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意料之外

    王冠军见我没有阻止的意思,笑嘻嘻和另一个兄弟上前,也不管枪手的腿上血了呼啦的,两人一边一只手。扯住他的裤腿就是用力一扯。

    呲啦一声,枪手的一条大腿暴露在外,浓密的腿毛不黄不黑的非常恶心人。

    王冠军又把手里的匕首挑进枪手的另一条裤腿里,轻轻一划就弄出道口子。两人如法炮制,顺着裂开猛撕下去。

    枪手的两条大粗腿就都裸露在空气中了。

    龙虾颇感兴趣的笑道:“秦生你这兄弟真的假的啊,片烤鸭的功夫可不是能装出来的!”

    我淡淡一笑,做了个看下去的手势。

    枪手赫赫低吼。用维语飞快的骂了一段什么话,就逼近嘴巴不再出声,只是当王柯峥蹲下身子,用冰凉的刀身在他身上划来划去时候,这货裤子下迅速渗出一大摊浊黄的水渍。

    王柯峥狞笑道:“你不是不怕吗,老子还没开始割呢,你就尿裤子了,要不你还说了吧,得个痛快高高兴兴上路多好啊。”

    枪手仰头,呸的一声,一口浓痰正呼在王柯峥的大长脸上,把王柯峥气的火冒三丈,那袖子一抹,就低头动刑。

    几十个人围了例外三层,全都目不转睛的盯着王柯峥手里的军用匕首,按说人类不该如此残忍麻木,可江湖就是这个样子,你不杀人就要被人杀,如果对敌人手软,等到你吃了大亏明白过来时,往往也都晚了……

    王柯峥选在枪手的脚踝处落刀,他立起刀刃直直切下,锋利的瑞士军刀那碳合金的钢口绝非国内一些便宜货可比,真的是吹毛断发一点都不夸张。

    由于刀子太快,直面下切的动作并没有给枪手造成多大的痛苦,不过当王柯峥切进半公分深度,改为斜着刀身向上硬片的时候,那枪手可就扛不住了。

    这嗷的一声惨叫就想挣扎着坐起来,可是他的腰椎骨已经被我坐断,想起身都起身不了,靠着狠劲坐起半截高度,又力竭轰然倒下。、

    王柯峥拿刀的手极稳极狠,可是活人生肉毕竟不是烤熟的鸭子那么好割,筋膜组织的韧性强度都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尽管的他的姿势很风,骚,手法很老道,一刀也片的缓慢无比,举步维艰。

    不过越是慢,给枪手造成的痛苦和心里压力就越大,在这荒凉的老林子里,枪手的嘶吼痛嚎都快把树叶给震落了。

    黄宏达啧啧叹道:“哎呀这是小王吧?好厉害的技术啊,我吃过北京城正宗的王府井烤鸭,那大师傅出来当场给客人片鸭子,就是这个造型这个手势啊。”

    王柯峥被老黄一句小王吧差点闪了个跟头,呲牙咧嘴的苦笑道:“黄总,您叫我长脸就好。”

    说笑间,这一刀片到了头,由于活人太过难搞,王柯峥的收获并不太大,只搞下来一块五六公分长短的一条皮肉,不过如果细看的话,他从枪手腿上硬割下来的这块带皮血肉,还真他妈的挺匀净,厚薄宽窄都差不了多少。

    杀手已经痛的要昏了过去,王柯峥手疾眼快警告道:“你他妈要是敢昏,我就先从你老二那里下刀了,让你做个死太监,到时候到了下边你也会被人瞧不起。”

    杀手哀嚎一声,我说,别弄了,我服还不行吗?

    王柯峥撇嘴道:“你麻痹我还没玩够呢,你晚点服软不行?”

    我挥手道:“别闹了,把话问清楚先。”

    王柯峥站起身,用匕首挑着刚从他身上割下来的皮肉条,凑到杀手跟前恶心人:“咋样,从没在这个角度欣赏过你的小腿吧,啧啧啧,这你毛有点多啊,估计喂狗狗都嫌弃扎嗓子。”

    杀手哇的一声吐了出来,他下半,身血流如注,腰又被我坐断了,真的是痛不欲生只求速死了。

    吐了两口才挣扎开口道:“我是在一个秘密论坛上接的活,雇主先付了一百万订金,说事成之后再给另外一半,然后传了两张照片给我。让我杀了姓秦的老大。”

    我一愣,满心以为这是孙振勇派来的人,没想到还他妈是个在网上接单的散兵游勇。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孙振勇的人都是一水的东北大汉,哪有这种吐不吐洋不洋的维族货色啊。

    不过弄不明白是谁在背手捅我刀子想要我的命,那我以后的日子可就要整天提心吊胆了。

    于是我阴着脸问道:“你能查到雇凶之人的身份吗,如果你能帮我查出来,你可以不死。”

    大鼻子杀手眼前一亮,随即又黯淡下去,绝望道:“不可能的,谁都没有办法查到雇佣者的身份,因为这个刺杀论坛在国外呢,而且服务器的位置也时常变化,没人能够找到它们。”

    我冷声问道:“他怎么给的你钱?”

    杀手低声道:“网站给的钱,他们视任务难度不同抽取不同的中介费,任务越难抽的就越少,像这次以你为目标的话,就只抽取了百分之二十五的中介费。”

    我脸皮抽搐,恨声道:“这什么鸟论坛认为我很好杀?”

    杀手躺在地上点头,嘿笑道:“确实挺好杀啊,你们街头火拼之类的都是用刀棍,中国大陆禁枪太严厉了,你们这些人根本没有防范枪手的心理,刚才要不是那个很漂亮的女人突然摔倒,你现在已经被我爆掉了多半个头了。”

    龙虾望了我一眼,点头道:“他说的应该没假,龙哥上次回国还跟我提过,确实,世界范围内的地下世界有着不止一家的黑金论坛,买凶杀人,各种奇葩任务都有交易的平台,只是层次都比较高,一般的小混子接触不到。”

    我嗯了一声,转动手里的军用匕首,淡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还有话要留下吗?”

    维族杀手惨然一笑,喘息道:“我叫阿穆隆买买提,我从小无父无母,靠着真主恩赐才没有饿死,现在就要回到他老人家怀抱啦,我心里很平和,你们动手吧。”

    我不再多说,手上一抖,匕首划出一道寒光,直接钉在他的咽喉上。

    我的手劲何其之大,噗的一声把阿穆隆的喉咙都给穿透,连带着他的气管也被我这一刀一分两段。

    丢完了刀子我转身就走,头也不回的扬声道:“龙虾,这是你的地头,后事我就不插手了,你们处理吧。”

    龙虾闷声应下,指挥着手下人就地挖坑。

    黄宏达见没事了,才颠颠跑到我的身边,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我往外走,嘴里还嘀咕道:“兄弟你命真硬啊,我那个保镖算是替你挂了,他妈的,这货应该感到骄傲,嘿嘿……”

    我放慢步子等他,然后正色道:“给他家里一笔钱吧,这哥们死的挺冤,要不这钱我来出?”

    黄宏达连连摆手,佯怒道:“说啥呢,咱俩谁和谁啊,再说你今天替我出头搞定了稚子和云轻眉,让我省下一个亿啊,我给你花个几百万不是小菜一碟么。”

    我点点头,心说老子那可不是帮你,我恨不得现在就特么掐死你个老王八,我搞定云轻眉和龙虾,完全是把你的钱看成了老子的。

    黄宏达也猜不到我在心里转悠着怎么坑死他的念头,还乐呵呵的跟我谈论地下世界那些稀奇古怪的交易平台,他还出主意说,要不咱们也去那种论坛注册个账号,然后花钱找高手把孙振勇弄死算逑了。

    我心里一动,觉得这倒也是个办法,只是眼下刚从省城大干了一场回来,姓孙的警惕性一定狂涨,并不是动手的好时机。

    出了林子,我们发现黄宏达被枪手打死的保镖尸体已经被运走,但现场并没有110之类的警务人员。

    而云轻眉和稚子也渺无踪迹,估计是仓惶惊吓的开车跑掉,就是躲进了帝豪内部逃难去了。

    我跟黄宏达打了个招呼,上车让王柯峥赶紧回家,出来多半天了,这眼瞅着都要天黑了,也不知道家里那三位小姑奶奶醒了之后会闹成什么样。

    秦曦,辛小雪姐妹,她们谁伤了委屈了我都会很心疼,再说马青箐这个娘们一直没把老洪头给我小药瓶交出来,当时我跟她们群P的时候也搞的兴奋,把女人艹翻了之后就直接去洗澡了,都特么把这个要命的宝贝给忘记了。

    车子开的飞快,半个多小时就从新帝豪回到了沧月楼,陈浩派人从人才市场招来的专业管家带着门房早早就把伸缩滑梯门打开。

    我们三辆车毫无阻碍的鱼贯而入。

    下了车,我匆匆跑上门廊进入大厅,发现陈浩还在坐镇没走,兄弟们却都在他的安排下,就在一楼分划了房间轮班休息了。

    沧月楼的大厅就足足有七八百平,所以会客区和健身区,酒吧间统统都是完备的。

    我跟陈浩点头打过招呼,刚想问问他,我那三个女人醒没醒,有没有闹,事,他就意味深长的朝我笑,努着嘴角朝大厅偏角处的酒吧间示意。

    我愕然回身,竟然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辛小雪跟秦曦勾肩搭背坐在一起,手里攥着酒瓶子,摇摇晃晃的盯着马青箐手里正在哗哗摇动的骰盅。

    这都不算太稀奇,关键是马青箐身边,还坐着个身穿肉色短袖针织衫,脖领处微微下挽,把胸口一对高耸柔挺勒的极显肥硕的知性美女。

    她手里也抓着骰盅,稍晚马青箐一步,扬起两只芊芊玉手就摇,哗啦啦……骰子转动声,和她胸脯间两座丰美山峦的晃动频率都惊人的一致。

    我站在原地挠头,这三妞竟然没打还喝上了,并且还把妃姨也给拉下了水。

    PS:(祝福各位书友中秋节快乐,阖家幸福美满,老罗要去亲戚家吃饭,今天就两更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