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难得君心似我心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后,我手里的东西被老倪头收走,七八个A级强者围在一起拿着放大镜研究个不停。

    完全不管我和火舞风九这些人还呆立在当场呢。

    最后还是李云龙干了点好事,这小子胆大。抗议道是不是该咱们洗个澡换换衣服休息一下啊?

    老倪头这才恍然大悟,挥手叫来服务人员,给我们分别安排了房间自去休息。

    临出门的时候,他喊道:“抓紧点啊。今晚就连夜回首都了,你们都抓紧休息一下。”

    其实我恨不得一下子就把佛牙舍利送到零组织总部去,亲眼看到那位神仙一般的司马会长施展惊天手段把洪熙水从死神手中给我夺回来。

    一想到那个双腿修长一脸倔强的小妞,我心里就感动的不行。你为我挡枪赴死,我亦能为你赴汤蹈火上刀山油锅,好算苍天有眼,赐我机会能够让她重新回到身边来。

    可事实总跟人的想象有所出入,夜色降临之时,我们被集中到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晚宴,随后就把几辆汽车送往昆明国际机场。

    路上,火舞告诉我,你和程野没被允许前去零组织总部,一会会有一架小型专机把你们直接送回星海去。

    我当时就急了,抓住火舞的肩膀大吵大嚷,问她凭啥,凭什么不让我去,东西是我冒着九死一生抢到手,救的人还是我的未婚妻,干嘛不让我去?

    火舞黯然道:“这是上边的意思,我也不理解,可是只能执行,我想长老们的决定总是有道理的吧,你千万别乱来好么?”

    我气喘吁吁的问道:“那佛牙能否保证用在洪熙水身上,他们要是骗了我的东西,还没给我救人怎么办?”

    火舞苦笑道:“你咋这么能胡思乱想呢,司马会长等人物,岂能骗你这黄毛小孩,你就放一百个心吧,这不还有洪长老跟着呢,那女孩可是他的孙女啊,他也不会任由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仍是不爽的嘟囔道:“一个破JB总部有啥好看的,要不是老子的女人冻着那边,你们八抬大轿请我我都不去。”

    火舞握住我的手掌,柔声劝道:“好啦好啦不生气了,乖乖的哦,不然姐姐揍你屁屁了。”

    这辆车就坐了程野,我,火舞三个人,坐在前边副驾驶的程野一听火舞真像哄孩子那样哄我,噗嗤一声没憋住笑。

    我闹了个大红脸,冷哼道:“程大黑你笑个屁,再敢笑,在斯里兰卡答应你的升职加薪作废了。”

    程野委屈道:“舞姐这事你得负责啊,你看你把我逗乐了,老大要克扣我工资呢。”

    火舞嬉笑道:“我才不管呢,你们狗咬狗去。”

    程野悻悻道:“扣工资就算了,我咋就成程大黑了,老子不比佛牙寺那些秃驴白多了,真不会审美。”

    经过他这一打岔,本有些凝重伤感的气氛为之一松。

    一路谈笑着,我们的车和送老倪头,老洪头等人的车同时进了机场停机坪。

    这有特权就是牛逼,到哪都跟普通老百姓不同,什么安检啊绿色通道之类的,统统一边去。

    咱们的坐的车是直接开到飞机舷梯下的。

    临上飞机前,火舞悄悄塞给我一张纸条,我不动声色的收进口袋。

    随后老倪头陪着老洪头过来告别。

    老洪头什么也没说,只是目光炯炯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又在我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就闪到一旁。

    老倪头反而是笑眯眯的跟我说了几句,诸如这次你的表现极好,组织上一定会有相应的奖励发放下来,我很看好你哟。甚至在兴高采烈之下,他还朝程野,我这个小跟班点头笑了笑。

    转眼就到了登机时刻,偌大的飞机只为了送我们两人回星海,就算身家早已不俗见惯了各种排场的我,也是有点受宠若惊的意思。

    飞机上,身高足有一米七二以上,穿着开衩套裙南航空姐就有六个。

    把我和程野伺候的简直太舒服了,咖啡红酒想要啥给你端啥,这一段折腾的狠了,久未见过美女的程野之前又在泰国开了洋荤,顿时就把持不住了,非管人家一笑两个小酒窝的甜甜小空姐要手机号码。

    也不知道这些机组人员得到的是什么级别的服务命令,程野怎么调,戏空姐们都不会急眼,就算这家伙把大手都摸到了小空姐的白嫩大腿上,人家也娇羞的啐了句讨厌就匆匆躲开。

    我心里突然有些后悔,刚刚问问老倪头好了,这些鲜嫩小空姐是不是给我们安排的福利啊,要是来个万米机震该有多爽啊。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想想,老倪头旁边一直都有老洪头陪同,我要是敢当着他的面问出这么无耻的问题,估计已经恢复到全盛时期的洪老鬼,直接就能一脚把我踹回星海去。

    摇了摇头,我抛开这些香艳旖旎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伸手入怀掏出火舞留给我纸条。

    这时候飞机也开始滑行升空,随着那让人心悬半空的失重感迅速过去,我和程野乘坐的这辆湾流440已经腾空而起。

    我调整了下坐姿,让过道另一头的程野没法看到我的动作,心里有些小期待的打开火舞给我的纸条。

    纸条是酒店的便签,似乎还带着火舞身上的一缕淡香,只有寥寥一句话。

    “难得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知意。”

    我就算文科不怎么强悍,也知道这句大名鼎鼎的脱自李之仪的(仆算子,我住长江头)

    字迹虽短,但火舞的一颗芳心拳拳可鉴,我心里真是又感动又有些沉重,她这么恋我爱我,可是我却给不了她一份完整的感情。

    也许是上天注定,冥冥中早就有只大手,让我不停的招惹女人,又一个都抛不下。

    握着这张便签,我眼前闪过跟火舞相识以来的一幕幕过望,尤其是在斯里兰卡的这段时间,我们日夜同处一室,临战之前的那晚更是险些就突破了她最后的防线。

    不知道以后我还有没有勇气拿走她的第一次,感情这种东西真的有够让人烦心。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