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不服接着单挑 (为游艇加更)

    我没搭理她,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云轻眉的眼睛,因为我知道,今天在场的这些人。龙虾随是拥有武力的指挥者,可是决策权却在云轻眉的手中,并且我能感觉的到,云轻眉心里有着很多的埋怨和不满。她肯定不会让李云龙的手下太过畅快就是了。

    云轻眉跟我对视了一会,突然牵动红唇笑了,她一直阴沉着脸,气场非常高冷。突然这一笑真犹如春风扑面百花竞放的感觉。

    我挤了挤眼睛,戏谑道:“眉姐是不是决定换我这个人情啦?我秦生虽不是豪强巨富,倒也没有轻易许过别人啥承诺,放心交易吧,我保你赚包你爽!”

    龙虾见我越说越特么不着调,低哼道:“小子,你是不是太猖狂了,老子还站在这里呢,你特么调,戏我大嫂?”

    我摊手做无辜状,道:“谁调,戏了啊,我就是实话实说啊,难道你不觉得星海的天下属于正站在这片星空下的人吗?一个走了几年都出国发展的大哥,就别吃着碗里望着锅里的行么?”

    龙虾怒吼道:“你他妈找死,你小子活腻了啊,今天你要不留下点零件是别想从帝豪出去了。”

    我哈哈大笑,笑的恣意狂放,笑的不屑一顾,把个龙虾独眼都气的血红,他叫骂道:“笑你麻痹,你在再笑我把你舌头割下来。”

    我收住笑容,脸色缓缓变冷,一字一句盯着他道:“你爹笑你太不知量力,我们尊的敬的都是远在万里的李云龙大哥,你算个屁啊,狐假虎威罢了,你有啥拿得出手的东西来让我害怕你?要不单挑?”

    龙虾怪叫一声:“卧槽尼玛小逼崽子,你可气死我了,今天我要活撕了你。”

    他的手下迅速散开,顺手把云轻眉和原田稚子也给拉到了一边,我身后的王柯峥等人纷纷从腰间拔出了匕首,我一挥手道:“弄个虾米臭鱼而已,不用大家动手,我自己足够了。”

    黄宏达一边被保镖护着后退,一边急扯白脸的喊道:“咱别动手啊,两千万不行我还加钱,别打啊……”

    根本没人搭理他,现在已经不是稚子那点事了,完全是我这个新起之秀跟老牌传奇大哥手下的碰撞,如果我不能过了龙虾这一关,那么我将永远都达不到李云龙的高度,会被人家的手下指指点点嗤之以鼻的。

    所以我暗下狠心要存心立威,迎着龙虾拳头不闪不避的冲了上去。

    砰,砰,砰,砰。

    一连四声震响,我跟龙虾错身而过的瞬间,就交换了两招,谁都没躲没闪,硬是被对方狠捶了两拳。

    不过后果就有点差别了,龙虾佝偻着身子捂着胸口,脸也青肿的老高一块,而我肩头和头上挨的两下,虽也疼的要命,但是对我的战斗力却毫无影响。

    这就是炽璃纹壁虎变异基因的霸道之处,不仅恢复力惊人,就连我的骨骼肌肉等组织也都被全面提升加强了数个等级,如果不是仗着这一点,这一年来数次硬仗,我都不定死过多少次了。

    龙虾挥手屏退他的手下,咳嗽两声缓缓直起腰,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果然是尼玛有两下子啊,难怪敢这么横,老子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如果龙哥出手,你抗不过十招信不信?”

    我嘿嘿一笑,不为已甚道:“龙哥是前辈大哥,我自然明白他的厉害,也很希望有机会能跟他老人家切磋切磋呢。”

    龙虾皱眉道:“龙哥不过二十岁罢了,你叫个JB老人家啊,你什么意思?”

    我撇嘴道:“没什么意思,不服接着单挑?”

    龙虾身后有个头目一样的打手接口道:“混社会呢还是打擂台,谁他妈没事总跟你单挑,信不信老子一吹哨子就能出来几百人把你们都灭成渣?”

    我耸肩讥笑道:“你们帝豪真是牛逼,开黑店还是咋地,我姓秦的是来消费喝酒的,自然不会带多少人来,你们要是靠人数来压我,那也太臭不要脸了吧?”

    龙虾揉着脸上的青紫,咬牙道:“行,算你牙尖嘴利,今天这事先揭过去,不过稚子受委屈这事还不算完,我要看轻眉姐她们的意思,如果她不肯原谅你们,我拼着被人说不讲究,也得把你们留下!”

    黄宏达都懵了,他也没看清我跟龙虾电光火石交的两下手,眨眼间就看到我若无其事的站在原地,龙虾脸肿鼻青的直不起腰。

    这货以为这下废了,接下来肯定是全面开战,就算我能护着他杀出帝豪会所的大楼,他也要面对李云龙的无边怒火和追杀了。

    没想到我跟龙虾搞了两下就不打了,还越说越缓和的要看云轻眉的意思。

    我往前走了两步,靠近云轻眉和稚子,笑着问道:“眉姐,听说您也是老师,我最喜欢跟漂亮老师交朋友了,咱们互相留个电话加个微信呗,龙哥常年在海外发展,万一你这边有个大事小情的他顾不上你,你就给我来个消息,我保证分分钟赶到出现在你身边!”

    云轻眉似笑非笑的眸光在我脸上一转,隐晦不露痕迹的瞟了一眼我敞开衣领下露出的胸肌,不含感情的问道:“你确定吗,真不会放我鸽子?”

    我一听就知道有门,本来这事也不算大不了的,毕竟稚子没有真的受辱吃亏,挨了两个嘴巴我双倍打回去了,也提出给她两千万的补偿算是请喝赔罪茶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就算李云龙在场他也说不出别的来。

    当即我拍着胸口做了保证,并且笑嘻嘻的掏出手机,当着众人的面就凑到云轻眉跟前。

    跟她互加了微信存了电话号码。

    龙虾一脸的纠结不爽,跟云轻眉打了个招呼就带人走了。

    临走之前还朝我点点头,甩了甩自己的手。

    我心中顿时对他升起了一丝好感,这人虽然霸道强势,但还挺讲究规矩的,输了就是输了,毫不做作的当场就认栽了。

    黄宏达一看这事竟然就这么完美解决了,乐的大鼻涕泡都快笑出来了,光着脚挽留云轻眉和稚子一起喝两杯吃个饭,并且说啥也要给稚子写张两千万的现金支票算赔礼。

    我心里暗骂这货真是败家,不过他硬要给我也没法说啥,两千万也不是啥大不了的数额,就当哄小姑娘开心一笑吧。

    云轻眉岂能留下跟黄宏达吃饭,毕竟稚子还不时的朝他瞪眼磨牙呢,坐在一起那瞧等着出状况尴尬吧。

    于是她们坚持要走,我左右一看,就剩我老黄俩人还玩个啥劲啊,侯胖子他们早JB吓跑人了。

    于是我提议道大家一起走吧,反正我家里还一堆事呢,辛小雪姐俩和秦曦也早该醒了,三个大美女被我一顿快刀斩乱麻的干趴下了,当时是没事,谁知道她们醒了之后还会不会掐架啊,秦曦绝对不是人家姐妹俩的对手,再尼玛被挠花了脸什么的,那我可就得心疼死了。

    云轻眉欣然应允,提着爱马仕的限量版包包,俏生生的站在走廊里和稚子一起等我们穿鞋。

    黄宏达丢下一串自己的VIP卡号,自由服务人员记下去走账单。

    我们就坐着电梯一路下到了帝豪A楼的大厅里。

    趁着坐电梯的功夫,我又近距离的观察了一番这两个女人,要说人家李云龙的眼光不服还真是不行,这一大一小两个女孩真是各有千秋,美出了自己的特点。

    云轻眉也是老师,但她的身量要比宋苗苗略高,气质上更为冷艳和发飘。

    倒不是说宋苗苗就没有气质,恰恰相反,宋苗苗的那种气质也是我极为喜欢的,她是那种知性沉静和青春美纠缠到一起的综合体,还透着那么一丝丝的小娇气,小任性。

    而眼前的云轻眉就截然不同,她像是一朵诱人犯罪的玫瑰,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凛冽的浓香,让我忍不住就想凑上去嗅,想要动手掰开花瓣看看里边的花蕊。

    云轻眉透过镜子发现了我正在悄悄打量她,露出矜持一笑,也没说什么。

    出了电梯直奔大厅出口,下台阶的时候,云轻眉似有意若无心的惊叫一声,做出崴了脚的姿势朝我这边摔倒。

    我也来不及细想,伸臂塌肩低头就把她抱在怀中。

    鼻端香风涌动,肌,肤隔着薄薄的衣物能感受到云轻眉身上的惊人弹性和滑腻。

    也就是十分之一秒的时间过去,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借机揩,油呢,耳边一道劲风刮过。

    随即就是一声沉闷的枪声扑面而来。

    身后的保镖混子包括黄宏达都大叫了一声:“啊卧槽!”

    我循声望去,刚才被我打了两个嘴巴的黑衣大汉,其中之一已经仰面朝天栽倒,脖子被子弹轰出了个大洞,什么气管甲状腺啊,都被狙击枪子弹的巨大动能撕开断裂,而那颗子弹穿透了他的脖颈,余势未消的射在帝豪会所的巨型转门上,钢化玻璃也没能扛住它的威力,砰的一声被打出个碗口大的窟窿,整扇玻璃迅速开裂,一道道细纹像是平静水面被投进了一颗石子般朝着边缘处波及。

    其实云轻眉倒在我怀里的时候,就趁机在我腰上摸了一把,直到枪声响起,后边的保镖中弹倒地,鲜血呲的漫天都是她才反应过来。

    这女人非常聪明,瞬间就判断出子弹本来是对着我的脑袋射的,她的突然摔倒才让我弯腰去抱,后边的倒霉蛋做了替死鬼,所以云轻眉也跟普通人一样发出惊叫声,不过她不是下意识的抱着我不松手,而是把我用力一推,她则是借着反作用力,踉踉跄跄的朝另一边闪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