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让人心酸的消息

关灯
护眼
    市局院子里停了几辆挂着省军区牌子的越野车,背我的总参战士把我送到一辆宽敞无比的悍马后座,自己转到前边坐了副驾驶。

    我身旁车门一响,香风涌动下。火舞的傲人身姿也坐了进来。

    我们的车被夹在中间缓缓驶出市局大门,门口的执勤武警一丝不苟的立正敬礼。

    我忍了两分钟,实在忍不住了,就张嘴问道:“火舞姐。你就告诉我熙水她现在如何了,我,我顶的住。”

    火舞凝视着我的眼睛,脸上表情渐渐凝重起来。我心头一紧,一股不祥的预感袭来。

    果然,火舞开口道:“也不是故意要瞒你,只是她现在的情况不太妙,呆的地方你也不能去,所以一直都没通知你。”

    我患得患失的问道:“不太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她还活着呢?”

    火舞点点头又摇摇头,目光从我的脸上移开,看向车外的林立高楼和苍茫夜色。

    我抓住的她手,情绪有些难以克制,哽咽道:“你快告诉我啊,她到底是死是活,我愧对她太多了,如果她再因为救我而死去,我下半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火舞没有怪我唐突,只是轻轻抽回自己的葱白玉手,沉声对我道:“洪熙水的情况很不乐观,她本来就该当场死亡的伤势,硬是被你喂血吊住了一口气,可是她的大脑组织损伤严重,被沈三那混蛋的一颗子弹穿过,伤的不轻,所以。”

    我急切的追问道:“所以怎么样,你快说啊。”

    火舞怜惜的望了我一眼,幽幽道:“当初我和风九带她走的时候,你看到了,是用一个微型的可折叠的液氮装置把她给冷冻了起来。”

    我点点头,说:“我看到了,然后呢?”

    火舞遗憾的摇头道:“然后我们把她带回了零组织总部,倪副会长和洪长老也从昆仑山的闭关地火速赶回,甚至为了宝贝孙女,洪长老不惜耗费自己的人情,请动了从动乱年间就开始闭关的司马会长出关,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一批武学宗师和异能者都出面给你那小女朋友瞧过,倪会长也动用关系找了北京**和国际上最有名的脑科神经科专家,遗传学家会诊过,这点你不需要怀疑,我们零的能量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做到这个地步也并不是太难。”

    我眼含热泪点头,低声道:“我这个杀过数十人的暴徒你们说救就救,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只是舞姐姐,你告诉我熙水她最后怎么样了,还有救么?”

    火舞摇头道:“你别急,具体怎么拯救你的心上人一会自然有人告诉你,我现在能跟你说的就是,洪熙水仍然处于冷冻的状态之中,这是绝对的零度,摄氏零下193度啊,如果维持这个温度的装置不停止工作,你的小女票就算地球毁灭了她也不会死的。”

    我脑子里急速闪过N多的念头,终于恢复了原本的理智和冷静,默默点头不再多言。

    火舞见我能这么快的就恢复了沉静,眼光深处掠过了一抹赞赏,轻声安慰道:“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只要希望还在,我们就不要倒下,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

    我有些怀疑她话里的意思是有所指,可是又摸不着头绪,盯着她水汪汪深潭一样的眼睛看了半天,也没猜出个子午卯酉来。

    火舞噗嗤一笑,挽了挽挡在额前的几缕长发,戏谑道:“看什么看,你忘了姐姐我可是一把火烧光了几十个人么?你不怕我一生气也把你给烧了?”

    我顿时就是一哆嗦,想起那个深夜在断崖海边跟沈三的一场血战,火舞最后临走时放的那把火让人终身难忘,简直太变态了,也没见添加任何的助燃剂之类的东西,就弹出个豆粒大小的火星,落在人堆上,砰的一声就炸开了,随后越烧越旺,转眼之间几十个成年人就变成了一蓬蓬灰泥,一场雨冲到海里从人间彻底蒸发掉。

    火舞看我有些下意识的挪动屁股,她更来劲了,扭动腰肢就朝我欺来,还伸出白生生,细嫩无比的食指拇指,做出要放出火星的手势。

    我心跳都加速了,虽然断定她不会乱来把我烧死,可是这些人都是超越常人的变态啊,谁知道能力越大性情会不会不稳,万一要是有个精神上的副作用啥的,一时兴起就把我点了天灯,我这副样子跑都不跑不动,只能等着被烧死。

    火舞见我这个样就觉得好玩,竟然真的手指一撮,从食指尖冒出了一簇幽蓝色的火苗来。

    笑眯眯的搡了我一把,问道:“咋样,害不害怕,姐姐这个颜色的火焰,跟黄色的比起来,那个更帅一点?”

    我用力向后靠前,脖子梗的直直的,贴着车座支吾道:“这个帅,帅懵比了,你拿开一点,你这火沾上一点我就玩完了。”

    火舞轻吹了口气,还把粉嫩的舌头伸出齿间在嘴唇上轻扫了一圈。

    火苗应声而灭,车里的光线也随之黯淡了下来。

    她悻悻道:“本来觉得你很厉害很有气质的,怎么胆子这么小啊,人家烧那些人用的是抽自空气中的氢原子,否则那么点火星咋会着起那么大的火,你个傻蛋。”

    我讪讪笑道:“姐,你老厉害了,你能不能把这招交给我,以后再有坏人抓我,我直接朝他身上扔火球。”

    火舞抱着膀子傲娇冷哼道:“切,你以为异能是诗歌小说啊,普通人长个爪子就能写,这需要天赋的,说了你也不懂。”

    我张了张嘴,想辩称自己拥有超强的恢复力和体力呢,咋就被你说成了普通人。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这女人虽然漂亮性感,对我也友善,只是她们这类异人不可以常理度之,我还是小心为妙。

    车子开了许久,似乎到了城郊,最后在一片绿树掩映下的军营门口停住,荷枪实弹的哨兵看了看车子,挥手放行。

    我被那位壮硕的总参战士背进了楼,安置在一个窗明几净,拥有柔软大床的房间里。

    我道了谢,少尉点点头扭身就走,不一会门被推开,火舞跟在一个其貌不扬身材矮小的唐装老头身后走了进来。

    我挣扎着坐起,惊呼道:“倪,倪爷爷……”

    老倪头咧嘴一笑,露出几颗雪白的大门牙,打趣道:“我怎么每次听你打招呼都像在骂人啊?”

    PS今天是六章,因为昨天没更新,欠善伟的游艇打赏还有三章,争取每天四章,三天还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