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马勒隔壁

关灯
护眼
    孙局长怒发冲冠,沉着脸一拍桌子,指着我想了半天词,最后憋出一句:“你妈个腿的。你小子够拽,来呀,给他把手段挨个上一上。”

    我猜测这货应该是想骂我尼玛戈壁的,可是因为身份地位的关系。他又改成了你妈个腿的,不过这点尴尬也不算啥了,我也没心思在去嘲讽他,因为孙局长一声令下。小小审讯室里的六七个干脏活的刑警们就狞笑着朝我围了上来。

    我盯着他们手里的大钳子大镊子,大电棍,还有一个类似给汽车打气的胶皮管子,后边扯出老远,连在屋角的一台柴油气压机上。

    我被弄进来之后就直接吊在了钢架子上,两只手被手铐铐住,中间一条大铁链子穿过手铐的连锁,把我吊离地面十几个公分,让我将将能用脚尖够到地,却踩不实借不到多少力。

    这种姿势是非常难受的,时间一场手腕手肘,和肩部关节都像要被撕裂开一样的疼,被自身重力就折磨掉半条命,想要用脚够到地面缓解一下吧,又是千难万难,需要碰运气赶上好角度了,才能用脚尖撑那么十几秒。

    可是这只是餐前小甜点罢了,因为看他们手里的这些工具我就知道,孙局长嘴里喊的上手段,绝对不是给我松腿按摩加足疗这些玩意,这帮犊子一定能让我欲仙欲死的生死两难。

    最近先来的果然是常规化的手段,警方最常用的电击,上至杀人抢劫犯,下至小偷小摸倒腾点白面的掮客,只要是在道上走的,基本就没谁没尝过这个滋味。

    只是省城市局的地下审讯室里,这种普通的刑讯手法也被赋予了大衙门口的高大上特色,人家是直接把我的衣服裤子全扒光,根本不顾我的抗议,连内裤都不给留下,一瓢凉水浇过来,当我一个激灵打冷战的时候,三四根两尺多长的高压电狗子就刺到了我的身上。

    那噼啪作响闪着幽蓝火光的电火苗子足有小半尺长,摇头晃头的极像择人而噬的毒蛇,哗的一下就打在了我的两腿内侧,腋下,肚脐等敏感神经元丰富的地方。

    那种爽酸爽就别提什么滋味了,又痛又麻全身都像被无数锋利的刀片割碎又一块块扔在火堆炙烤一样。

    我当场就惨叫哀嚎起来,就连本来打算好的,一声不吭流血也不流泪的想法都瞬间抛在九霄云外去,这尼玛太难受了,实在不是人类能扛住的刺激啊。

    王支队对孙局长谄媚道:“孙局,还以为这傻小子有多硬骨头呢,这不第一波就受不了了,也是个中看不中用只会耍嘴皮子的货啊。”

    孙局瞧了瞧桌子,洒笑道:“老王啊,咱们干多少年了,再硬气的也不是每见过,但你见过能抗住几轮慰问的么?”

    王支队嬉笑道:“那是,老话说官法如炉,任你金刚铁胆也得给我乖乖化成水,就是龙进来了,咱们一上手也得给我变成没骨头的虫。”

    两人一边看着我摇头晃头大吼大叫的受着罪,一边好整以暇云淡风轻的聊着天,在他们看来,我不过是个性情狠戾的初生牛犊罢了,之所以取得这么大成就,一是背后有人,二是运气好而已。

    两人甚至散了烟,王支队给孙局点了火,慢悠悠抽着,就等我被电昏过去再泼醒,然后给我拿录口供拿证据了。

    只是我怎么电也不昏,甚至是动手的警察耗光了电棍里的电量又换了一批,我还是活蹦乱跳的摇头晃头呻,吟。

    只是我叫出来的声音不再是痛苦难忍,而是像女人被曰到顶点了,那种欲死欲活的幸福闷哼。

    渐渐的,孙局长他们发现了不对劲,赶忙叫停下,我正在爽点上,冷不防没了这股子痛快劲还挺失落的。

    其实从一开始,在扛过了那十几秒难耐的痛苦之后,我就发现,这种电流刺激对我来说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我的变异基因快速调整了细胞结构,竟然开始像锂电池一样吞噬起这些破坏力极大的高伏特电流。

    一股股暖洋洋麻酥酥的感觉,从我被电击的几个部位源源不断朝身体内部渗透奔流,那种滋味爽的我全身都轻了几两一样,飘飘忽忽的有点要成仙的感觉,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为啥我的女人跟我做那事时,怎么努力都控制不住自己发出声音来,爽到了那个层次,你除非是把口鼻都给她用胶带缠上,否则那种自然哼唧出来的声音,是无法用理智来克制住的。

    刑警们换上第二批电棍时,我已经一点都不觉得疼了,满满的都是渴望能再上来几个人抄起电棍狠狠的电我,这种滋味真是太他妈舒服了,所以我也控制不住自己,发出了类似女人要高朝时的那种闷哼。

    孙局长叫了停,好半天我才从那种突然失去了爽源的失落感中恢复过来……

    这几个动手的刑警一个个挠着脑袋,面面相窥的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震惊。

    进去过的人都知道,如果把你身上泼了水,在盯住你的门牙和蛋蛋老二下手电,那种疼痛能瞬间把一头大象给折磨昏,就更别提一个小小的人了,只是看到我目前的样子,完全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回事。

    除了被电棍直接戳到的位置我的皮肤还有些发红发黑,其余的我是**事没有,眼睛比原本更亮,脸色也比原先更为红润,就跟他妈的刚刚承受过雨露之欢的小娘们一样。

    孙局长沉着脸打量着我,低哼道:“小畜生本钱还不小,真他妈的有点门道哈,竟然不怕电棍,那给他尝尝别的吧,你们按着平时套路来就行。”

    我心里豪气顿生,骂道:“你妈逼的老子连电都不怕我还怕啥啊,哥就是孙猴子转世,火烧刀砍随便来。”

    只是接下来他们的动作差点没把我弄的屎尿齐流,疼的我恨不得一头撞死过去。

    因为两个刑警上前蹲下身子,直接把我的双脚给抓了起来,再把它们斜斜搭在一个模具上,脚腕带着脚镣子一并给锁在了两个半圆形的孔洞里。

    这样一来我就成了上身悬空,双腿弯曲的姿势,想挣扎都没有一点办法。

    俩个手持大号手术镊子的家伙凑到跟前来,一人伸出一只手,野蛮粗暴的把镊子一头就刺进了我的脚趾盖下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