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祖上片鸭子出身

关灯
护眼
    说实话,这种时刻如果让我舍命救稚子和云轻眉就有点勉为其难了,根本没啥交情不说,刚刚因为她们还差点血拼起来。

    再说这枪手的目标就是我。我靠近谁,谁才是真的危险,所以我当机立断就地翻滚,一个空翻就折到了帝豪极为宽长的台阶下。

    我刚落地还没站稳。枪声就再次响起,我刚刚立足搂抱云轻眉的位置,再次一道疾风划过,这次后边的人都有了防备。早各自散去藏的到处都是,流弹谁也没打着,直接射到大厅里的承重柱子上。

    黄宏达被几个黑衣保镖护着,低头猫腰的逃到一辆SUV车后,稚子也被云轻眉拉扯着,连滚带爬趴到了一辆车下。

    我云天社的兄弟经过最初的慌乱,纷纷拔出腰间的匕首就想冲到我身边来。

    我在不断运动翻滚中朝他们大喊,不准过来,找地方藏好。

    这时,龙虾带着人从大厅里匆匆跑出,他们很明智的没有扎堆,而是各自绕着Z线朝我这边运动。

    我扭头瞥见龙虾手里拎着一把银白色的宽柄手枪,看样子是外军的制式装备,不像是中国边境越南一带山寨出来的便宜货。

    这时枪声已经不再响起,埋伏在暗处的枪手见两击都未得手就果断收手想要撤离。

    我岂肯如此就放他轻易离去,稍稍辨认了一下方向,就朝着枪声传出的位置狂奔追去。

    龙虾紧紧咬在我的身后,开口叫道:“什么情况,对方啥来头?”

    我头也不回的叫道:“估计是奔我来的仇人,阻击枪响了两回。”

    说完我不在开口,提起一口气不断加速。

    以前就曾经说过,新帝豪双子楼娱乐会所就建在大海边,这里环境优美风光秀丽,不远处一百多米之外就是个省级的森林公园。

    从子弹射来的方向判断,我断定枪手应该是藏身在那片山包上的低矮灌木丛中,

    一百多米,在我发力狂奔之下不过十几秒的功夫,我就已经逼近了林子边缘,遥遥的,我看到黑松白桦的混杂林里身影一闪,一个背着长条包裹的人正在落荒而逃。

    龙虾被我拉了能有二十多米,他身后就是帝豪的职业打手和我手下的那些兄弟。

    一个个咬牙切齿拼命奔来,谁都不想被人说遇到危险就成了怂包。

    我心里暗骂这个杀手真是个煞笔,他竟然不舍得丢下步枪逃跑,还他妈把它拆开绑这身上才开始逃。

    如果他在两声枪响后,我们震惊观望的时候果断弃枪,现在早JB跑没影了,那里还会被我抓住影子,进而步步逼近他。

    林子里光线很暗,积年的落叶腐殖,踩在脚下就跟帝豪内部铺的羊绒地毯一样软绵绵。

    我心头怒焰滔天,也后怕不已,刚才要不是云轻眉在包房里的时候被我撩拨了一番,她在下楼梯的时候故意制造机会朝我摔倒,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我就算在牛逼的恢复能力也不可能扛住狙击枪爆头啊,如果不是我刚好弯腰去抱了云轻眉一下,现在整个脑子能剩下一半就不错,绝壁会当场死的不能再死了。

    所以我追起这个枪手来也是毫不犹豫,直接用出了吃奶的力气,小一些的树枝什么的,我都懒得去绕行,直接用身体就撞了过去。

    我进入林子的时候,枪手大概在我前方五十米的位置,十秒钟过后,我已经追近了三十米,可见我在狂怒之下跑的有多快了。

    这个杀手也不知道是那个煞笔请来的,直到现在才想起把身后背的长枪扔掉。

    不过他反应过来的已经太晚,趁他从肩上往后甩包裹的机会速度稍缓,我一咬牙就又追近了几米距离。

    现在我已经能够很清晰的看到他的穿戴和体型,这是一个三十岁左右,身材健硕高大的男子,短平头,而后拉着口罩带,也许原先还有墨镜,只是跑动间早就甩飞了。

    我一言不发猛追,这货已经吓得魂飞天外,手脚并用狂奔鼠窜。

    身后,龙虾和各位支援的兄弟迅速靠近,为了震慑枪手给他造成更大的心理压力,龙虾还边跑边朝天放了两枪。

    手枪的枪手比狙击步枪还要清脆震耳,砰砰两声响过,本来就如丧家之犬的枪手逃的更加没有目的性,简直就像没头的苍蝇乱撞乱窜。

    明明他该跑直线才最有可能甩开我们的追击,这小子蒙头转向的跟我玩起了走位。

    我心里一松,知道他算是废了,这傻缺也太业余了,失手之后不说扔下枪第一时间逃走,竟然连支短家伙都没配备,追到这个程度他已经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十几秒钟之后,我已经追到他身后四五米的距离,枪手冲忙间回头一瞥,脸上是充满了震惊和绝望的神情。

    估计他咋想不到我会这么生猛,直接追到树林子里来,不仅不担心自己被埋伏,还跑的速度如此之快。

    枪手回头看了我一眼,除了给自己造成容易让他崩溃的心理压力之外,又再次影响了他的速度,我大吼一声:“草泥马还往那跑?”

    这货冷不丁被我吼的失神,一脚绊在一棵足有几百年树龄的大松树露在土地外的根须上。

    “哎呀……”

    他一声惊呼踉跄着向前摔倒,在想爬起来时候我已经一纵而起,从他身后扑到,一屁股坐在他的腰上。

    当场就是喀嚓一声爆响,骨骼断裂的声音让人耳朵都发酸。

    壮硕枪手哇呀一声惨叫,痛得鼻涕眼泪狂飙而下。

    我这一式苍鹰扑兔,直接把这货的腰椎骨给坐折了。

    我一伸手就按在他的脖子上,用力朝地面按去,松软的落叶腐殖被我的巨力一按,直接把这货的口鼻脸都给淹没了。

    他憋得呜呜乱叫,两只手不住的挥动抓挠想要脱身,可是他的腰都被我坐断了,哪还有力气跟我挣扎。

    我也没着急做什么,坐在这傻逼的背上缓了口气,后边的龙虾等人就已经冲了过来。

    直到兄弟们全部到位了,我才松开枪手的脖子,从他身上缓缓站起。

    王柯峥立刻带人围了上去,先是在枪手的身上摸了一圈,找到一把瑞士匕首后随手插在了腰间。

    我拍了拍手,吩咐道:“这垃圾腰被我坐断了,你们不用担心他再跑,不过下手轻点,我还想问问到底是谁派他来杀我的。”

    王柯峥一愣,讪讪的收回踢向枪手的脚,改为用手,拽住这人的膀子就把他翻了过来。

    枪手脸上的口罩沾满了落叶和黑泥,露在外边的部分也脏的惨不忍睹,王柯峥一把扯下他的口罩,惊咦了一声道:“卧槽外国人?”

    这枪手疼的满头大汗,嘴巴被自己咬的鲜血淋淋,矜着高高的鼻梁朝我怒目而视。

    龙虾仔细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人,摇头道:“好像是新疆那边来的维族人。哎,你他妈会不会说话?”

    说完,龙虾伸脚踢了他一下。

    枪手呻,吟一声道:“给我一个痛快吧,我什么不都会告诉你们的。”

    我一听乐了,这小子会说中国话,就蹲下身子,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告诉我谁派你来的,我可以让你死的舒服点,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

    枪手的一双眼眸呈现浅灰蓝的颜色,翻我一眼哼道:“怎么都是死,我何必还要破坏规矩,除非你答应放我一条生路,我才能告诉你!”

    王柯峥大怒,喊骂道:“孙子你他妈想什么呢,老子先让你尝尝小刀片腿肉的滋味。”

    说罢,他握着手里的匕首就向枪手的小腿割去。

    我不动声色看着也没有阻止的意思,龙虾见我这个事主都不出声,他更没理由不让人动刀了。

    寒光一闪,高鼻深目的枪手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嚎,王柯峥这一刀先是立着刺下,戳穿了他的迷彩战术裤,然后刀刃放偏狠狠的一划。

    鲜血随着刀子的抽离而迅速涌出,转眼就把枪手的半截裤腿都给染红了。

    这时候黄宏达才带着他的人姗姗赶到,这老货心有余悸的捂着胸口呼呼喘气,直叫卧槽尼玛差点又把我心脏病干犯了。

    我瞥了他身后的保镖们一眼,这十多个人纷纷羞愧的低下头不敢跟我对视,我心里暗叹,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人家老黄的保镖根本没有第一时间来帮我追凶,而是各自找了掩体藏起身来。

    王柯峥见我没有阻止他的意思,兴致勃勃的嚷道:“说不说小逼?我告诉你,我爷爷可是北京全聚德的烤鸭师傅,小刀片鸭子的功夫老子从小就练,我能在你腿上片个七八十刀,割到你只剩下腿骨棒子还死不了。”

    维族杀手非常硬气的不吭声,只是紧紧咬住牙关朝王柯峥运气。

    王柯峥一张大驴脸兴奋的有些扭曲,搓着手道:“来两个人,帮我把这逼的裤子撕了,我要给老大表演大片活人凌迟处死。”

    我只是背手看着,这枪手无论怎么处理都不算过份,刚才要不是云轻眉发浪,现在躺在地上死的透透的人就不是黄宏达的保镖而是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