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斯里兰卡

    我讪笑道:“倪爷爷你真幽默……”

    老倪头朝我挤了挤眼睛,戏谑道:“你爷爷才幽默呢。”

    我哑口无言,想象不出来这么个绝顶狠人咋还跟个小孩一样。

    可飞扬跋扈的火舞却似乎很怕他,跟在老倪头身后规规矩矩的。一脸正经的神情都让我产生了错觉。

    老倪头缓步走到床前,坐在椅子上,朝我伸出手道:“给我手腕,老夫给你诊脉。”

    我哪敢不从。乖乖的把右手伸了出去,老倪头食中二指在我脉门上一搭,捻着小山羊胡半天不说话。

    火舞跟变了跟人似的,也不瞅我。一时之间屋子里静的落针可闻。

    半晌,老倪头张开眼睛,问道:“前几天吃过一回药吗,怎么脉相如此奇怪?”

    我点头,确实吃过一次,因为上次在芒果迪厅被青皮李霸道这帮杂碎气的发疯,引动了基因排斥,提前十来天发病,最后要不是马青箐有些经验喂我吃下老洪头给的药丸,那我现在可能就血脉崩裂而死了。

    老洪头见我承认提前吃了药丸,仍然是皱眉沉思的样子,我心头一紧,呐呐问道:“你爷爷,有啥问题吗?”

    老倪头一瞪眼睛,回骂道:“你奶奶的,没啥大事,就是你丹田里有股奇异的能量团,不是我们武者修出来的气,也不同于火舞她们这些异能者开发自身潜能所拥有的本身能量,真是奇怪啊,到底啥玩意呢,我稍一探查就把我的一股真气给吞噬炸毁了。”

    我眨了眨眼睛,也弄不明白他老人家嘀咕的都神马东西,我只关心他说的这个能不能对我造成威胁,本来就他妈跟个血人一样,被壁虎基因弄的三天两头要犯病,再多了一份连倪老鬼都搞不定的异种能量,我可能连三个月都活不上了。

    老倪头看我的担心,在我头上敲了敲,也不把脉了,笑嘻嘻道:“虽然我弄不清你丹田气海里的是啥东西,但是这可是个好东西,对你有益无害的,你不需要担心,以后有机会到我们零的总部来,那里有专门诱导异能觉醒的龙门天梯,这些东西我就不跟你详细解释了,以后你问问火舞就都知道了。

    我哦了一声,懵懂的点头,然后问道:“倪老爷子,您把我救出来一定是有事要交代我去做吧?”

    老倪头神情一肃,沉声道:“你猜对了,真有一件非你不可,而且还是跟你十分有关联的要事要交代你去办。”

    我也收起笑脸,心里七上八下的转悠,这他妈可是一帮异能者和武学宗师组成的零啊,能有请客吃饭那么简单的事让我干嘛?

    老倪头一眼就瞧出我心里的忐忑,不动声色道:“咋了,你怕了?”

    我咬牙道:“不知道是什么跟我密切相关的事,如果不是火舞姐姐去救了我,我现在就算是想死都是一种奢望,所以,我并不怕为你们冒险,我都是实话实说,倪爷爷您相信我吗?”

    老倪头面皮抽动,最后还是没有计较我又骂了他一次你爷爷,站起身背着手,来回度步。

    我也不敢出声打扰,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走了两圈他突然顿住,扭头看向我道:“这事确实比较棘手,我不能强迫你去,因为危险系数蛮大的,一旦你去了,还真有可能就回不来了。”

    我一下子懵比了,心说艾玛啊,刚才牛逼有点吹大了,我特么既然被活着救了出来,哪会不惜命啊,这咋地还真让我去送死吗?

    老倪头也不顾及我的小心思,自顾自的往下说。

    这次行动呢,跟你的小情人,老洪的宝贝孙女也脱不了干系,找你去,也是因为这点,否则我也没有理由让你白冒这么大的险不是。

    我猛的坐直了身子,差点蹦到地上去抓老倪头的胳膊,因为身子一阵酸软乏力才算作罢。

    老倪头摆手道:“急什么,稳当滴听我把话说完,你再决定去还是不去。”

    我连连点头,眼睛都不眨的等着他往下说。

    老倪头叹息一声,眼睛望向窗外道:“相信火舞已经把熙水那丫头的情况跟你说了,我就不费力重复了,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她也不是完全没有康复苏醒的机会,只是她伤的太重,想要活命就需要一件人世间独一无二的至宝,而洪长老,也就是熙水的爷爷,为了这件东西已经失陷在国外,目前生死不知。”

    我惊呼道:“什么?洪爷爷他失踪了?”

    老倪头点头又摇头,纠正道:“确实是出事了,不过不能算是失踪吧,应该说被人困住或者给抓了起来!”

    我一时之间跟不上老洪头的话了,只是在嘴里嘀咕道:“洪爷爷那么强的武力,竟然被抓了?那对方得多厉害?”

    老倪头没理我这茬,咳嗽一声打断我,示意我注意听他说话,我赶紧收敛心神,专心的看向他。

    “这件宝贝是司马会长遍阅古籍和他师门的典藏后,得出的唯一一件能够彻底挽救你小女友的东西,如果得到了它,司马会长就能以无上功力和秘法,将其炼化催生成可以被人体吸收的灵药,到时候在配合从身上提取的血清基因,洪长老的掌上明珠就有救了。”

    我激动的脸孔都涨红了,叫道:“这东西在哪,我豁出命去也要弄回来。”

    老倪头嗯了一声,点头说:“在南亚的一个岛国上,斯里兰卡!”

    我这默默在心里回忆这个陌生到几乎一无所知的国名,突然一道灵光闪过,想起老倪头刚才说的那番话,两相对照一综合,我震惊到无以复加,语气都有些颤抖的问道:“你说的那件东西是佛牙寺里的?”

    老倪头满脸意外的瞅了我一眼,含笑点头道:“不错嘛,你这个年纪的孩子竟然还知道这种东西,看来别人都说你是学霸,这话没啥水份啊!”

    我得到了他的确认,心里把之前的话再次过了一遍,当即大着胆子猜测道:“老爷子,司马会长要的那件世间独一无二的宝贝,是佛牙舍利吗?”

    老倪头冷哼道:“错,不是会长他老人家要的宝贝,是唯一能救你家水丫头的宝贝只有它!”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