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迷雾重重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在这时,李云龙呃了一声缓缓张开双目,猛的见到我们这么多人就站在跟前盯着他,不由得脸色一变。

    所有人都全神戒备的看着他。就怕这小子一旦恢复了行动能力要暴起伤人。

    可李云龙挣动了两下却缓缓坐起,丝毫没有要翻脸动手的意思,反而是叹息道:“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怀疑我杀害了风云子又抢走了佛宝,我本想抓住那个黑衣蒙面客在回头跟你们解释。没想到棋差一招被他引到这两条巨蟒的栖身之所,险些就此喂了蛇,这阴险小人不要被我再遇到,否则我定要拔了这孙子的皮。”

    这段话一出。场中是长久的沉默,李云龙会翻脸动手,或者哭泣求饶都在我们的预想之中,可却没人想到他竟说出了这样的话,这话里的信息量就太大了,需要认真思考分析那句是真哪句是假。

    最后还是风信子沉不住气,冷哼骂道:“少来花言巧语欺骗我们,人就是你杀的,佛宝也在你的身上收到,你还说什么另有其人,骗鬼呢?那佛牙怎么会在你身上呢?”

    李云龙翻了个大白眼,嗤笑道:“蠢材而已,你懂个屁,行凶盗宝之人被风阳子撞破,一急之下才暴起杀人,而我发现的时候风阳子已经颈部中刀不行了。待我追出一段距离跟他几次交手后,这凶手发现打不过我也跑不过我,就把偷盗得手的佛宝朝我一扔,以为我会放过他。没想到我仍然穷追不舍,非要活捉此人好给大家一个解释,因为追到半路的时候,我就想过人死宝丢我却不见了的后果,就算我带着佛牙而回你们也不会全然信我所说,所以我必须要抓住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才能把自己的嫌疑洗清。”

    我摇头道:“这也解释不通啊,为啥我们都只昏睡,偏偏你和风阳子是清醒的,那凶手杀人风阳子挣扎不可能一点动静没有,我们在场的哪个也不是寻常百姓,竟然会全部都没察觉?”

    李云龙冷笑道:“此人鬼魅魍魉的杂学不少,我看那身法步态跟我几年前在日本斗的忍者极为相像,这货来偷东西之前,就在我们中间扔了一个石灰包一样的东西,落地就散出阵阵绿烟,我不知道你们昏睡不醒跟他扔的东西是不是有必然联系。”

    程野闷声问道:“既然是扔在我们中间,那凭啥就你和风阳子没被迷晕过去?”

    李云龙嘿然道:“老子注射过全世界仅此一支的神龙药剂,身体里有些莫名其妙的抗体再自然不过,至于风阳子这货为啥没被毒晕,那就要问他自己了,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计划企图在准备中。

    不然我也解释不了这小子咋就猛的跳了起来朝那小偷扑去。”

    风云子怒道:“你他妈放屁,我师兄怎么会有见不得人的计划,一定就是你见财起意,想要摸了宝贝逃走,却被我师兄撞破遂而杀人灭口。”

    李云龙仰天狂笑,笑声说不出的愤懑憋屈。

    风信子按着剑柄恨不得一剑捅死这家伙,咬牙切齿发问道:“你笑啥,行此卑鄙恶毒之事你还挺有理了?”

    李云龙似乎懒得跟风家哥俩解释,淡淡看向老洪头道:“洪长老,我且问你,当时的情况,如果这事真是我做的,我要杀了你们全部昏睡之人是不是易如反掌?”

    老洪头身子一震,目中露出思索之色,良久才缓缓点头道:“不错,你确实有这个实力和动机把我们全部灭杀掉。”

    李云龙朝风信子脚下吐了口痰,曼声道:“可是有些煞笔就是想不明白,老子既然要干杀人夺宝的事,杀一个人和杀七个人有啥区别,如果是我干的,我把你们统统都宰了好不好,溜溜达达进入越南城镇,从此天高任鸟飞谁能抓到我?”

    老洪头目露奇异之芒,沉声道:“你说的确实有一定道理,否则也解释不通为何只死了一个风云子,而我们这些人都在昏睡的状态下却安然无恙,看来确实是有人迫使动手的凶徒慌不择路而逃,顾不上灭杀了我等。”

    李云龙微笑点头道:“果然还是老江湖,姜还是老的辣,一眼就能看出问题的症结所在,我就说嘛,不是所有人像风氏兄弟这么愚蠢的。”

    这下就连一向稳重的风云子也按捺不住了,额头的青筋暴起老高,跳着脚骂道:“狂徒休要猖狂,我他妈一剑捅死你。”

    这半文不古的国骂还带着一点西北腔,差点就把我逗乐笑喷出声。

    所幸我紧紧咬着嘴唇憋住了,不然在这么严肃的场合我若是笑了场,那热闹可就大了。

    老洪头摆手示意风云子不要冲动,又扭头对李云龙冷哼道:“我是判断应该有什么原因迫使杀人凶徒仓惶逃离现场,没有顾得上杀我们剩下的人,可我没有说那个人就是你,我且问你,既然你问心无愧只想抓住凶手夺回佛宝叫回队伍里来,何为在我们刚露面之时,你骑在大树上是那么一番表情?”

    李云龙苦笑道:“我当然忐忑啊,凶手我没抓到,却把佛宝抢回来带在了身上,这他妈咋说我都是裤,裆里搓黄泥,不是屎也是粑粑啊……”

    老洪头盯着李云龙的眼睛,继续问道:“那我再问你,风阳子是为何不被迷倒,你有神龙药剂进化出迷药抗体了,我们且勉强信了,那风阳子是怎么回事,你咋解释?”

    李云龙嘿然一笑,瞟了风云子哥俩一眼,答非所问的问道:“刚才救醒我又给我服用了散功散一类的药物,是你们哥们干的好事吧?”

    风信子梗着脖子道:“就是我们干的又如何,你还想威胁我们?”

    李云龙轻轻鼓掌道:“不如何,我只是想提醒大家,昆仑派一向以炼药排阵闻名,他们能有解毒的药,散功的药,就不能有把诸位都迷昏过去的迷药么?”

    风九身子一震,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是说风阳子想要施用迷药,所以才提前服下或者含住了解药?”

    他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想起当日在检查风阳子尸体之时,很奇怪的在他的口中舌下发现了一些淡黄色的粉末状东西,当时也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我也没有多提。

    现在看来还真就跟李云龙说的对上了。

    可是这也太复杂了吧,这里边千头万绪的简直能把人绕疯了,难道风阳子也是另有企图却没来得及动手,反而被暗中窥伺跟踪的另外一人得了手,那李云龙所说又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我们到底该信谁?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