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惊变

    我只看了一眼,就掏出兜里的面巾纸低头擦手,不再看那些内保被打成了什么德性。

    妃姨拉着赵琳琳走到我跟前,低声呵斥道:“给你生哥哥道歉。你又帮他惹祸了知道不知道,你个败家丫头。”

    赵琳琳憋着小嘴还在抽泣,抬头瞅了瞅我面无表情的样子半天没说出话来。

    我摆手道:“只此一次,这回我还把你当小孩子不懂事看。你还算是我秦生的亲人,再有下回,你也不用认识我了。”

    吕源挣扎着爬到墙边,扶着墙吃力站起。目光中满是仇恨和忌惮的盯着我们这边打量,他见现场的几个警察根本不敢听的他的招呼来拷我,就知道他这场亏吃的怕是很难当场找回。

    我瞥了一眼过去,也没打算出言羞辱他,本来我们就把人家手下捅死了两个,现在又把他们老板给打成这逼,样,到哪说去好像也不太占理。

    人都有动怒发狂的时候,可是随时能够克制才可以走的远活得久,一切随心所欲想杀谁就杀谁,那我可能活不到明天早上。

    我对赵琳琳撂下狠话就不再搭理她,转身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发现大家都是毫发无损也就放心了,挥挥手,带着他们直接朝里边走去。

    自有洪磊派人领路,我如同走自家大门一样,穿堂过户来到当日跟我在芒果酒吧一起被打伤的几个兄弟的病床前。

    王冠军几人被烤了一只手腕,手铐一头锁在床栏上,一头靠着他们的胳膊,这几个脸上都是包的左一层右一层的,据说是青皮李霸道那伙人把脸皮都扎成了塞子。

    我知道当时自己的情况肯定不会有多好,毕竟我是第一个昏倒的,又是带头打架的老大,李霸道能轻饶了我才怪。

    不过我的基因变异太霸道了,多重的伤,只要当场没死,经过时间慢慢修复,我总能恢复的完好如初。

    王冠军嘴巴似乎也受了挺严重的伤,也被缝了针后包裹的密不透风,我皱眉盯着他的样子,心里猜测这货平时只能靠输液来维持生命了。

    虽然说不了话,可是见我完好无损的带人前来探望,几个重伤的兄弟还是眼前一亮,纷纷挣扎的要坐起来。

    我双手下压道:“别急别动,你们放心,我姓秦的在这里跟你们发誓,一定会保你平安无事,就是最后躲不过判刑,我特么就是带人劫法场也要把你们捞出来。”

    劝慰了一阵,把该说的该安抚的话都说了,我扭头就走。

    等我们从原路返回的时候,吕源这些被打的满地乱爬的家伙已经消失不见。

    就连地上的血迹也被院方极为高效的给清洗干净了。

    我心里有些担心,不动声色掏出手给黄宏达拨了过去。

    电话响两声就接通,话筒里传来老黄有些气喘呼呼的声音。

    我笑问道:“咋了?做运动呢?”

    黄宏达哈哈一笑,夸张道:“你果然这么快就好了,我还和侯胖子嘀咕呢,说你两三天之内就会恢复,他还不信。”

    我嗤笑道:“跟我打什么马虎眼啊,你睡的谁啊,嫩模还是小明星?”

    老黄淫,笑了两声,神秘兮兮道:“都不是,我不告诉你。”

    我无语了半天,摇头道:“不说拉倒,我还懒得问呢,我跟你通报个事啊,就在刚才我又把吕济深的儿子给打了一顿,鼻梁骨都粉碎性骨折了吧。”

    黄宏达愣呆了几秒,突然拔高音量喊道:“卧槽你有没有搞错啊,上次好不容易把你从杀人嫌疑犯的名单里摘出来了,你咋又惹上这个二世祖了?”

    我冷哼道:“他骗了我朋友上,床,还一副爱谁谁要来打我女人的样子,我不动手我还是男人吗?”

    黄宏达叹息道:“这真是天生的对立面,他妈的这个小子的老子,就是那常务副省长,也是孙振勇在省内最大的靠山,不然上次省城警方咋会那么听话,你们这边刚打完后撤,就被他们一路追到了星海。”

    我冷笑道:“好啊,新仇旧恨赶一起来了,那我可要好好跟他们吕家父子清算清算。”

    黄宏达顿了一下,立刻发问道:“你现在在哪呢,搁什么地方打的人?”

    我从电梯里走出,随意道:“医院啊,两边人都是看望伤员,碰巧撞上了,这小子装逼的不行,就差让我跪下给他舔了。”

    黄宏达又嘀咕了一句什么我就没听清,原因是,我把手机拿开了,至于为啥会这样,我只能说太尼玛震惊了。

    跟我一个电梯下来的基本都是我身边的女人,除了程野四个傻大个是必须要形影不离的跟着我,其余的兄弟都在另一部电梯上。

    而让我震惊的是,我一下电梯就看到医院大门冲进来一批全副武装的黑衣特警,由一位身穿便衣领导模样的人带队,他们一进大堂就把目标锁定了刚走出电梯的我。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闹不清楚,星海还有警察敢抓我吗,难道侯胖子倒台了?

    黄宏达在电话喂喂喂的叫魂一样,我反应过来,立刻把电话凑到嘴边,飞快的说了一句:“给侯胖子打电话,怎么有一波特警来医院找我麻烦了?”

    然后我就被迅速逼近的特警队员举枪瞄准了,他们勒令我放下手机举起双手,同样的命令也对程野包括宋苗苗妃姨等人发出。

    程野一皱眉,胳膊刚刚一动,带队的便衣抬手就是一枪打在他的脚下。

    砰的一声枪响,把原来围在四外,准备看警匪大片的病患家属吓的吱哇乱叫到处躲藏。

    我把手机丢到衣兜里,高举着双手喊:“都别动,都给我举起手,按他们说的来,这些人不是星海的警察。”

    这一队黑衣特警素质极高,个个身形彪悍眼神凌厉,绝对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而且通过他们喊话勒令的声音我也能听出来,这些人的普通话要比我们标准一些,根本没咱星海老警一张嘴就是海蛎子味的口音。

    王柯峥他们从另一部电梯里下来,因为乘坐的比较晚,他们出电梯的时候,我和程野几人就已经被枪指着举起了手。

    这些兄弟真的是毫不畏惧就想冲过来保护我,只是他们刚一抬脚,那带队的便衣领导又是砰砰两枪朝天鸣响,并且冷笑道:“你们在动一步试试?那可就不是手枪示警了,直接自动步枪爆你们的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