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虎落平阳

关灯
护眼
    我们区区四人却毫不畏惧,在我有些疯狂的带领下,其余三个兄弟也根本不考虑后果,舔了舔唇边的血。挽起袖子就朝人群中用匕首划刺。

    内保和青皮的庞大队伍轰然而散,谁特妈也不是傻逼,挣几千快工资犯得上把命搭上吗,他们又不是缉毒警。

    我已经顺利冲到了王冠军身前。低头查看他的伤势,发现王冠军被打的非常重,眼皮脸上青肿一片,老大的棍子印纵。横交错,就连他的后脑也被砸出了数个大包,逼着眼睛人事不知了。

    我想到几个小时之前他还跟在我身后活蹦乱跳的帮我抓枪手呢,这转眼就在我跟前被人打成了这副模样,心里愈加暴怒,仰头嘶吼道:“芒果迪厅从星海除名,你们都给我去死!”

    喊罢,我扔下王冠军不管,猛的站起身就想朝胖经理方向打去。

    可是我站起身却迈不开腿,脚抬到一半就无力的放下了,因为我突然觉得自己被一只大手狠狠攥住了心脏,五脏六腑都是翻江倒海的疼痛难忍。

    我的面孔徒然涨红如血,像是大量的血液被从心脏处挤压出来而无法回流,我的眼前出现了重影和幻觉,我竟然把黑压压的人群看成了夜色中的山包,我觉得武兰还没被我埋上坟土,她从坑里爬起来朝我微笑。

    我晃了几晃头,仅剩的清醒意识告诉我,这下要玩完了,他妈的基因反噬好像提前了。

    然后我就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砸在王冠军的腿上,啥也不知道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躺在沧月楼的大床上,身上缠了不少绷带,就连脸孔都被包成了粽子。

    巨大的卧室里坐着几个人,有洪磊,有李子光,还有秦曦辛小雪她们。

    我扭动脖子呻,吟一声,从这边还看到了宋苗苗和程野四个侦察兵。

    见我醒来能动了,大家一哄而起,七嘴八舌赶到床前问我怎么样?

    我感受了一下,伸手就把连上包裹的东西都给扯了下来。

    众人阻止不及,见我扯掉了绷带后,脸上光洁如新毫无伤疤才又都放下心来。

    我腾的一下坐了起来,伸手从身上往下车绷带,脑子里已经缓过神来,不急不慌的问道:“我睡了多久,当天我昏过之后的情况是什么样子的?”

    洪磊已经能弃了拐杖行走,不过还是要靠扶着樱桃的肩膀才行。

    他凑到我跟前屁股搭在床沿上坐下,有些沉重的说道:“当天我带人赶去的时候,你们五个全被打倒仍在一起,几乎算是躺在了血泊中,我当场就红眼下令砍人,可是警方随后赶到,用冲锋枪逼着我们后退。后来芒果经理说,他们只是制服了你们,但你们身上的伤却是另外一伙人,叫啥李霸道带人用碎瓶子扎的,跟他们夜场没关系。”

    秦曦红着眼睛道:“他放屁,秦生突然昏倒后,就是那个胖经理大喊大叫说最厉害的已经被打趴下了,大家一起搞定那三个小子给咱们的报仇的。”

    我看秦曦一眼,又扫了一眼远远藏在角落里不敢靠近的赵琳琳,沉声问道:“曦曦姐,你们有没有事?”

    秦曦摇头道:“现场人很多的,他们也不敢做的过份,只是我们几个玩了命的想要阻止那伙流氓用瓶子扎你,才被芒果保安给强行按倒在地了,后来警察来了,他们就把我和辛小雪等人交给了警方。”

    我皱眉道:“等下,当时我忘了问了,你们到底因为啥跟人打起来了?”

    马青箐满脸赫然的呐呐道:“那个叫李霸道的孙子摸我屁股,还说我的臀型适合从后边,我怎么能忍!”

    我无语的点点头,心说要不是你们三个喝多了浪的要命,人家也不会乱撩乱摸。

    洪磊见我问完,继续叙述当日的事情经过。

    他说当我昏倒后,我方仅剩的三位兄弟立刻回撤想要把我从地上拉起来。

    结果对面的胖经理一顿鼓吹点火,那三十多个内保鼓足了勇气再次冲了上来。

    因为我这老大趴下的不明不白,回身抽搐还吐着白沫子,样子就跟发了重度羊角风似的,兄弟们也完全没了斗志,三五下就被人一起打到,跟我和王冠军扔在了一堆。

    我的女人们拼命往上上,可是她们势单力薄根本没用处,眨眼就被成群的保安给扯头发按倒在地上。

    这时候最开始跟我们发生冲突的,那群以青皮李霸道为首的男女们,就趁机敲碎了手上的空瓶子,朝我和兄弟们的脸上腿上胳膊上,一顿疯狂的捅刺。

    我和王冠军还算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是昏迷之下才被用瓶子插出十几个窟窿,

    而后倒下的三个兄弟,都是在清醒的状态下被扎成了血葫芦。

    但芒果方面也损失惨重,当场被咱们的人捅死了两个,重伤三个。

    我点了点头,沉声问道:“那咱们的人现在咋样,人在哪呢?”

    洪磊皱眉道:“事情有点麻烦,当时在场的人太多了,很多人都拍了现场视频传送到了微博上,你那几句大骂“你们都得死之类的全被录了下来,而且宋大勇和黄宏达的人随后赶到后,也没敢警方当场发生冲突。”|

    我哼道:“说重点,我的兄弟还好吗?”

    洪磊点头道:“生命危险是没有,只是现在是被看押的状态,还在医院里救治呢,他们可没你这份自愈的本事,估计身上脸上都要留下很大的疤痕。”

    我松了口气,看向马青箐道:“你随手带着药瓶么?”

    马青箐内疚的低下头,期期艾艾答道:“我就放在自己的包包里,但是当时我怎么也找不到机会喂给你吃,直到黄宏达亲自到了现场,我把这事跟洪磊说了,才通过黄宏达协调了警方带队的领导,把药丸在送医之前就喂到了你嘴里。”

    我朝她伸出手去,马青箐当即从随身小包里掏出了那个翠绿色,只有大拇指粗细的小药瓶递给了我。

    我捏在手里转了半天,就反手把药瓶朝她扔去,纷纷道:“既然你保管的挺好,那就继续由你保管吧,只是记得千万别弄丢了……”

    马青箐眼圈都红了,朝我重重点头,珍而重之的把药瓶放回自己的手包里。

    我光着膀子跳下床,做了几个扩展运动,抻了抻胳膊腿,就头也不回的吩咐道:“走,跟我去医院看看兄弟们去。“

    呼啦啦身后跟上来一帮,我故意放慢脚步,等洪磊赶上来,低声问他道:“说实话吧,芒果迪厅啥后台,要不是了不得的背景,侯胖子敢让咱们兄弟吃亏?”

    洪磊沉声道:“确实有后台,而且大得有点吓人,这家店的老板是个日本海龟,三十多岁,他老爹就是咱辽省的常务副省长,吕济深。”|

    我啐了一口,骂道:“草他瞎妈的,怎么竟遇到硬茬子啊,这他妈的姓吕的孙子不在省城呆着,跑我们星海开什么夜店啊?”

    洪磊摇头道:“这我那JB知道,当时黄宏达到场的时候,是跟侯书,记打过招呼准备把芒果保安经理全都抓走的,然后再全市通缉那几个在你们身上捅瓶子的李霸道等人。只是侯书,记紧跟着一个电话打来,告诫黄宏达千万不要冲动,对面身后的势力他也不敢硬搞,让我们吃点亏把事往小了弄。”

    我闷头应了一声,不再多问,这边宋苗苗已经急匆匆从后边追上来,喊住我,帮我套了件蓝白格子相间的纯棉体恤衫。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