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你别乱来

    火舞扭头就走,转身之际丢下一句:“你个大饭桶,就关心吃。”

    我眨了眨眼睛,心里反驳道:“我特么还关心你文胸啥罩杯。内裤啥颜色的,可是我敢问么,我还想知道你那块在办事的时候,会不会温度太高把男人兄弟给烫着了。我他妈敢说吗?”

    火舞前脚出门,后脚就有炊事班的大兵进来送饭,两个大食盒打开,红烧鸡块。排骨炖芸豆都是论盆的,一张小折叠桌上摆的满满腾腾,我坐在床沿,甩开腮帮子一顿狂吃,风卷残云一般把五六个人份的饭菜一扫而光。

    吃饱了顿觉困倦,桌子一推,我倒头就睡。

    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清晨,绿树掩映的军营里,起床号此起彼伏,战士们出操报数的声音一浪接着一浪。

    门外响起敲门声,还没等我喊声请进,火舞就独自一人推门而入,我翻了翻白眼,心说这他妈跟没敲门有啥两样,老子如果正在打飞机,岂不是被你看个正着?

    火舞才不管我心里的不满,一把拽掉我的身上的毯子,冷哼道:“还不起床,你也太懒了,速度洗漱一番上个厕所,我们马上动身回星海了。”

    我一个翻身就坐了起来,抬脚就站在了地上,火舞眼中异彩连连,忍不住赞道:“你这恢复力真是变态,吃饱了饭睡一觉就能自己行动啦。”

    被她一说我才反应过来,试着感受一下身体,确实没了那种酸软无力的感觉,就连脚上手上的伤口,也都不那么疼了,如果注目细看的话,竟然能够看到本被连根拔除的手脚指甲,又长了一小截出来。

    火舞照我脑袋就敲了个爆栗,呵斥道:“别自恋了,要看车上看,快去洗脸刷牙。”

    我哎的应了一声,屁颠颠跑进了卫生间。

    十多分钟之后,我们已经坐在车里了,火舞亲自开车,我则是坐在了副驾驶位置,直到出了军营大门,我也没有再看到神出鬼没的老倪头。

    火舞看出我在想什么,低声道:“别找了,副会长昨晚连夜去了杭州,几个英国来的吸血鬼在那边犯案闹,事,他赶过去清理。”

    这回我学聪明了,闭口不问这些乱七八糟的稀奇事,你要想说自然就说了,我特么问完你在说不合规矩要把我灭口咋办?

    火舞开车技术极为出色,简直能甩我们这群人里车技最好的宁小伟好几条街去,一辆兰博基尼超跑被她开的如鱼入水,见缝插针的连连超车。

    上了高速我才敢跟她说话,否则我是真怕一说话让这货分了心,再把人家前边的车给整个追尾啥的。

    我问她我被省城警方抓走这几天,星海方面有啥变化没?

    火舞漫不经心道:“能有啥变化,黄宏达和侯胖子那两个劣货跟你不是一条心,他们寄希望你被喀嚓掉,也怕你扛不住了把他们拉下水,所以他们两个动用的力量资源都有限,不然你也不会差点把折腾死。”

    我知道火舞说的是实话,但仍是忍不住捏紧了拳头,骂道:“这两个王八犊子就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你等我缓过手的,看我怎么规治他们。”

    火舞瞟了我一眼,警告道:“你可不能乱来啊,我们零能救你一次两次,可不是你的随身保姆护身符,正常人之间的纠纷恩怨,我们组织在原则上是不准干涉的,之所以几次插手干预你的事,一是因为你注射了洪长老借着组织能量从国外抢回来的变异基因,从这点上来说,你可以算是我们零的外延财产,我们有权利对你以后的成长和身体数据做个跟踪和采集。

    “第二点那就是因为副会长和长老对你的印象很好,一直有培养你进入组织的想法,如果把你看成组织的预备成员,那救你这些就都不算啥事了。”

    我有些不爽的哼道:“我一大活人,咋还成你们零的外延财产了,真操,蛋啊,那是不是到法院一告,别人就能把我给冻结给封存了啊?”

    火舞呵斥道:“滚一边去,谁敢跟我们打官司?我们的背后是高居庙堂的三巨头,最高决策者,你明白个屁!”

    我更加不爽,嘀咕道:“那么美的人,张嘴就蹦粗话,真是有辱斯文。”

    火舞白了我一眼了,不再搭理我,专心致志的开起了车。

    走了一会,她又开口提醒我道:“别轻举妄动啊,比如那吕公子和孙振勇之类的仇家,等我们办完正事从斯里兰卡活着回来你再找他们的晦气,不要再这个节骨眼挑起事端。”

    我恨声道:“他们我不去碰,那个用酒瓶子戳我和手下兄弟的青皮呢,那李霸道和他手下的狗男女们,我能不能先拿回来利息,用他们的命来泄泄火?”

    火舞不置可否的点头,说:“这种小角色你就随意了,只要不是一次杀上几百,以你的能量也不会有人调查你。”

    我双手互握,捏的拳头嘎巴响,似乎眼前就是李霸道那张招人烦的丑脸,恨不得一拳就把丫打个血肉模糊。

    这段话说完,我们就在没有交流过,下了高速,火舞轻车熟路就把我送到沧月楼大门口,朝我挥手道:“给你三天时间处理身边的事,三天后我会亲自来接你。”

    然后她一轰油门就迅速离去,独留我一个人望着兰博基尼远去的背影,挥手扇着面前又呛又黑的排气灰。

    待尘烟散尽,我举步上前按响沧月楼的大门铃。

    守卫室门房那边顿时一阵骚动,开门的管家园丁都扯着脖子大喊大叫,说秦生少爷回来了。

    随后,电子遥控的大门缓缓向两边拉开,大别墅门廊下像潮水一般涌出了大队人马。

    我心头一暖,大踏步向前迎去,对着洪磊,秦曦等人挥手招呼。

    让我意外的是,宋大勇也面色苍白的在两个兄弟的搀扶下迎了出来,这货落在了后边,他姐姐宋苗苗见到了我,也就不再管他的死活了,早就激动的朝我奔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