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冲冠一怒

    果然,听话会听音的也不止我一个,不说别人,反正妃姨是明白了。当场她就急眼了,一个嘴巴抽出去,把的小琳琳差点原地转了一圈。

    我也特么恨这丫头不自爱,上次就好悬被人约到如家宾馆里给祸害了。幸亏我去得及时才把那个钟二狗给一顿好打搅合了他们的好事,可这回终于他妈被人给得手了。

    所以我都恨不得冲上去多抽她几个嘴巴,想让我劝妃姨别打那是不可能的。

    秦曦等人愣了愣,谁也没动。看着妃姨教训赵琳琳,眼里都有种鄙夷的目光在隐藏着。

    如果这时候那吕源拍拍屁股走人我还是不能把人家怎么样,毕竟这货的老爹是常务副省长,比侯胖子级别还高呢,我带人砸了他的迪厅不说,还杀了他两个手下,侯胖子把我从医院里放回家去都不知道要顶着多大的压力,我多少也是心里有数的,能不给他制造矛盾还是先缓一缓再说。

    只是吕大公子似乎吃定了我不敢动他,见赵琳琳被妃姨抽的眼泪汪汪还不敢躲的样子,他就怒了,戳指骂道:“那娘们你是干什么的,凭啥打我的人,我警告你马上住手道歉啊,不然我可对你不客气。”

    妃姨瞥了他一眼,狠狠的啐一口道:“猪狗不如的东西,多大点的孩子你也不放过,畜生!”

    吕源连我都有点瞧不上眼,怎么甘心被我身后的一个熟女姐姐给骂了,当场暴跳如雷道:“臭娘们你找死啊,你他妈再骂我一句试试?”

    妃姨没吭声看了看我,我咧嘴笑道:“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在站在这里么,没人能欺负到你。”

    妃姨得到了我鼓励,几次张嘴最后蹦出一段国骂:“你个死人妖,要不是有个好爹,你早被人砍死多少次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张狂。”

    吕源再次被骂阴柔气太重,竟然气的发昏,挽起袖子就奔妃姨冲来。

    我眼皮一跳,心中汹汹怒火再也克制不住,就在吕源冲到我跟前,想要伸手去打妃姨的那一瞬间,我猛然出腿踹在他的小肚子上。

    砰的一声,吕源我被这结实一脚直接给踹的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医院的瓷砖地面上,惨叫道:“哎呀我草泥马,竟然连我都敢打,你们真是无法无天,给我弄死他们!”

    吕源身后带了七八个人,除了那助理模样的小眼镜外,其余全是膀大腰圆的夜场内保。

    这几个小子看见我也在场就心里打鼓,没想到最后还是爆发了冲突,他们家的吕大公子被妃姨骂的失去理智,竟然一个人就冲了过来。

    我怎么可能忍得了这个,别说吕源还想当着我的面来跟妃姨动手,就算是他祸害了赵琳琳这一条,我都恨不得暴打他一顿然后顺窗户给他扔楼下去。

    我一脚踹出,还没等他吕源的人冲过来交手,就身子一晃直奔他而去。

    吕源终于明白他那套在别人身上有用,对我完全不好使,狼狈爬起叫道:“给我干他,往死干他,哎,你们警察几个意思,竟然看着黑,社会殴打我不管是不是?”

    他手足无措像条疯狗一样乱扑乱咬,逼的手下人没办法硬着头皮朝我逼来。

    那几个站岗值班的小警员全都泥塑木雕一样假装没听着。

    只有那位带队的警察掏出手机跑到一边去跟领导汇报去了。

    不用我吩咐什么,程野几个自然不可能看我在眼前吃亏,呼啸一声四个侦查兵就当先冲上。

    洪磊还是有点行动不便,他就没动,不过也及时挥手喊道:“都愣着干什么,上去干人啊!”

    兄弟们也都不傻,知道这场仗准赢,所以谁也没亮别在后腰的匕首,赤手空拳就冲围了上来。

    程野几人是全速冲来,而对面的八个内保是心有疑虑,行动迟缓的朝我逼近,所以程野他们是后发先至的越过我,在敌人还没靠近我的时候就跟他们交上了手。

    这一打起来立刻就见了高下,训练有素的杀人机器,那里是这些保安公司培训出来的货色可比拟。

    四个人打八个,竟然转眼就把对方放倒了仨,四个杀神下手极重,倒地不起哀嚎惨叫的三个,其中有两个都是被反扣手臂关节直接给打断了胳膊。

    这时王柯峥等人也冲到了位置,二十来人一拥而上,把五个黑衣内保瞬间淹没在人群里,噼里啪啦这顿大电炮,打的这些人鬼哭狼嚎满地乱滚。

    我早就在程野他们跟对面打起来之时,绕过人群冲到了正在拨打电话号码的吕源跟前。

    揪住他的脖领子,噼噼啪啪一顿狂抽大嘴巴。

    吕源一开始还挣扎叫骂跟我对打,被我两巴掌下去抽的七荤八素直卜楞脑袋,最后嘴丫子淌血碎牙也掺杂着血沫子飞了出来。

    我他妈一想到这货竟然把赵琳琳给骗上了床,心里的怒火就压抑不住,改抽为砸,握起拳头就朝他鼻梁骨来了下狠得。

    吕源一张俊美精致的脸蛋被我打的红肿成了熏猪头,又被我含恨之下怒砸了这一拳,当场就能听到喀嚓一声脆响,这小白脸挺拔笔直的鼻梁骨都整个被我砸扁了。

    “哇呀,哎哎哎,救命呢……”

    吕源被我一拳砸飞出去,鼻子毁了发音也不方便,闷声闷气的边在地上爬边朝一边观望不敢靠近的警察们喊救命。

    我冷冷盯着这货,心里涌动的一脚跺断他脖子的冲动,可是理智又阻止我不让我这么干。

    之前跟我搭话的小警察战战兢兢走过来,劝道:“生哥啊,别冲动,这些人可也不是普通百姓啊,你快让手下停手,别在弄死人了,你们云天色就更被动。”

    我笑着朝他点点头,摆手道:“差不多行了,咱们还得去看望兄弟们呢。”

    程野率先停手,围成一圈乱踢乱捶的兄弟们也都跟着罢手。

    等我这边的人都走开之后,地上躺的八个倒霉蛋就全露了出来。

    没一个比吕源伤的轻,个个满脸是血的被打成了猪头。

    PS卡文,会写的很慢,我也挺痛苦,哎。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