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你们都得死

    赵琳琳是多么刁蛮任性的一个丫头,她敢趁着妈妈不在家,趁我喝醉之际把我弄硬了自己去坐上去玩,还有什么是她不敢干的。不敢做的?

    所以我几次杀戮血战后养成的一身杀气根本对她无效,就算凌厉的眼神等过去,得到的也是数个大写的MISS……

    死丫头朝我翻了翻白眼,冷哼道:“你算我啥人。我要你管啊?”

    一句话把我憋了回去,这关系也忒特么乱了点,我算不上人家的男朋友,离继父就更不沾边了。顶多算她妈的小情人,她自己的一次性炮友。

    细究起来我还真没啥立场管人堕落不堕落,我自己就够他妈堕落的,随便出门找个人,身边都带着四个随时可以让我啪啪的女生。

    只是当此非常之时,我怎么可以被她一个臭屁丫头煞了威风,让对面青皮几个看了也被人笑话不是,所以我脸色更加阴沉,踏上一步抓住她的白嫩小臂,怒声道:“我算你啥人不重要,我特么就能管教你,你不服还是咋地?”

    妃姨焦急的盯着我,欲言又止的想要劝说,我拿眼一瞪她,冷声道:“闭嘴,给我一边站着去。”

    妃姨一个杂志社领导,平时都是颐指气使的使唤手下小编,辑啥的,自然而然就有种久为人上的气场,可是被我一瞪一喊,竟然身子一颤不敢犟嘴,乖乖的往后退了一步。

    赵琳琳怒了,抬起运动鞋就来踢我小腿,还大喊大叫道:“你凭啥跟我妈厉害,你有本事把那些人都打趴下,你对我们母女有本事算什么能耐?”

    我被她乱叫的心烦,本来也早就准备好狠狠的教训她一顿,不然这小姑娘以后一定会吃大亏,等她染上毒瘾性病这些东西那一切就都晚了。

    所以我不跟她废话,甩手就是个大嘴巴,抽完正面抽反面,打的赵琳琳化了烟熏妆的笑脸顿时就红肿了。

    妃姨心疼的不行,眼泪都在眼圈里打转,我也暗暗叹息,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赵琳琳被我抽懵了,空出的那只手左右摸了摸,才尖叫道:“你个王八蛋,你他妈睡了我妈又睡我,现在你还打我,你个死禽兽,我跟你拼啦。”

    她也不挣扎往后退了,一怒之下张牙舞爪就扑到我怀里,对我又抓又咬连踢带打。

    我被她刚才那句睡了我妈又睡我,雷的是外焦里嫩,脸红脖子粗的愣了足足十几秒。

    有心分辨是你趁我喝多了硬坐上来的,可是这种事,这个场合我怎么解释啊。

    围观的人嘘声一片,纷纷指着我和妃姨母女,目光像是千万道高手甩出的飞镖,这给我戳的是千疮百孔,无比之尴尬。

    秦曦,辛小雪三人面面相窥,也是满脸尴尬到不行的样子。

    而对面刚刚拽辛小雪头发,被我捏疼了手腕的**娘们则是带头哈哈大笑,嗓门奇大的吆喝叫骂,喊道:“哎呀卧槽,这什么戏码啊,母女二人都被一个奶油小生给圈草了啊,这不是**吗,大家说这事报警能有人管不,太尼玛伤风败俗了。”

    这边王冠军已经打完电话,转身就见我这个当老大的被赵琳琳爆了丑闻,又被对面那娘们极尽羞辱谩骂,立马就红了眼睛,拽出匕首想扑过去捅人。

    我还没等出言阻止呢,芒果方面的胖子经理就大吼一声:“放下刀子,我看你敢动一个?”

    他话音未落,身后三十几个拎着胶皮警棍的内保外保就一拥而上,揪住王冠军的衣领头发就是一顿削。

    胶皮警棍打在人体上发出砰砰的闷响,对面人也实在太多了点,王冠军又不是特别能打的那种兄弟,瞪着眼睛大叫了一声我草泥马,手里的匕首被人一棍子抽在手腕上给打飞了。

    本来我还想等等再动手,就算不能靠名气威望把事解决了,也不能我们五个男的对付对面四十几个啊,可是眼下形势不由人啊,我还没把赵琳琳教育好,这边兄弟就已经被围殴挨了打。

    我想也没想就把赵琳琳扔给了妃姨,怒吼道:“你给我等着小丫头片子,等完事咱俩算算总账再。”

    然后我就朝被围在人群里的王冠军冲去,这时候本来还在观望等我命令的三个兄弟也跟了上来。

    我赤手空拳,他们是每人一把匕首,四个人像是古代的堂吉诃德,拿着扎枪跟巨大的风车决斗。

    青皮牛仔这些混混一看有便宜可占,分别从就近的卡座吧台捡了些酒瓶子。

    那种皇家礼炮和拉菲之类的洋酒瓶子杀伤力巨大,它们四四方方的玻璃极为厚重,搞上去打到谁谁就是个小发昏。

    我心里焦躁莫名,一股越来越难以控制的邪火烧的眼睛都有些模糊,直觉得啥事都特么不顺利,一天到晚的疲于奔命还离那五十亿美元遥遥无期,多少个兄弟因为我这个目标落下终生残疾和流血牺牲……

    现在竟然被这么一个小丫头当众揭短被人耻笑,一个小小的迪厅夜总会竟然敢驱动打手,三十多个人狂殴我一个兄弟。

    理智渐渐被情绪所左右,我冲到跟前就是猛踹一脚,蹬在外围一个黑衣内保后心上,把这货踹的朝前猛扑几步,大张开双臂企图维持平衡,结果却是更多的人被他一并带倒。

    这时被围在人群中的王冠军因为被打飞了匕首,手上没了家伙也就没了威慑力,别人都敢近身往死里殴打他。

    所以当我踹飞敌人的时候,王冠军也同时挨了不下二十棍,这个兄弟本身也不是特别善战勇猛的类型,怒吼声中就被人几棍子砸在后脑打趴下去。

    我眼珠子都红了,大叫道:“给我杀,杀杀杀,草泥马敢动我云天社的人,你们都别想活。”

    其余三个兄弟本来是没有什么底气的,毕竟对面的内保和肇事的青皮一方架起来足有四十人,而我们这边王冠军已被撂倒,能打的男人只剩下了我们四个,这真的是以一敌十啊,完全就是个找虐的局面。

    不过兄弟们对我的命令是无条件服从的,他们也早就养成了以少打多,以弱战强的战斗习惯。

    我怒冲怒意杀机的大喊声一起,三个手下立刻就跟打了鸡血一样,不管不顾也不闪避对方的胶皮警棍,冒着攻击就冲到了人群里。

    砰砰砰……

    胶皮警棍毕竟太多了,平均每秒钟,每人就要挨上好几下,但,胶皮警棍的杀伤力毕竟有限,它不像我们常用的镀锌钢管那么霸道,只要不是打的太准太狠,一下击中要害,想要让人失去战斗力还是挺不容易的。

    三位兄弟被抽打砸的闷声不断,可是他们硬扛着咬牙冲进了人群。

    噗嗤噗嗤,接连响起的刀锋入肉声让围观人群哗然大叫,各个一副想看见热闹有些被血腥残忍的场面震慑住。

    我探手一把抢过一根胶皮警棍,抬脚就把拿着家伙的小子给踢飞了。

    秦曦在后边大喊:“生子你小心啊,别冲的太远。”

    赵琳琳拍手大叫,好牛比好过瘾,秦老大你竟然这么能打?

    我瞅了她一眼没吭声,抡着胶皮警棍就朝王冠军倒地的地方冲。

    这边拿着匕首的三个家伙已经迸了一脸的血,我初步估计得有两个内保是彻底死绝没法救治的。

    芒果方面的胖经理煞笔了,顿了半天才歇斯底里的哀嚎道:“打架你们咋还动刀啊,杀了人你们还想好?”

    我沉声骂道:“死肥猪我保证你会后悔惹了我,你一定会后悔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