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火舞姐姐

    拷打进行到了一半,地下三层的审讯走廊里突然传来一阵骚乱。

    一个在地下三层值班看守铁门的守卫快速跑了进来,叫道:“孙局你快去看看,外边来了大批的穿军装的人。还有省厅二把手古副厅长陪着呢。”

    孙局长腾的站了起来,脸色难看的就往外迎。

    王支队跟煞笔一样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该不该跟着大领导出迎。

    那个浓眉老娘们倒是反应奇快,低喊道:“停下不要弄了。拿胶带把这小鬼的嘴巴封住!”

    刑警们都是老司机,高人指点一句就够,马上就明白了这死娘们的意图,七手八脚来堵我嘴巴。

    他们奸我也不傻。老子当即晃动着上身和脑袋,不让他们轻易就能封住我的嘴巴,同时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喊大叫:“救命啊,草泥马可打死爹啦,就命啊……”

    不过我是被吊被铐住的,怎么也整不过人家的七八只手,只喊出两句嘴巴就被堵住了。

    我以为完蛋了,来人也听不到我的呼救,我算是死定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里了。

    没想到随后事情就发生了变化,那稀里哗啦如潮水一般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顺着走廊通道就奔我这间囚室而来。

    我耳朵连动,从脚步上我就能判断出这活人至少要有十好几个,而且各个步伐沉稳,每一步迈出的距离产生的声响都相差极小。

    果然,不消几秒钟,脚步声停在了门外,随后就是孙局的声音响起,他说道:“古厅,人就押在这呢。”

    没人回话,审讯室的门被直接推开,一群人迅速的冲了进来。

    我艰难的抬起头,有气无力的打量着面前这群军衔都在上尉以上的警卫人员。

    一道清澈优雅的声音响起,是个女人,她说:“嗨,往哪看呢,你姐姐我在这呢?”

    我偏了偏头,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缓缓在我的瞳孔里勾勒出一个身材火辣,前凸后翘,小皮裤把腿型和翘臀裹修的极为惹火的女人。

    我呜呜了两声,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女人上前两步,抬手就把我嘴巴上的胶带给撕开了,一屋子刑警也没人敢说个不字。

    我呼呼喘了两口粗气,眨巴着眼睛望着目前这个姿势下,矮我一个头都多的火舞,呐呐道:“火舞姐姐,我不是在做梦吧,你快掐我一把。”

    火舞咯咯一笑,根本无视身后的所有人,伸手在我胸膛上捏了一把,眼光还顺势扫了眼我光溜溜下边。

    我顿时老脸一红,抗议道:“我咋有种被你嫖了的感觉,火舞姐姐你是来搭救我的么?”

    火舞仰着头,光洁如玉的俏丽脸庞竟也漫上一层红晕,嘀咕道:“打人就打人,咋还非得给扒光了啊,真是一帮变态的东西。”

    我注意到孙局长老脸一沉,可是古副厅长却横了他一眼,微微低哼了一声。

    老孙顿时消停,调整好表情像尊泥雕一样不动声色了。

    没等我再说些什么,火舞直接转身看向古副厅长,问道:“古厅长,人我已经见到了,确实是上边点名要的人,请问我是否能够立刻带他走?”

    古厅点点头,沉声说了句:“老孙啊,你们配合一下吧。”

    孙局长不吭声,只是朝王支队使了个眼神。

    王支队立刻充当了马前卒,大步上前驱使着手下干脏活的这些心腹把我放下开铐子。

    钳掉过我不知道多少指甲的四个煞笔刑警,踩着小凳子把我手上的铁链打开了,我噗通一声掉落下来,当即坐在地上根本不会动。

    几个刑警手忙脚乱的给我开铐子镣子,我则是仰头望着火舞问道:“舞姐你咋来的啊,熙,熙水她怎么样了?”

    火舞叹了口气,目光看向别处道:“我自然是奉命而来,不然我可协调不动总参的大人们,更请不动古厅这尊大神金口一开啊。”

    我不动声色望了望站在远处,脸显尴尬之色的古副厅长,这是个精瘦的小老头,估摸着都有六十多岁了。

    火舞接着冷哼道:“指甲都给拔没了,够狠的啊,我真是佩服这些只会窝里横的官老爷,啥时候也给他们弄到东亚一带出出外勤,感受下突厥后裔的彪悍之风就好了。”

    我也整不明白火舞说的都指什么,不过我是听明白了她在怪孙局长这些人把我折腾的不成,人形了。

    只是我一句话都没说,甚至是看都没多看一眼,因为,这几天这些人的样子已经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就算我遗忘了全世界,我都不会忘了孙局长王支队这几个对我下过黑手的杂种,我早就在心里悄悄发誓过,只要我不死,只要我能翻身出去,总有一天我就会血债血偿,十倍百倍的把今天遭受的痛苦从他们身上一一讨回来。

    所有的戒具都被打开了,火舞一挥手,上来两个壮硕的卫兵,直接把我架了起来。

    王支队讪讪的从身后拿出一包东西,说:“这是他的衣服和一些随身带的东西。”

    火舞点点头,示意手下人接过来。

    当着我面打开让我看,直到我点头说,啥也没差,都在呢。

    火舞才让人帮我把衣服穿上。

    穿衣服又糟了点罪,手脚都血肉模糊的,一碰就钻心的疼,弄的我冷汗唰唰淌。

    好算是穿好了衣服收拾利索了,火舞又从随身带来的警卫人员里挑了个最为壮实的小伙,让他背着我走。

    我感觉几天之内,被这帮畜生就折磨的瘦了十来斤,我这种变态的体质都是这个后果,那些没人搭救的普通人呢,一旦进了大衙门口的地下室,基本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总参卫兵背着我跟着火舞身后,火舞只是朝随她而来的古厅点了点头,话都没交代一句就当先走出去。

    身后那些刑警们面面相窥,谁都闹不明白火舞到底是啥来头,不过也没人敢问,毕竟省厅二把和市局老大都在一边干瞪眼呢,谁能煞笔到出声阻止我被火舞带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