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换床不习惯吗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凌诗敏毕竟是个女人,她见风九窘迫尴尬的都快吐血了,于心不忍道:“龙,说正事吧。然后咱们回房去,被你们说的我也想洗个澡了……”

    她本是好意帮风九解围,无意中最后一句话提了洗澡这个词,这下更是激怒了火舞。她冷着俏脸寒声道:“风九,带着你的人滚出去,滚回你们自己的房间去,姑奶奶心情不好。明天再说佛牙寺的事。”

    风九神情复杂的望了一眼不小心说走嘴的凌诗敏,垂头丧气的招呼一声,带着风字辈的三个活宝就出了门。

    李云龙朝凌诗敏挤眉弄眼道:“你瞅你瞎说什么实话,哈哈哈,笑死我了。”

    凌诗敏有些尴尬无辜道:“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火舞皱眉望着李云龙夫妻,冷声道:“李前辈,既然您是A级强者了,就该自重自爱,别没事拿我们后辈开玩笑,您也请回吧,明天一早咱们碰头开会。”

    李云龙笑容一僵,嘿笑掩饰道:“前辈个**,我还没你大呢吧,最多你叫我声龙哥就行了,那啥,你们聊,俺们坐了大半天的飞机真是乏了,回房洗澡休息下。”

    说道洗澡这个字眼,他还着重加深了一点语气,并且对我练练挤眼睛。

    弄的我挺不好意思,扭捏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火舞冷哼一声,伸手拨开碍事的程野,直接奔着卧室进去了,回身关门的时候朝我喊道:“姓秦的小子你给我死进来。”

    李云龙和凌诗敏迅速对视一眼,眼里都是满满的八卦之火,只是两人毕竟自重身份,还做不出死皮赖脸听墙根的举动来,在我忐忑举步走向卧室的时候,他们也出了这间套房回自己订好的房间去了。

    火舞抱着膀子站在套间卧室里,背对着我冷冷道:“把门给我关上,我有话问你。”

    程野和宋春雷一听这话,立刻脚底抹油就溜了,我有心让他们留下保护我,却不知道如何开口讲这话。

    只好悻悻然的看他们也出了大门,砰的一声又把门给反锁了。

    等我关好了卧室门再转身的时候,火舞已经坐在了床沿上,两只手向后撑着,两条大长腿交叉着踩着地面,摆出的那个姿势要多迷人有多迷人。

    我心说这女人不会一怒之下就跟我那啥了吧,这可他妈的是意外收获啊,如果真能得手了,改天我一定要请风九和风信子这两个王八蛋喝一杯啊。

    没等我意淫到高,潮部分呢,火舞就笑眯眯的问道:“这床睡的舒服吗,会不会太软了?”

    我摇头道:“不会啊,软硬合适,人家皇后酒店的硬件真是没的说,我看都比香港和澳门的五星级要强。”

    火舞脸一沉,猛的一把拍在了床垫子上,吼道:“难怪你要一直装病穿着浴袍,原来你他妈就是为了跟我抢这张床睡,你行啊你,还是个男人吗,都跟人打架了,还装作下边没好的样子,我问你,刚才你走路怎么不夹着走了?”

    我脑子嗡的一下,顿时有些懵比不知道如何回答了,我还以为她会怪我跟风九等人发生冲突呢,没想到冲冲大怒竟是因为我装病的事。

    无奈之下我只能心口胡诌,呐呐说道:“今,今天早上还没好呢,一动就疼,你们走了之后我就突然好了,真是奇怪。”

    火舞冷冷的盯着我,看的我眼热心跳虚汗直冒,果然这死女人又用武力威胁来开道了,她哼唧道:“既然你好的这么轻松随意,那咱们再烧一次如何?”

    我腿一软差点给她跪下了,苦着脸道:“别,别这样,舞姐你有啥不满的尽管说,我都照办还不行?”

    火舞歪着头想了想,脸色竟然慢慢泛起了一线红晕,她低声道:“那我罚你把大床让给我,你滚去睡沙发,还有,你得给我放洗澡水,嗯,不能放太多的洗浴液,更不能是洗衣液。”

    我心里一松问道:“就这,没别的了?”

    火舞的大眼睛连连眨动,不怀好意的说:“那你还想要什么,哼,敢对我胡思乱想,小心你的裤,裆。”

    我一声不吭,捂着下边弓着后背就跑了出去,关了门我还听到火舞噗嗤一声咯咯娇笑的声音。

    也在这边住了好几天了,皇后酒店的一些洗漱用品我也摸了个八,九不离十,给火舞姑奶奶放好了洗澡水又调试了温度浴液这些东西,我才恭声喊道:“出来洗澡了,水给你放好了呀。”

    火舞抱着她那套印有小黄瓜的内衣就走了出来,见我贼眉鼠眼的一直溜着她手上的东西,就朝我冷哼一声一瞪眼。

    我吓得一缩脖子,窝在沙发里也不敢乱动了。

    这一晚我睡在沙发上辗转难眠,一个是因为大床要比沙发舒服多了,冷丁换来真不习惯,一个也是因为火舞屋里的灯亮了好久,那扇门也好像只是虚掩的并没有反锁。

    有好几次我都心头骚动,想要起身溜到火舞那扇房门前推推看,可是犹犹豫豫的又怕被她发现了跟我翻脸。

    胡思乱想间,到了凌晨我才迷糊过去,再次醒来已经是天色大亮的时分。

    我抢在火舞前头用了卫生间收拾洗漱,刚刷完牙,火舞就从卧房里出来,抻着懒腰,睡袍下的水嫩肌,肤若隐若现的。

    我直觉上就觉得她没有睡好,不仅哈欠连天的,眼圈也有些黑,就脑残的问了一句,换床不习惯吗?

    火舞停下步子,定定的看了我一会,寒声道:“要你管,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我大感委屈,抓着头发追问道:“人家又怎么了,床给你睡我还得伺候你吃饭洗澡,恨不得牙膏都要给你挤好,你咋还骂我?”

    火舞朝我翻了翻白眼,一声不吭转身就走,进了卫生间要关门的时候才朝我冷哼道:“不为什么,就是看你不顺眼,还有,我门锁好像坏了,一直锁不上,因为担心你半夜闯进来,我才没有怎么睡着觉。

    我心头一跳,暗道,果然是没有锁门,她这是在怪我不主动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