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危机仍在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凤舞从我的身后挤出来,脆声问道:“李云龙,如果按你所说的,以你的身手本领。这个凶手既然几次被你追上,他都被逼的把佛牙扔还给你,可见是走投无路了,你竟然还能让他跑掉?”

    李云龙懊恼道:“当时我不如直接打死他拖着尸体给你们看看好了。我一直想着既然这货跑不过我也打不过我,那我最好还是捉活的更有说服力一些,没想到天黑了以后他就把带到一处断崖前,我本来还真心里暗喜这下前边没有老林子可钻了。我看你往哪跑,谁曾想这孙子捡起一块大石头就朝一个黑乎乎的深洞里投去,并且朝我露出一个你废了,咱们可以说拜拜了得意表情就抱头蹲在一块巨石后。”

    李云龙说到这里露出一阵阵后怕的神色,缓了口气继续道:“卧槽他姥姥的,老子当时也就没多想,直接就朝他冲过去,我本以为这小子是故弄玄虚黔驴技穷了,没想到还没等我冲到他跟前,那黑洞里就冲出两条银鳞大蟒,老子当时魂都吓飞了啊,哪见过这么大的长虫,二话不说我就跑呗,结果我发现自己被这狡猾的凶手给阴了,他在之前的打斗中就趁机在我身上衣服抹了药,那两条大蛇就跟看不到他一样,拼了命的往死里追我,后来就把我撵到这边,我实在逃不掉就爬上了那棵大树,也幸好我临时起意掰断了一棵小树带上去充作武器,不然我可能坚持不到你们来临就被那两个畜生给生吞活剥了。”

    李云龙说完似乎有些累了,闭上嘴巴不再出声。

    众人面面相窥,这下就连风信子和风云子也都纠结怀疑了,因为说刚才也把这风阳子舌下发现的异常状况说出供大家分析参考,老实厚道的风云子当即从怀中掏出一个紫色小药瓶,拔开塞子到了一点药沫让我分析,借着惨淡月光我仔细打量,确实是跟我在风阳子口中注意到的东西一模一样。

    风云子脸色惨白的垂头承认,这确实他们师门秘传的可解百种迷药的解药。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似乎真相已经昭然若揭,可是李云龙所说的话,也有几点值得让人怀疑推敲的地方,比如他骑在树上被两条大蟒围攻之时,按常理讲突然见到我们露身他该欢喜惊呼或者出言警示,但他表情变幻好像非常不乐意我们在此时出现一样,如果只是因为他怕我们误解他偷宝杀人这一个原因,在当时那么危急的情况下,是不应该让他露出那种功亏一篑懊恼沮丧的神色的,除非,他也动了独吞佛牙的心思,想要丢掉我们整个队伍自己摸出老林子去。

    想来想去我也想不明白个来龙去脉,看看火舞和程野两人也是一头雾水,宝宝不明觉厉的样子。

    最后还是老洪头一锤定音,命令道:“此时待回国上报组织,由组织派人牵头彻查吧,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迅速赶路,争取越早回国越好。”

    火舞赞同道:“确实如此,我们必须加快脚步了,因为咱们的抢的可不是一般的宝贝,这是可是受世人瞩目的东西,我估计咱们的飞机在不远处坠毁都会很快被各个关注的势力发现并且追踪到坐标,万一有对佛牙舍利心存觊觎的存在杀入丛林,或者是斯里兰卡那些佛宗高人们追来,就咱们现在这个状况,一旦遭遇情况将非常不妙。”

    程野建议道:“那咱们别休息了,连夜赶路算逑,火舞这么一说我都感觉处处都是人的脚步声了。”

    风九也同意道:“确实可以先赶出一段路再说,毕竟这附近还有个摸不着看不见的阴险敌人在环伺,咱们若不能快点赶到云南边境去,谁知道那人还会不会再动手或是呼叫支援。“

    李云龙抬起眼皮看了风九一眼,微微点头,对他风九的潜台词表示感谢,因为风九这么说就算认同了李云龙刚才的解释。

    可是老洪头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再次稍作休整再动身,他的理由也很正当,天降大雨不久,脚下湿滑泥泞,行军速度将大受影响还徒耗体力。”

    李云龙等众人都决定了去留,才甚者懒腰道:“是不是该把解药给我啊,那啥JB软筋散的搞的我一点力气没有,别说来了敌人要我冲锋陷阵了,就算跟在你们身后走路我都够呛能跟上。”

    程野和风九的意思就是彻底信了李云龙,觉得咱们应该给人家解药,可是其余的人,包括我在内,还是对李云龙多多少少有些猜忌和忌惮,就算这货之前所说全部为真,那也不能保准他在接下来的旅途中不动歪心思,如果让他全须全尾的生龙活虎,一旦要是翻脸我们将没人能够与他抗衡。

    一番争论之后,李云龙无奈妥协,因为大部分人都不同意让他恢复战力,宁可拉个累赘走慢点,也不想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到不能完全信任的队友手中。

    将近后半夜两点了,一切才尘埃落定,大家各自在大蛇残躯周围寻了干爽一点的地面,倒地就睡。

    不过这次我们彻底吸取了教训,不光怎么疲倦也要轮班值夜,这第一岗就由我和自告奋勇的火舞担任,本来程野是想陪我的,在看到火舞举手之后就嘿嘿一笑躺下了。

    老洪头盘膝坐在哪进入冥想,闭目之前还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警告我不许对不起他们家洪熙水。

    我心里苦笑想到,这老爷子纯属多余,你孙女好好的时候也管不了我左拥右抱啊,而且她也清楚我有这些的女人的,仍然甘心情愿追随我,我又啥子办法嘛。

    我跟火舞又在附近捡了不少树枝枯木,她放出异能火球将篝火点燃,两个人依偎在一起,望着渐渐东斜挂在树梢上的月牙絮絮低语。

    清晨,当密林中的黑幕被晨曦曙光驱散,火舞终于扛不住倦意侵袭,把头搭在我的肩头上沉沉睡去。

    我不忍心惊动她,就一直忍受着一只肩膀从微麻至很麻的蛋疼过程。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