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现世报

    我正叽哩哇啦抗议顺带威胁他们呢,就感觉后腰被死死抱住,屁,眼那里被一个硬物裹挟着大力猛的钻入进去。

    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我哇哇大叫。心里对武兰的内疚顿时上升了七八个级别。

    这尼玛被爆菊是如此的疼,我还真是第一次体会到。

    我真的怀疑老天是长了眼睛的,我欺负过武兰一次,没用上一个月。老天爷就以这种方式给我来了个现世报。

    甚至比我欺负武兰那回要更狠,更无情,因为我那好歹还是人身上长的东西,再怎么暴戾不怜惜她。也没有这硬质胶皮管子狠啊……

    王支队兴奋的站起身来,双手扶着审讯桌桌面,大胖脸都紧张的红了,叫骂道:“小崽子你不是很行吗,你他妈还侮辱我爱人不?草你奶奶的,你个小****还想弄我老婆,我他妈先把你后边给鼓捣开口子。”

    这大衙门口的地下室里,也不知道搞死了多少个人,阴冷潮湿,通风不良,加上那惨白的白炽灯光晃晃悠悠的,给人一种身在地狱的感觉。

    我已经没有力气回骂嘲讽王支队了,因为这帮损犊子不光用管子插了我菊花,还他妈拉响了引擎,柴油发动的气压机砰砰运作起来,一股源源不断的强压气流就顺着管子吹到了我的体内。

    具体滋味我就不说了,大家可以去想象一下,你本来能喝一瓶水,别人按住你的头非灌你十瓶八瓶是个什么滋味,我特么就跟武侠小说里练内功走火入魔了一般,肚子猛的就涨大了好几倍,心肝脾胃肾都被直,肠大肠膨胀的体积挤得的没地方呆,那种揪心揪肝,无处不在的胀痛挤压感让我一瞬间就彻底的昏死过去了。

    我晕厥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就是星海地面上好像还没听说那个江湖大哥是被气管子怼死的啊……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地牢里空无一人,我仍然被挂在钢铁支架上,脚尖够不到地面,胳膊像是要断了一样的疼。

    五脏六腑都有种难以形容的不适感,尤其是屁股那里,火烧火燎的,都不知道被折腾成了啥样。

    我哑着嗓子叫了几声,还真有用,来了两个穿白大褂的食堂师傅,一人喂我吃了俩馒头,一人喂我喝了碗粥。

    他们跟哑巴一样也不说话,面无表情转身就想走,我喊住他们,叫道:“我他妈要上厕所怎么办,让我这么拉这么尿吗?”

    其中一人扭头,指了指我脚下,然后就转身而去。

    我一低头才注意到,就在我被吊起的地方,身下是个几尺方圆的地漏子,地面上是层横条钢筋焊接成的铁网,钢筋与钢筋的距离大概两只宽,下面还隐隐有循环流动的水声。

    我瞬间明白过来,这帮畜生是不会给我解开镣铐的,就算是上大号也是这么吊着拉吧,排泄物掉下去,顺着水流就冲走了,等人家来审来过堂的时候,一根高压水管子冲洗一阵,啥都冲没了,顺带把屁股都能给你冲干净喽。

    吃过了一点东西,我似乎恢复了一些元气,勾着脚尖看了看伤处,粉嫩的新肉已经长了出来,甚至有微微硬质化,像要凝结成指甲的样子。

    但是我心里是明白的,指甲就是一种软骨质,跟皮下和肌肉组织是两码事,这种想法不过是一种错觉罢了。

    被吊在这个位置上,不上不下卡的人难受的快要崩溃疯掉,又不能睡不能昏,只能忍着疼,清清楚楚的熬着时间。

    从没有一刻让我觉得时间过得这么慢的,之前我都是分秒必争的很激进,说啥也要抢在三年之期的时限内搞到五十亿美金来救自己的命,可是我如今我真的感受到了度日如年是个什么滋味。

    浑浑噩噩间,我又迎来了新的一轮审讯,王胖子换了个搭档,这回跟来的是个中年老娘们,高鼻梁微微有点鹰钩鼻,眉毛很重,瞅着就是心狠手辣不是善茬。

    他们这次倒是没有给我吹气,只是把我剩下的几个脚趾甲全给拔了,还抽几十皮鞭威胁一通见没有效果就匆匆离去。

    我又疼的死去活来,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但就现在这个样子,我被控制的程度来看,除非我是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把整个舌头自己咬下来来个咬舌自尽,否则想死那是痴心妄想。

    第一个我怀疑咬舌头这玩意到底能不能立刻就死,别尼玛只是痛昏了,再被人救过来,以后成了没舌头的残疾,那可就傻逼了,因为这种地下室简直是一米一个摄像头,关的全是够级别的重犯要犯,说句夸张点的,估计我一天眨巴多少次眼睛,都有人在专门记录然后分析我的心里状态。

    我要是狠心要断了自己的舌头,当场就死还行,一旦死不了,被监控看到了,组织一波急救,我他妈活了再继续被拷问,那可就亏大了。

    第二个让我没这么做的原因,就是我还心存希望,总觉得侯胖子和黄宏达不至于这么不堪一击,他们要是没点道行也不会在星海这个副省级城市混的只手遮天了,一点底气没有他也不敢再高速路上跟省城警方抢人,还把带队去的王支队鼻梁骨都给削骨折了。

    我暗暗给自己打气,也许在坚持个十小时,救援就来了,我他妈一旦逃出生天就立刻回到星海,找渠道给程野洪磊他们都装备上喷子,马勒戈壁的,下次就算是公安部来人抓我,我他妈也反抗到底,这里边的日子真不是人能承受的。

    时间一点点熬,痛苦慢慢累积的我就要崩溃,就在我想把一切事情全揽在身上,只求他们给我个痛快,让我早点去死的时候。

    天大的转机就突然降临了,来的那么让人意想不到,让人惊喜莫名。

    这是我第五次被上刑的中途,这次市局的阵容还挺大,孙局,那个浓眉鹰钩鼻,自称是刑侦专家的娘们,胖胖的王支队都来了,因为他们得到分析汇报,称我的精神已经全面濒临崩溃,估计再有一两回拷问就会全撂了。

    我的脚趾甲早就被扒光了,新的还没有长出来,手指甲也只剩下了三个,今天他们就是奔这三个手指甲和皮鞭沾满辣椒油抽我老伤口来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