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团结安抚女人的利器

关灯
护眼
    四个女人两副骰子,酒吧间的小小卡座上摆满了洋酒啤酒瓶子,竟然喝了不少,也不知道喝了多久了。

    这边王柯峥悄悄走到洪磊身边汇报。说我们出去带红姐买楼和遇到了稚子之后的事。

    当他说到我被枪手差点一枪爆头的时候,洪磊的眉毛都立了起来,沉声追问杀手人抓到没有。

    王柯峥得意的直耸肩,嬉笑道:“生哥亲自抓到的。然后被我给片了几刀,最后扛不住全招了,但其实那杀手自己也不知道是谁雇佣的他。”

    洪磊捏着拳头朝我瞥了一眼,见我毫发无损才低声问王柯峥。那家伙处理掉没有?

    王柯峥点了点头,伸手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一下,说:“老大亲自动手送他上路的。”

    我越走越远,这哥俩在嘀咕什么我也没听清,因为我心里充满了疑问和好奇,这三个女孩怎么被我集体睡了一下就化敌为友啦,还有妃姨是啥时候来的,她怎么跟这三个家伙搅到了一起?

    我悄悄走到酒桌跟前也没有出声招呼,就听到辛小雪大着舌头对秦曦说:“曦曦姐,你别怕,这把输了我替你喝,我姐也快喝懵了,她不可能连赢七把。”

    秦曦喝的耳根子都红了,娇躯摇摇晃晃的靠在辛小雪肩头,呐呐道:“这个臭流氓死哪去啦,也不说回来陪我们玩,把咱俩的第一次夺走他就不在乎了,哼,死秦生,你给我等着。”

    妃姨把骰盅向下一砸,啪的一声落在桌面不动了,辛小雪看来是跟她一组拼酒的,半眯着眼睛叫道:“舒妃大妞,你那么用力干嘛,这又不是啪啪啪,劲大才爽的,额,有本事你掀开我看看你几点。”

    妃姨被她的口无遮拦弄的俏脸一红,嘀咕道:“真是个疯丫头。”

    说完她顺手就把骰子掀开了。

    桌面上静静躺着的三颗骰子赫然都是六点朝上,竟然是最大的一个豹子。

    辛小雪瞪着大眼睛瞅了半天,把秦曦的胳膊从自己脖子上扒拉掉,支支吾吾道:“曦曦姐,你自己对付我姐吧,我这下输惨了,舒妃大妞竟然是六点豹子,我得喝六杯才行。”

    马青箐幸灾乐祸的咯咯娇笑,笑罢一抬头,刚好看到我手插在裤兜里偷偷观战呢,当即惊呼道:“哎呀,臭东西回来啦,你是怕我们醒了报仇才跑出去的吗?”

    辛小雪闻声扭头,欢呼一声朝我扑来。

    我被迫无奈接住她的小身子,顿时一股少女特有的体香混杂着酒味钻入鼻端。

    秦曦打着酒嗝望过来,呃了一声才嚷道:“快来帮我喝酒,我被对面这个大变态灌惨了,人家才刚恢复记忆好不好,你们就换着摧残我,太不心疼人了。”

    妃姨的眼神也有些迷离,竟然一反常态的用火辣大胆的眼神猛盯着我看。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这些女人咋回事,前一刻还打生打死的折腾个没完,我出去一趟她们就成无话不谈的闺蜜了。

    辛小雪拉着我坐到她和秦曦中间,我被两个女孩一边抱住一只胳膊,依偎的紧紧的。

    马青箐明显酒量更大一些,把秦曦灌的都八分醉了,她才只是微醺。

    这小女警明显是起床后洗了澡,素面朝天,肌,肤却白腻如玉,她斜眼睨着我问道:“小流氓,敢不敢和本姑娘较量一番扔骰子。”

    我忍住笑问道:“你们几个不是打的要死要活么,怎么睡了一觉又和好了?”

    秦曦挠了挠头发,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哎,反正就是被你那个了之后,我再醒过来就感觉她们两个也不是那么讨人烦。”

    妃姨掩口轻笑,目光不时从我的腰腹处流连而过。

    我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暗忖道:“难道跟我的基因变异有关,被我粘上东西你们就都变成了自己人?”

    辛小雪把小脑袋枕在我的肩膀上,一侧的坚挺峰峦紧紧挤压着我的左大臂。

    她在我耳边吐着热气埋怨:“你一点都不好,动作那么粗鲁,我跟曦曦姐可是第一次啊,就被你弄的昏死过去,然后你还不带安全措施,逼我们醒了之后让管家出去买避孕药。

    我惊出一身冷汗,猛然想起老洪头对我的警告,他让我在没得到琥珀之前不准给女人怀孕,否则说不上会生出什么怪物来,我精虫上脑再加着急,总把这事给忽略掉。

    不过对于三个女孩能化敌为友我还是极为高兴的,毕竟我对她们都有很深的感情,真要让我舍弃任何一个我都会非常的难受不舍得,她们能和睦相处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好消息。

    妃姨见我的囧样也不禁莞尔,风情万种的用眼白瞟我。

    我心中一动,被云轻眉刚刚勾动的一丝邪念在次升腾。

    就没好气的朝妃姨瞪去,问道:“你咋来啦,怎么也跟她们几个闹到一起还喝上了酒。”

    妃姨表情顿时黯淡下来,叹气道:“我是因为琳琳这丫头来的,她太不让人省心了,另外就是赵学森的事,你不是答应他帮他落脚安排个工作吗,倒是把事办了呀,也不能总让他住在我哪,好说不好听啊。”

    我顿时有点汗颜,上次确实跟人家赵学森承诺过,说只要他帮忙给我解答一下遗传学方面的知识,就帮他在星海安家落脚的,反正这货美国也回不去了,他的护照都被地主老丈人给撕掉了。

    最近一件件事都挨在了一起,从澳门把杨阳弄回来,我跟宁小伟就被困在了香港何宅,好算是脱身回了星海,陈浩战死宋苗苗被掳,又去省城跟枭雄孙振勇来了一波火拼,早特么把答应赵学森的事给忘了。

    我沉吟着问道:“赵琳琳又怎么了,至于到让你来找我的地步,她闯祸了么?”

    妃姨朝左右看了看,低声道:“闯祸倒不至于,只是她有些学坏了,有家不爱回不说,还天天晚上泡夜店,喝酒抽烟样样不落。”

    我皱眉看着妃姨,发现她欲言又止的好像还没说完。

    果然,妃姨叹息道:“而且吧,有两次我等她到后半夜她才回来,满身酒气神色恍惚的,问她什么也呆呆的说不清楚,那种反应不像喝酒喝的,反倒跟我这网上查到的吸食冰毒的情况有点像。我也管不了她了,她爸爸赵学森训斥她,这孩子竟然指着大门让她爸滚出去,滚回美国别再回来了,弄的赵学森羞愧难当闷闷不乐了好几天。”

    我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翻天了她还,小屁孩子这么任性,不光强那啥我一回,现在还他妈吸毒,你咋不早点来找我,我收拾不死她!”

    妃姨苦笑尴尬的看了看,满脸好奇宝宝神情,支棱着耳朵听我俩对话的三个大美女,呐呐道:“我早就想找你帮我管教她,可是你一直不在啊,今天我来还是听别人说你回来了。”

    我顿时有点内疚,歉意的看向她道:“最近确实疲于奔命,有很多事我都不愿意告诉你们,不是对你们疏远,而是不想让大家替我担心,你介意!”

    妃姨摇了摇头,她精致的面容,在水晶吊灯柔和的光线下氤氲着玉石般的白腻色泽,冷眼看去丝毫不比她身边日渐美艳出色的马青箐差,根本就看不出这是个三十多岁的熟妇了。

    我突然在心里浮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怎么感觉这两个女人坐在一起,颜值肤色都照比我刚认识她们之时提示了太多呢,难道是因为我留在她们体内的东西嘛?

    是了,肯定是这么回事,我这些红颜知己之中,除了死去的武兰和失去联系的洪熙水,就属马青箐和妃姨承受的雨露最多,所以她们两个的变化就最为明显,皮肤更白嫩水润,眼神更为明媚动人……

    秦曦在我肩头推了一把,娇嗔道:“想什么呢啊,人家妃姨姐姐等你回话,等半天了呢。”

    我哑然失笑,也不知道她这个妃姨姐姐算是啥辈分,不过我自然不会在这种问题上纠缠。

    因为我也不清楚在我回来之前,这四个女人都谈到了什么程度,毕竟我跟妃姨的关系有点违背伦常了,她本身是我妈妈的朋友,还大了我一倍都拐弯的年纪,这事能不提及我还是不愿意面对的。

    于是我直奔主题,冷声问妃姨道:“你知道赵琳琳现在人在哪不,带我就找她,她要敢跟你翻脸闹腾,我抽不死她。”

    妃姨摇头道:“我曾经偷着跟她下过楼,可是被她发现了,不过我还是远远看到,在小区门口等她的车子是一辆捷豹豪车。”

    我顿时有些醋意翻腾,赵琳琳上次跟韩龙鸿手下的混子叫二十厘米怪我咯的约会就被我打断,最后稀里糊涂把第一次扔在了我身上,现在竟然又他妈跟开豪车的家伙出去泡夜店,这小丫头叛逆爱刺激的性格看来是不会变了,希望她还没被人家得手吧。

    想到这我腾的站起身,对妃姨道:“走,跟我去各个夜总会之类的娱乐场合找找去,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敢动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