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坑就坑越南猴子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宋春雷的脚步一顿,缓缓回身想要看看自己什么地方中枪,火舞大急,就要冲下去抢救。

    我一把将她扑倒在飞机舱门一则。几颗步枪子弹随即就射在火舞刚刚停脚站立的地方。

    打出叮叮当当的一阵脆响,把合金舱门都给射出了小坑。

    宋春雷身上又中了两枪,终于支撑不住,一头就栽下了舷梯。

    这边风九已经在爆吼。如果不马上滑行起飞,我们一旦被直升机骑到了头上,那就一个都走不了了。

    李云龙厉声道,收舷梯滑行。全力加速啊。

    程野怒吼道:“我要救他,我要下去。”

    我眼泪飙了出来,一拳打在程野的肚子上,揍的他连退两步坐到地上。

    飞机舱门缓缓收拢,斯里兰卡的军警车辆疯了一般朝我们追来,远处后来的直升机似乎也开到了最大功力,隆隆的螺旋桨声音像是阎王爷在敲鼓。

    这架小型的湾流客机在风九的熟练操作下,迎着笔直的专用跑道开始加速滑行。

    机身之后,宋春雷躺在地上不时抽动一下的双腿,他溢着鲜血的嘴角,似乎还挂着一抹微笑,似乎在叮嘱我们快跑快跑。

    程野这个一米八十出头的铁打汉子,赖在地上不肯起来,双手抓着头发嘶嚎。

    我叹息摇头,蹲在地上扶住了他的肩膀。

    程野抗拒的甩掉我的手,质问道:“你为啥不救老宋,为啥还不让我下去救他。”

    我心痛至极,嘴巴一动眼泪就淌了下来。、

    火舞也蹲下身子劝程野:“不是秦生要放弃他,是他中枪的地方全在致命部位,你们专门玩枪的,应该知道这种大口径子弹一连机枪都打在后心是个什么后果,宋春雷已经必死无疑,再说这种时候谁下也救不回来人,还得把自己搭进去,你看看这一会,飞机上都挨了多少枪子了。”

    她还想再说,风九却大吼一声道:“抓住了身边的东西,咱们要爬升了。”

    话音未落,风九狠命的一提操纵杆,湾流小型客机就在枪林弹雨中昂首向天,猛的争脱了地面朝着远空飞去。

    这一下爬升把我们几个没有坐在位置上的人摔的七荤八素,好在都不是普通人,这点摔打还都不当回事。

    飞机一旦升空,地面那些步枪子弹就不算什么了,几秒钟之后就谁都打不着,直到这一刻,匆匆赶来的两架武装直升机才飞临我们起步滑行的位置。

    而懵比转向的大商人奥尔察也是直到此刻才在一帮保镖的护卫下从别墅里冲了出来,看着迅速升空远去的,属于他的私人飞机顿胸垂足大骂不已。

    我把用蛮力把程野固定要座位上,给他扣了安全带,然后走到机头驾驶舱的位置,跟凤九火舞几个碰了下头。

    风九没有副驾驶,直接把风阳子给抓了劳工苦力,指挥着他忙上忙下搞出了一身汗。

    火舞和李云龙都只一边看着,就怕有什么意外好能随时出手。

    飞机这时还在稳步爬升,同时向着西北方,大华夏的方向飞去。

    过了一会,风九长出口气,说道:“没问题了,到了平流层,开启自动导航功能,你们可以眯一觉,几个小时就到家了。”

    火舞皱眉道:“我们还是不能直接进内陆城市,上头的意思是让我们选一个临近小国迫降,或者跳伞,再从边境潜伏回国,否则的话,被民航系统和各国,军方的雷达监测到我们是直接飞回中国,那对于国家层面来讲可就太被动了。”

    风九面色凝重道:“这说的容易,让我们黑夜中在丛林迫降或者跳伞,简直是……不把人命当回事啊。”

    李云龙也苦笑道:“我倒是不怕,反正没吃没喝我也能活,主要是还有病号伤员,他们万一在摔一下或者落的远了,半天找不到人怎么办?”

    我咬牙道:“不管有多大困难咱们都得那么做,否则回了国内也难以善了,这次咱们的搞的动静可太大了,某种意义上来说不比美国911那回影响小,一个疏忽大意咱们也许就会为国家和民族带来灾难的。”

    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众人的意见还是很快就统一了,于是风九出手校准航线,把直飞辽宁星海改为了云南周边的越南丛林。

    本来大家是想在老挝跳伞的,可是三贱客里的风信子提议道:“要坑就坑越南黑皮猴子,这帮孙子不是整天叫嚣要跟咱们国家开战吗?”

    他这个提议又被立刻采纳,然后就没啥事了,火舞带着我们都退出驾驶舱,并跟凤九约好,跳伞前十分钟给客舱里的打招呼。

    回到机舱,我跟程野和老洪头把计划讲了一遍,两人都是无可无不可的示意知道了。

    随便找了个位置,我坐下,靠在极为宽大舒服的真皮沙发里,浑身骨架都像散了一样的疼。

    这短短一个多小时,我们经历的苦战绝对要超过任何一次,还好总算是险之又险的救了人,抢到了宝贝又逃了出来。

    唯一的遗憾就是宋春雷,这兄弟杀红眼了,本该快速撤退上飞机的,他偏要再回头撂倒几个庄园保镖,以至于被后来赶到的军警开枪狙杀了。

    来时九个人,回去的时候剩下八个,这么大的行动这个折损率已经是个奇迹了,只是兄弟惨死在自己眼前却不能下去救他,这种感受让人非常的难受。

    如一块大石恒横着胸口,压得我喘不上气来。

    不知何时,火舞悄悄来到旁边,踢了一脚我身边的程野,让他换了个地方,然后坐在那个位置上,把手伸出来盖在了我的手上。

    我轻轻张开眼睛,看着她苦笑了笑。

    火舞摇头道:“你不用说,我都懂,这就是战斗,死伤难免的,宋春雷也不会怪你们,如果刚才是我倒在了飞机之下,我也不希望你跳下去为救我而一起死。”

    我摇摇头,心中却是一动,悄悄从裤兜里摸出那个镶嵌着佛牙舍利的小玉环,不动声色的就塞到了火舞的手里。

    火舞一愣,随即微微点头,面不改色的就把东西贴身收起。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