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大衙门口的地牢

关灯
护眼
    我乜斜的瞅了他一眼,漫不经心道:“你真想知道啊,我怕说出来再把你吓尿了可咋整啊?”

    薛警官手指都颤抖了,就是帕金森症晚期一样。指着我骂道:“小逼崽子你行,你这种猪鼻子插大葱装象的货色我见得多了,咱们等到了地方再聊,我相信你到时候一定哭着喊着要告诉我的!”

    我嗤笑道:“你家小爷不是吓大的。你这套留着对付夹包蟊贼和街头性骚扰的小虾米去吧。”

    薛礼宏不再说话,气呼呼一屁股坐下,还踢了刚才扶他一把的特警一脚,嫌人家屁股大挤到了他。

    直升机一路疾行。估计是油料十分充足,根本也没减速,就在几百米高的飞行高度上,以直线距离直趋西北方向的辽省省城而去。

    这一段路如果开车走高速的话,最少要五个小时,坐高铁也要近两个小时,而直升机就快多了,一个多点就赶到了,因为它完全不用绕远走的全是直线。

    这时候天色尚早,初秋的省城街头一片繁忙,车来车往的高楼林立。

    直升机毫不犹豫就朝着城区内部飞去,十来分钟后就降落在楼体上有几个烫金大字的市公安局院内。

    我心里纳闷,这姓薛的不是说要把我弄到省厅去审么,怎么搞到市局来啦?

    飞机一停稳,螺旋浆都不停,上来几个特警,揪着我的头发衣领就往外薅,我疼的大骂:“说话我就跟你们走了,拽我头发干你妈?”

    特警们铁面无私不为所动,该咋扯还是咋扯,把我弄下飞机后,直接交给了早早等在外边的一帮便衣刑警。

    我一看就明白了,这些特警就是武力震慑,管开枪打硬仗的,审案子之类的人家不管,还是要教给刑警队。

    刑警们一拥而上,直接给我上了脚镣子,还是最重的那种,估计能有二十多斤,一动就卡的腰腕子都生疼。

    我皱眉抬眼观察四周情况,却意外的发现了个熟人,就是上次在高速路上一路追我到星海界的巡特警支队长,那个姓王的胖子,这货鼻梁被星海特警一枪把子给砸塌了,估计是动了手术,这个鼻子被一层石膏包裹着,还缠了不少绷带在上边。

    见我瞅向他,这煞笔对我阴阴一笑,满脸的杀意恨意都不屑于隐藏。

    我突然一阵恶寒,心里直突突,这逼的眼神太明显了,就是恨不得一把掐死我再剁成饺子馅的那种恨。

    王支队跟薛礼宏点了点头,两人算是交接完毕,我本来还想嘲讽老薛几句呢,不是吹牛逼聊狠话让我到省厅再硬气吗,这尼玛给我扔到市局他就滚犊子了。

    一群刑警当场就搜了我的身,把银行卡钥匙链之类的小东西全给没收了,我不由得暗自庆幸,上午出门之前我又把老洪头给我的扛基因冲突的药瓶给了马青箐,否则这要是被搜了去,指定就要不回来了。

    搜完了身,胖胖的王支队一挥手,说:“整地下审讯室去,关二号铁笼子。”

    刑警们稀里哗啦推搡着我走,地下室并不在市局主楼,而是另一个不起眼的入口,这市局大院的靠左位置上。

    入口铁门电子锁,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卫把守着,我被押着走过长长有些阴冷的走廊,又连着下了三层楼梯,走过七八道带有电子锁的门廊,最后被押到一间墙壁都是合金质地的牢房里。

    王支队跟在一个中年警察身后,貌似这家伙的官比他还大,他们一起走进门,坐在凳子上,面无表情的盯着我被用铁链子锁住两条胳膊吊起来。

    我冷笑的看着他们,讥讽道:“有没有满清十大酷刑啊,给小爷上一套,帮这JB玩意干啥,我他妈还能跑是咋的?”

    王支队怒斥道:“闭嘴,这是我们一把手孙局长,你小子要是想活命就乖乖的配合,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

    我嬉笑道:“说吧,让我怎么配合,是草你老婆还是干你闺女?”

    孙局长一拍桌子,叫喊道:“放肆,还没见过你这么猖狂的犯罪分子,真把我们公安当成软柿子了啊,你以为有星海驻军保你,有侯胖子挺你我们就拿你没辙?”

    我嘿道:“你这么牛逼咋还开飞机去抓我,不会是怕开车去被人半路给劫了吧?”

    孙局长冷哼一声,斥道:“牙尖嘴利之徒,我看你能硬到几时,实话告诉你,在沈大高速路上的冲突已经上报到了中央,联合调查组不日就会下来,到时候能来牢里跟你作伴的可不止是你的那些兄弟,星海将会彻底洗牌,说是天翻地覆也不为过!”

    我一愣,心中暗暗思忖,这尼玛姓孙的为啥跟我说这些,如果他们有这么大把握,怎么还偷偷摸摸的跑去星海开飞机抓我?是了,事情肯定不像他说的那样,对他们这边一边倒优势,他这是半真半假连唬带蒙想让我放弃希望,把我的心理防线攻破那就一切好说,想问啥我就会说啥。

    想到这我抬起头瞪着他,一惊一乍道:“哎呀,那感情好啊,我自己一个人呆在这么阴森恐怖的地方多寂寞啊,你把侯胖子还有上头的人都给我整来,我们几个凑一桌麻将,最好再给配置几个小妞,不需要一线红星,搞几个三线嫩模就行,腿一定要直,屁股一定要翘,奶,子不需要太大,够用就好,最最主要的,老孙你可要记住了,我喜欢皮肤细腻白皙的女人,别整那些黑不出溜的啥健康色,老子对有色,女人不那么感冒。”

    王支队和身边的刑警们都傻眼了,目瞪口呆听着我发放厥词,谁也闹不明白我是真的心大到视生死如儿戏,还是间歇性精神病发作,按常理来讲,我这个级数的犯罪份子,一定落入这种大衙门的地牢里,想活着出去的可能就无限接近于零了,只是他们谁也看不出我有一点害怕的意思。

    其实我心里也怕的要死,只是我想的开,只当我三年内没赚到五十亿美金病发暴毙算球了,出来混一回,老子不想临了临了认了怂,被这些鹰犬爪牙们一边折磨着一边看不起。

    PS:昨天因发烧断更,承诺今天六更补上,我一定说话算话,接下来的五更会在下午一次性上传,请六点以后再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