的笔直,丝毫没在意我和老黄带来的十多个人。

    黄宏达双手合十连连朝云轻眉和稚子作揖,表情诚恳的道歉:“实在是对不起两位姑娘,我这真的是无心之过,幸好没酿成啥大错,早早就发现了稚子身后的背景,这样吧,稚子姑娘的委屈不能白受,她挨了两个耳光我赔两千万,一个耳光算一千万你们看行不行?”

    云轻眉嗤笑一声道:“就仗着你有两糟钱是吗,告诉你,我们不缺钱,虽然不至于有顶级富豪那么挥金如土,但是李云龙留给我和稚子的钱足够我们优渥的过完下半生,所以你的算盘打错了,像靠钱就解决这事,不可能!”

    黄宏达贼心不死,伸出四根手指道:“我给四千万,权当我有眼无珠得罪稚子小姐的赔过钱,算我摆合事酒了好不好?”

    龙虾冷哼接口道:“你他妈的不是宏达老板吗,我听说你公司市值都好几百亿了,你这几千万几千万的蹦,把我龙哥的女人当啥了,要饭花子么?”

    黄宏达肉痛无比道:“市值是市值啊虾哥,并不代表我能支配的现金数额,这里边有虚拟财产和股份股价,挺复杂的一件事啊。”

    龙虾撇嘴道:“我不管那么多,老子今天斗胆给轻眉姐做个住,你掏出一亿赔给稚子妹子这事就算拉鸡,巴倒,不然你可就要想想咋面对龙哥的怒火了。”

    黄宏达倒抽一口冷气,哭丧着脸道:“这有点太多了吧,要不我给你五千万,让稚子动手抽我两个耳光行不行?”

    我一拍黄宏达肩膀,嘿笑道:“老黄你这是怎么了,腥风血雨啥没见过啊,今天咋一怂到底了?”

    黄宏达朝我摇头,示意我不要乱说话激怒了龙虾,一旦动起手来有了死伤,那可不是多少钱能摆平的事了。

    可是我心里自有掂量,死逼黄宏达所有的财产家底将来都要归我云天社,我特么顶多给他留个几千万往国外一赶,找你儿子黄士东玩耍去吧,老子的兄弟岂能白白流血牺牲。

    现在这货因为怕李云龙怕的不行,看这意思要多少钱最后都得忍痛付了,那尼玛我岂不是也跟着心疼。

    所以我就算跟帝豪方面闹翻,也不得不站出来给黄宏达撑腰,这老货一害怕赔出的钱我可跟着心疼啊。

    我信手一挥,把黄宏达拨到一边,盯着云轻眉啧啧叹道:“美女好大的胃口啊,两千万还不行?不知道我这么大的你能不能吃得下?”

    云轻眉脸一红,轻声嘀咕道:“死流氓小混混,可恶!”

    龙虾有些诧异的看了云轻眉一眼,对我和黄宏达的态度云轻眉有着太多的不同,就连粗心大意的男人都能感受到。

    我洒然一笑,转身朝黄宏达身后的保镖招手,那两个押解原田稚子来的黑衣大汉互相瞅瞅,战战兢兢凑了过来。

    黄宏达还想开口,我皱眉阻止道:“老黄你信我就闭嘴,不然我就走了,你自己处理!”

    黄宏达紧紧的闭上嘴巴,生怕不小心发出声音我也学着侯胖子甩手就走,留他一个面对龙虾和李云龙旧部。

    我见两个黑衣保镖到了跟前,突然出手用力朝他们的脸上扇去。

    啪啪啪啪……

    左右正反,一人两个打耳光,抽的两人嘴丫子淌血,脸颊迅速红肿浮上指印。

    所有人都愣愣的盯着我,不知道我怎么突然打自己人是啥用意。

    我用抱歉的眼神示意挨打的两个家伙退后,转身淡淡的对稚子问道:“妹子,你感觉我打他们四个耳光狠,还是你挨的两下狠啊?”

    稚子呐呐道:“你打的狠呗,他们嘴巴都出血了。”

    我点点头,看向云轻眉道:“给个面子吧,大家都在星海混,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知道你们也不缺钱,所以老黄那俩个臭钱咱就别让他拿出来显摆了,我赔给你们一个承诺行不行,我承诺欠你们姐俩一个人情,除了让我干伤天害理和伤害自我的傻事之外,我秦生可以为你们出手一次!”

    龙虾阴测测笑了,不阴不阳的嘲讽道:“星海还轮不到你拿人情当支票,我们龙哥可还没彻底放弃他的老家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