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无名怒火

    妃姨跟着起身,她下身穿了条米黄色的修身九分裤,浑圆玉润的两条大腿在高跟鞋的衬托下更显诱惑非凡。

    我俩一动,马青箐带头跟着站起。要求道:“带上我吧,我好歹是个警察身份呀,你也不能到哪都砍人吧?”

    我一想也是,确实能方便不少。就点头同意了。

    这下身边两个小美女不干了,一左一右摇着我的胳膊,说必须也把她们带着,否则我别想走出沧月楼大门。

    我无奈。只好一并准了,跟洪磊打了声招呼,随意叫了几个值夜班正在一边打牌的兄弟跟我一道。

    妃姨是开车来的,我直接坐到她旁边的副驾驶,而辛小雪三女谁都不想跟我分开,只好一起坐进了后座,妃姨的这辆别克家轿还是小排量的,空间不是很大,饶是三位美少女都苗条也显得有些拥挤了。

    因为也没啥大不了的事,所以我只带了四个兄弟随行,领头开车的就是刚刚在帝豪外扒人家买买提裤子的王冠军。

    他们开了一辆黄宏达安排人送来的雷克萨斯GS,不紧不慢的跟在妃姨的别克之后。

    在车上,我闭目假寐,自打从省城连夜奔逃被警方追捕,折腾了一通根本没睡多点觉,就去了洪磊家见了秦曦,刚把她和樱桃接回了沧月楼,就遇到了马青箐和辛小雪来找茬,我情急之下把三个女孩就地正。法,搞了一把非常奢侈的一王三二,然后就被红姐和马国庆逼着出门去买楼了。

    算来算去,我特么就在省城回星海的路上小睡了一会,要不是身有变异基因撑着,早就疲劳过度一头猝死了。

    可是我想小睡一会的愿望还是太奢侈了,后座三个姑娘七嘴八舌的说着酒话,声音非常大,辛小雪还一反常态的不时翘起屁股来摸我的脸,问我是不是知道很多夜店啊,以前咋就没想过带她们出来玩?

    我发现她是真的喝高了,也懒得搭理她,不过夜总会之类的我还真没咋进去过,甚至除了那家原本属于沈三后被我抢过来的未央酒吧,我几乎都没在夜店里消费过。

    秦曦在上学的时候倒是经常跟刘怡初入迪厅之类的场所,那时候她们姐妹俩在天天乐KTV当公主,赚了钱除了买包买手机化妆品之类的东西,就剩下吃喝玩乐的潇洒了。

    所以眼下开车的妃姨也要听秦曦的指挥,毕竟论夜场玩的经验,我们几个都不如秦曦多。

    我们两台车九个人,一连找了三家酒吧也没发现赵琳琳,妃姨一直打她电话都是关机的。

    秦曦皱眉道:“既然接走琳琳的车是个几百万的捷豹,那么开车的人已经非富即贵,不会去太便宜的地方玩的,我们先从高档夜店找起吧。”

    说完,你拿出手机导航,摆弄了两下告诉妃姨左转,咱们先去星海市内最好的迪厅mango。

    妃姨点头,按照秦曦的指示掉头向左开。

    十分钟后,我们的车子停在了芒果的停车上,这是一家星海市内最火最有人气的娱乐场合,它的前身就老牌夜店芭芭娜……

    进门是不需要门票的,大概是我们赶上了什么促销活动,但是进入夜店内部,想要占据个卡座聊天休息那就需要点饮品了,一杯德国黑啤就是一百多,两支鸡尾酒就接近三百块,消费还是蛮高的。

    我打算在这里稍作休息喝点东西,因为跑了小半夜又累又渴的还有些困倦。

    只是我一杯柠檬水还没喝完,那边就出事了,借着酒劲下到舞池里蹦迪的秦曦等人竟然跟人打了起来。

    听到马青箐的呼喊求助声,我就猛的站起身朝骚乱中心跑去,王冠军妃姨等人跟在我的身后。

    发生冲突的地方还不是舞池最中央,否则就芒果迪厅这个人气,拥挤的要命,我要分开人群在第一时间赶到都不可能。

    我冲到近前用力推开围在外边看热闹的人群,当时眼睛就瞪圆了,因为辛小雪和秦曦一个被人推到在地,一个被人揪住了头发,而比较清醒的马青箐,也陷在了三个女人的围攻之中。

    我犹豫了下,直接冲到秦曦跟前,把她拉起来后,交给随后赶来的妃姨,再一个垫步窜到跟前,捏住抓着辛小雪头发的那只手腕,猛然发力。

    “哇呀妈呀,好疼好疼,你快撒手……”

    对面是个浓妆艳抹,能有一米七开外的高个女郎,胸脯两大坨肥肉跟小篮球似的,被我捏的张开大嘴哇啦直叫。

    我手臂一抖就把她甩到一边,这货扑腾了两下最后还是摔倒了。

    那边围攻马青箐的三个女人一愣,同时大骂道:“草泥马老爷们也上手打女人,咱们的男人哪?”

    一直抱着膀子在旁边看热闹的七八个人立刻围了上来,各个描龙画凤的一看就是社会人。

    其中带头男子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头发剃得极短,露出微微青茬头皮,这小子穿破洞牛仔裤,裤兜位置还有两个金属坠环。

    他二话不说探手就来薅我的衣领,我冷笑的站着不动,等他的手到了跟前,才后发先至的一把叼住他的手腕,用力扯一带,紧跟着一脚飞踹过去。

    青皮牛仔被我甩的一个踉跄不稳身在向前倾去,又被我随即跟上的一脚踹在胯骨上。

    当即闷哼传出人就向后倒去。

    他撞在密集的围观人群里,被人墙接着并没有摔倒,不过也疼的捂着胯骨直哼哼,毕竟以我现在的力量,一拳一脚之下能硬抗不伤的人已经不多了。

    王冠军等人落后我几步,我摔飞了一个大胸女,就踹倒了青皮男他们才赶到,远远看见我跟人家动上了手,这四个兄弟当场就红了眼,直接腰后拽出了常年随身带着的军用匕首。

    围攻马青箐的几个女人顿时妈呀惨叫四散而逃,一看动了刀,卖呆的人群都轰的一声外后退去,顿时就把拥挤的芒果场子弄出了踩踏事件。

    这下动静闹大了,迪厅方面终于发现这边的异常,被迫关掉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和射灯,把照明灯全给打开了。

    一行大汉排众而出,芒果的值班老总还有内保领队齐齐现身,赶到现场来处理纠纷。

    我站在场地中央,四外十几米处就挤不透压不透的人群,实在是这家店的生意太过火爆,人气值超高。

    辛小雪和秦曦依偎在一起,她俩吃了点小亏,辛小雪的脸蛋竟然都被挠破了几道血檩子,妃姨正在细声安慰着她。

    我身旁就是手持利刃匕首的王冠军等人,这些货血见的多了,澳门省城多次血战,那个活下来的兄弟手上没有过人命?

    所以他们根本毫不怯场,尽管对面那群男子大概能有八,九个的样子,但是我相信,一旦动起手来,我都不需要出手,就我手下这个四个兄弟,不出三分钟就能把他们全都宰杀干净。

    我本来就因为缺觉,找赵琳琳找不到而心焦气躁,想着休息一会几个女人还被集体给欺负了,这一股怒火怎么也压不住,我冷眼看着那些动手的女人又都聚拢到平头男那伙人身后,就咬着牙骂道:“谁打了我的女人,自己站出来磕头认错,哪只手挠的人,自己砍下一根手指赔罪,我今天还可以原谅你们。”

    平头男嗤笑道:“你特么个大就牛逼啊,草泥马老子就站在这里呢,你们不是有刀吗,有种来捅我!还给你磕头赔罪,我草泥马奶奶个比”

    我反倒被他气笑了,细细打量着他的长相,点头道:“你眉心灰暗印堂发黑,血光之灾今晚你是躲不过去了,你也不用跟我叫号,今天老子要是不搞定你们几个脑残货,我秦字倒着写。”

    青皮牛仔望了一眼迅速靠近的夜场人员,胆气更壮,哈哈大笑道:“小逼崽子,你们刚才要是跑还有点机会,现在你连跑都跑不掉了,爹要不把你这几个小娘们弄到手草个痛快,老子的李字倒着写!”

    秦曦脸一沉,脆声骂道:“回家草你妈去,你个畜生,满嘴喷粪的货。”

    对面的大奶女一抖胸脯,气势汹汹的跳出来,挽着领头的青皮男胳膊朝我们叫骂道:“你个小骚B,你全身有几两肉啊,还真以为男人都喜欢你们这样的吗,趴你身上都嫌硌得慌。”

    秦曦眼一瞪,还想跟她对骂,我摆手道:“闭嘴,不要羞辱自己,跟这种人对骂你傻吗?”

    马青箐一头秀发也被扯的纷乱不堪,短袖针织衫也被拽出个大口子,一直用手拉着呢,不然腰腹部位就要跑光露出雪白的皮肤。

    我心里简直要气炸了肺子,低声吩咐王冠军道:“跟我吹哨子摇人,看样子这伙人的后台就是这家芒果。”

    王冠军把匕首插回腰间,掏出手机给洪磊挂电话。

    这时迪厅的内保们终于赶到,足足三十几个黑背心战术裤的魁梧壮汉。

    领头的总经理大概五十多岁,白白胖胖的身材,上身一件红衬衫还打了一条蓝格领带。

    青皮男立刻迎了上去,他胯骨被我踹了一脚估计还在疼,走路都有点不自然。

    胖经理皱眉望向他,低声问了句什么。

    青皮做出气愤的表情朝我们指了指,又指了指我另外三位兄弟手里闪着寒光的匕首。

    我刚想张嘴叫他有屁大点声放,左边围观人群中挤出来个精精巧巧的小丫头,这小姑娘热裤吊带运动鞋,长得凹,凸有致身段婀娜,脸上却画了个非主流的烟熏妆,她挤出人群就朝我们跑来,直接拽住妃姨的胳膊摇晃道:“妈,你们咋来这里跟人打架啊?”

    我瞪了她一眼,呵斥道:“赵琳琳,你特么觉得你这个样子好看吗,跟个小女鬼似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