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这绝壁是个误会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凌诗敏嘴角噙着笑意,似乎毫不担心她的男人,李云龙也恍若未觉一般,后发先至一脚抬起跟风阳子迅如闪电的一脚踢在了一起。就听一声闷响,风阳子抱着小腿嗷嗷直叫往后退。

    风云子就更惨了,他的一招猴子摘桃倒是被风九发出的白蒙蒙气墙给挡在了外边,只是李云龙的打手却未受风墙影响。直接穿过探入,抓住他的两根手指轻轻一掰。

    立刻一阵类似东北过年宰年猪的惨叫声传出,风云子小脸疼的煞白,就跟街头混混吃了亏一样。哎呦呦直叫,腰都弯了下来,深怕角度不配合就被人家一把给撅断了手指头。

    李云龙冷笑道:“风九你哪找来的这三个宝贝,一个个的跟你一样,一副鼻孔朝天的死德性,你说我要不要废他两根手指小惩大诫啊?”

    风九抢上两步,弯腰躬身道:“李,云龙兄,请手下留情,都是自己人,我也是刚刚想到你就是上头说的那位新晋的A级强者,这绝壁是个误会,咱们有话放开手再说呗。”

    李云龙一直笑呵呵的,也没见有多生气,就像成年人逗弄孩子一般,随手一甩,就把风云子这位昆仑派的年轻高手给甩了个趔趄连退数步。

    我心头一震,原来昨天舞姐说会有意想不到的强者到来助阵,说的就是李云龙,看他年纪也没比我大上几岁,人家是怎么练的啊,这都A级强者了,跟洪熙水爷爷那种老怪物是一个级别的了?

    惹祸的风信子本还要从包裹里往外拽佩剑,他觉得师兄弟三个吃亏完全是因为轻敌的缘故,毕竟人家昆仑派最擅长的乃是剑法,这货把剑身都拽出来了一半,听到风九称呼李云龙是A级强者,立刻又不露声色的把宝剑给塞了回去,低头蹲在地上假装系鞋带。

    他这点小动作连我都瞒不过,就更别提眼明心亮的A级强者了,李云龙嘴角含笑,声音却带着一丝冰寒,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仗义每多屠狗辈,不要觉得混混就成不了大气做不了英雄。”

    风阳子是三个人里的大师兄,这货还算挺有眼色,揉了半天腿觉得好过了一些,就一瘸一拐凑到前来,挺胸抱拳朝李云龙招呼:“见过李前辈,多谢您手下留情,不然刚才那一下我这条腿都能被你踢断。”

    李云龙摆手道:“毕竟都是自家人,我也只是瞧不惯你们那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若有得罪还请海涵。”

    风九哈哈一笑正要说些圆场的话往回拉拉气氛,我却一瞪眼,指着低头不肯吭声风信子骂道:“孙子,你还欠我一句道歉,你说不说?”

    风信子脸一红,亢声道:“我干嘛道歉,我又没说错,厉害的是李前辈,又不是你。”

    我大怒,下意识的就想挽袖子冲上去干他,伸手挽了两下发现这他妈还穿着浴袍呢,袖子是半截的不需要挽。

    风九和风阳子有心想要劝阻,却发现李云龙正笑吟吟的盯着他们,顿时一脸赫然的呵斥风信子:“风老三你痛快点认错,本来就是你不对,麻溜给秦生道歉。”

    风信子憋屈道:“我可以向A级强者服软低头,可是他算个什么东西,一个混子而已,我不想道歉。”

    我光着脚就往他跟前冲,如果不动用武器只是肉搏的话,我有信心把这逼磕成一堆屎。

    这李云龙的威势之下,风九和风阳子谁都不敢伸手阻拦,眼看着我跟风信子就打作一团,房门又被推开了,进的人惊咦了一声,随口说道:“咋这么热闹。”

    我顿时停住前冲的势头,心里暗叹这回恐怕是教训不成风信子这个死垃圾了。

    回来的正是火舞和程野三人,程野和宋春雷眼里只有我这个老板兼老大,当初宋奇峰把他们四个派到我手下的时候就说的好,我就是他们的饭票未来和提款机,如果秦生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四个就等着回家种地去吧。

    所以这两个杀神黑大个也不理别人,看见我气势汹汹想跟人干架的样子,直接就从腰后把匕首给拽了出来,眯着眼睛就想捅人。

    风九吓了一跳,张开双臂拦阻道:“火舞这两人怎么回事,让他们冷静一下。”

    火舞冰雪聪明,眼睛一扫就知道我跟凤九这些生了冲突不愉快,略一犹豫就望向我道:“怎么回事?”

    我顿时有点头疼,只好据实相告道:“我在房里看电视呢,这四个哥们来敲门,我给开了,风九就揪住我喊问,为啥大白天穿浴袍,是不是跟你在洗鸳鸯浴,然后这个风信子就冷嘲热讽说我只是小混子配不上洪熙水,还骂洪熙水没品位没眼光才看上了我。我们刚要动手打起来,龙哥带着他媳妇就来了,看不过去才出手教训了一下。”

    火舞越听脸越红,气的酥,胸起伏不定,冷冷盯着风九问道:“他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这么问的?”

    风九一张脸涨得通红,朝我瞪眼道:“我他妈啥时候说你们是不是在洗鸳鸯浴了,你这不是扯吗,你赶紧给我解释一下。”

    我脸朝一边扭去,示意程野和宋春雷把家伙收起来,都是一条绳上的战友,拳脚相向还没啥,动起刀子那事就大条了。

    风九见我不理他,愣是没辙,当着火舞和李云龙的面,他也不敢胡乱放肆,只能跺脚咬牙道:“小舞,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清楚么,我怎么会这样说你,我只是怀疑,然后头脑一热就讲话大了点声。”

    火舞冷哼道:“我从没答应过你什么吧,咱们就是个同事关系,我跟秦生还是跟别人,有没有洗鸳鸯浴关你屁事,既然你这么希望我们洗鸳鸯浴,今晚我一定如你所愿跟秦生洗上一回。”

    我眼皮直跳,真想纠正她的话,咱们明明洗过一次好不好,代价是我下边的毛都被你一把火给燎没了啊。

    李云龙拉着凌诗敏的手,朝火舞笑道:“秦生这小子确实挺帅啊,个头也够用,不像我长的这么普通,你要跟他好也不算辱没,哈哈哈。”

    风九一张脸彻底黑成了锅底,偏偏出言刺激他的人,他还都他妈打不过。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