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程野到来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不敢再得罪她,深怕她一怒之下再给我来把火重重茬,可是又疼又憋屈的情况下我一时就冲动了,接着她的话还嘴道:“我就算有变异基因这里也扛不住你那破火烤。你这心如蛇蝎的女人,你这是要我断子绝孙啊,枉我那么尊敬你,一路上给你拎行李一口一个舞姐叫着。”

    外边沉默了一下。火舞好像也觉得自己下手有点狠,有些抱歉的道:“那人家跟你道歉行不行,我帮你弄点药去,你等等啊。”

    我听到她细微的脚步上往客厅那边走去。不一会就响起她跟酒店前台用英文讲话的声音。

    说了几句电话挂掉,她又走回卧室门口,低声告诉我酒店有医生的,一会就上来看你。

    我咬牙道:“看JB看,这么难堪的伤怎么给人看,你让他把烧伤的药膏留下打发走就行了。”

    火舞哦了一声,可能是出于同情,也可能是心虚,反正就是没有跟我犟嘴。

    几分钟之后门铃响了,火舞走出去跟人一番交谈后,来人离去,她又走回来,敲敲门说:“药膏来了,要不要我帮你涂?”

    我冷笑道:“算了把我的大小姐,我还想留着它给我爸妈留个后呢,你从门缝里扔进来,再去浴室把我那件泡浴给我拿来就行了。”

    火舞把门推开一条缝,看着我抱个膝盖满脸悲愤的样子朝她怒目而视,吓得吐了吐舌头甩手扔进来一管烧伤膏。

    然后又去卫生间把那件干净的浴袍取来给我扔了进来,又关上门在外边等。

    我心说泥马的我这超强恢复力也不知道对这块起不起作用,这下可是JB亏大了,这玩意烧伤都特别不爱好,看这些水泡那么大个,水灵灵的就吓人,这要是感染了可咋整,我这真是自找的,怎么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花心呢。

    自艾自怨中我打开烧伤膏直接挤出一半,抹在下边的一大坨上,小心翼翼的涂抹匀净了,又光着屁股坐了会,感觉了很多才慢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把那件浴袍围上系在腰间,连他妈内裤也没敢穿,其实就算敢穿我也没有,唯一的一条还扔在一边是湿的。

    这时火舞又来敲门,低声问我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

    我没好气的回道:“死不了,去个屁的医院,医生要问我怎么弄的,我怎么说?”

    火舞好言安慰道:“好嘛好嘛,那不去医院,你能出来么?我叫了送餐,一会就送到我们房间来,这天都黑了不吃东西饿啊。”

    我慢慢度步走到门口,一把拉开卧室门,黑着脸道:“就算疼死饭也得吃,所以你不需要请示,直接叫我就好。”

    火舞白了我一眼,低声嘀咕:“还云天社领袖呢,就是个色,狼加饭桶。”

    我假装没听着,挪着日本小碎步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下。刚想指示火舞把电视打开,就被酒店送餐的敲门声打断了。

    服务生推来了一辆餐车,各种斯里兰卡的风味美食全是那种辛辣的咖喱味,就连龙虾和澳贝都被撒上了一些咖喱粉,味道有些怪,并不适合我这纯大东北长大的口味。

    不过我这人适应能力随着壁虎基因的逐步融合也变得越来越强,爱不爱吃我都能忙个不亦乐乎。

    七八个菜和有些发黄的一小盆米饭被我吃了十分之八,火舞早早就放下刀叉托着腮帮子看着我进食。

    我吃干抹净一擦嘴,才发现自己被当成动物又给参观了一回。

    吃完了饭,火舞打了个电话就来人把餐具撤走,我本来旅途颠簸颇有风尘的应该洗个澡,可是被火舞燎了一把火之后完全就不能洗了,只好早早休息睡觉。

    好歹她还算有点良心,说我身上有伤不能睡沙发,直接把大床让给了我,其实我倒是挺想说咱们可以一起的,我不嫌弃你,不过想想这女人动不动就翻脸放火的性子,还是算了。

    第二天中午,程野带着宋春雷赶到。

    进了酒店报了我的名字就被送了上来,我直接让程野又跟服务员下去在我们隔壁开了间房。

    一切办妥之后,程野抓了个机会低声给我汇报,说沈驰和齐冰早就启程去了加拿大,估计明后天就能传回来消息。

    我点头道:“黄宏达和侯胖子的儿子对我们现阶段这个局面十分重要,到时候就交给你跟沈驰两人沟通了,你应该知道我的意图吧?”

    程野嬉笑着拽了句词,说知道,不就是狭天子以令诸侯吗?

    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摇头道:“词不错,意思也对,不过这两个纨绔垃圾用天子来形容他们,真是沾污了这个词。”

    程野朝门外扫了一眼,低声问道:“老大,你跟我说实话,外边那女的你新收的啊?我怎么总觉得她身上有种危险的味道,还挺邪乎的!”

    我惊出一身冷汗,嘘声道:“别乱说话,这个是姑奶奶,咱们可惹不起,你没看我一直穿着浴袍么,其实,哎……”

    程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对我的浴袍上下打量了两眼,皱眉道:“怎么,她不许你穿衣服,真这么饥渴?”

    我伸手在他的大黑脑袋上就敲了一记,低声呵斥道:“你找死啊,告诉你别乱说话了知道不,你不想活我还没活够呢。”

    程野不屑道:“就算她在牛逼,就算她是中南海保镖又怎么样,女人天生就比男人弱势,尤其是打架习武方面,别看她能给我带来威胁感,如果真要翻脸动起手,我十秒钟之内不取了她的姓名,你把我的脑袋当尿壶用。”

    我瞪大了眼睛瞅着一本正经吹牛逼的程野,真相猛的拉开系在腰间的浴袍,让他看看我下边的惨状。

    纠结了半天我还是拉不下这个脸,实在是好说不好听啊,被人烧成这样,还是这个位置,人家稍微一想,有点脑子的都能整明白我是犯了啥错误。

    当天下午,这把此行的目的和需要注意的事项跟程野宋春雷两人解释清楚后,火舞带着程野出门,留下宋春雷照顾行动不便的我。

    入夜十分两人回来了,程野面无表情看不出喜忧,但是火舞明显心事重重的一脸担忧。

    没等我发问,她就把我拉到了卧房里,低声跟我说起了佛牙寺的守卫情况。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