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度日如年

    我的冷汗狂冒如浆,大喊了一声:“啊呀我草泥马啊!”

    突然,那种钻心的疼痛一顿,我一口气没等缓过来呢。直接就蹲在一边锁住我脚腕的两个刑警,一左一右伸出双臂抱住了我两条湿漉漉的小腿。

    他们朝用镊子的孙子一点头,这两货咬牙用力,夹住我的大脚趾指甲。就用力往外薅啊。

    我就就感觉胸腔子里伸进了两只大手,一左一右拽着我的心脏在撕扯着,那种疼痛到极限的感觉让我几欲晕厥。

    可偏偏我的神经系统也被变异基因给强化过,耐受力太强了。别人早该晕死的疼痛,我愣是晕不了,只能鼻涕眼泪狂飙的嗷嗷惨嚎。

    王支队哈哈大笑,得以之极的骂道:“叫你装逼,叫你得瑟,你他妈倒是给我扛住啊,你叫唤什么玩意?”

    孙局长面带微笑,淡淡吩咐道:“给他弄掉五六个就好,留几个慢慢玩,脚趾甲没了咱们再研究手上的。”

    我梗着脖子叫骂:“啊……呀,哎呀,卧槽尼玛,我要把你妈先奸后杀,两个王八犊子。你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我发誓。”

    孙局长嘿嘿笑道:“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这种誓言简直跟放屁一样,一点意义都没有,你能出去还是咋滴,告诉你实话,你招不招的你都死定了,到时候给你弄个夺枪潜逃一枪毙了你,算是照顾你了,给你个痛快地。”

    身下拿镊子的两个家伙似乎非常长于此道,手稳的跟外科医生一样,还他妈带着口罩,怕我的血迸到脸上。

    他们想要拽出我的大脚趾甲也是挺难,因为我的肌体组织跟正常人都不太一样了,韧性密度都是常人数倍,指甲盖长的结实长得深啊,拽了两下没拽动,他们就换个角度继续往里扎,拿镊子夹住了,再左右摇晃几下,吐口开声用力向回拽。

    这尼玛给我疼的,偏偏还昏不了,一低头就能看见,自己的两根大脚趾都肿的老粗,血液汩汩而涌淌的地面上都是。

    这两个刑警最后弄了足足五分钟,忙出一身白毛汗才算把我的两根拇指甲薅了出来,那根子连在软骨质上,白森森的茬子老长,两人用镊子夹住了,还站起身送到我眼前,让我看了看。

    我已经疼的咬破了石头嘴唇,攒了一口的血沫子,当头就给他们喷了上去。

    两人就算带着白口罩也不好使,被我量挺大的一口血喷着上边,顿时都浸透了露出口鼻的轮廓来。

    孙局长摆手道:“换人上,别叫这小子消停了,就是不晕还不好,让他一直疼着呗,搞二脚趾的指甲吧。”

    王支队跟着补刀:“秦生啊,我劝你还是招吧,把棋盘山那件血案认下来,再重点说说你跟侯胖子的交易跟黄宏达怎么合作的,你就不用遭这份穷罪啦。”

    我惨笑道:“我招也是招怎么干你老婆女儿的,别的事我真的没干过哎。”

    王支队脸一沉,跳着脚冲上来,对着我的肚子就是两拳。

    别说,这傻逼劲头挺足,打的我胃部翻江倒海,一口隔夜饭就吐了出来。

    我他妈临时起意,还送了口气,臭烘烘酸呼呼的粘稠食物呼了王支队的大胖脸一脸。

    王支队愣了一下,突然鬼叫道:“哎卧槽好恶心,我草泥马的,赶紧给我往死里收拾他,我先去洗个脸。”

    我哈哈大笑,挣动的满屋子都是铁链脚铐的叮当之声。

    孙局长眼里闪过一抹忌惮,看向我的目光里也凝重了不少。

    只是这帮孙子是不会有丝毫怜悯之心的,经常看心灵鸡汤和唯爱故事的小盆友们也不会明白,这个世界的某些角落远比你们想象的更为血腥黑暗。

    之前抱着我双腿的刑警替补上场,接过两个累的不行的同行手里的家伙,低下头开始研究我另外两根脚趾。

    狂猛的变异基因似乎恢复速度和能力都再次得到了加强,就从刚才那阵让我潮点不断的电击之后。

    我大脚趾的伤口迅速被血小板凝结住,新鲜的血液已经不再外流。

    只是这也没啥**用,大脚趾不流血了,二脚趾又被大镊子狠狠的戳了进去。

    我的惨叫声凄厉高亢,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之后,地上已经扔了六只脚趾甲。

    孙局长被我的叫声烦的不行,把洗过脸的王支队留下,他跑回主楼办公室喝茶水去了。

    王支队这回也学了乖,说啥也不肯靠近我了,你就隔着桌子吆五喝六,问我招不招。

    饶是我体力超群,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失血疼痛让我眼球充满了血丝,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力气。

    只能勉强抬头虚弱道:“我招……”

    老王脸色一喜,纷纷道,快作笔录同步录音。

    我等他们搬桌子擦椅子准备好了,才幽幽道:“王队,你媳妇的屁股好肥好白,圆的跟十五的月亮。”

    拿着笔的刑警忍了半天,最后还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可他又害怕王队长嫉恨他,赶紧用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激动之下还把手掌边缘给咬出血了。

    我冷笑道:“没出息,这死肥胖子兴许就睡过你们老婆呢,笑他一下怎么啦,这都不敢?”

    王队长简直要气疯了,指着我,你你你了半天,突然一眼瞧到墙边的空压机了,顿时兴奋的搓着手道:“你真是找死啊小崽子,这回你可不能怪我心狠手辣了,你他妈自找的,来啊,给他上灌肠吹球。”

    我心里一跳就觉得不好,有心心惊胆颤的看了眼王胖子的阴笑表情,然后就把目光放在了那台空压机上。

    先前夹我大拇指指甲的两个刑警再次上阵,这回两人不管换了口罩,还他妈一人带了一副胶皮手套。

    我也看不到他们的表情,只能眼睁睁望着两人拎着那根足有小儿手腕粗细的大管子朝我逼来。

    我扭动身子,戒备不已的叫喊道:“你们,你们想干嘛,别给我整这套,老子不会怕你们的,你们,你……啊,卧槽尼玛捅我菊花做什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