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骨软筋麻舒服的不行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正在心事繁杂不知所措之际,宋大勇的电话突然响了,他看了一眼号码就是脸色一变,当即接起走到一边去听。

    我这里只听到宋大勇在开始的时候惊呼一声:“什么?你再说一遍!”

    然后他就没了声息。完全是听着对方说话,能有二十秒的时长就把电话挂掉了。

    一开始我也没太注意,满脑子都是侯胖子要是扛不住乱JB说,那我跟黄宏达。还有手下的云天社可就全毁了,我们一起杀过人,坑过别的生意人,也他妈纠结在一起搞了好几单转手对缝的掮客生意。虽然是走正轨渠道竞拍中标之类的,可是那也全是因为侯胖子手中不小的权利才能大赚特赚啊。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可就太多了,侯胖子一旦不在,那就是一棵大树被连根拔起啊,我们这些依靠着他又供养着他,还捏着他小辫子的合作者可就全要倒霉了。

    可是就算我脑子里一团乱麻理不清楚,也能看出宋大勇神情不对,这货接完电话往回走的时候,一张脸就已经变得惨白,拳头捏的离老远就能听到嘎嘣的响。

    我狐疑的用征询的目光望向他。

    宋大勇走到我的身边,俯身在我耳边低声说道:“西北那边给我报信,我爸被兰州军区纪委给控制了起来。”

    我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低声追问道:“什么,你再说一遍?”

    宋大勇咬牙道:“我爸也出事了,好像不比侯胖子的轻。”

    我一个踉跄,如果不是扶着椅子都差点坐在地上,这是怎么了,怎么跟我扯上关系的大,佬们接二连三出事,卧槽尼玛的,难道是有人想对付我?

    黄宏达满脸紧张的盯着我跟宋大勇,他从我们的神色上就分析,肯定又是来了什么不好的消息,只是他又不敢问,只能是干着急。

    我看了一眼在座的兄弟,挥手道:“全部撤,回沧月楼开会。”

    呼啦啦,刚刚吃了几口的三大桌酒席被扔在当场,我急匆匆带头走出宴会厅。

    鸳鸯亲自守在门口,见我阴沉着脸大步走出来,也没敢多问,只好向我身后的宋大勇用眼神询问。

    宋大勇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多管,就跟在我的身后跟鸳鸯擦身而过。

    回到沧月楼,我直接下令道:“反是有家有口有牵挂的兄弟,一人发二十万,立刻马上给我离开星海,隔一段时间买一张星海的华商晨报看看,如果这边没事我会发布广告让你们回来,到时候会以宏达集团的名义,你们注意一下就好。”

    这些只会打打杀杀的混子们这才明白这次事件有多严重,顿时个个如丧考批的闷头不语,一种恐慌失措的情绪迅速就蔓延了整个云天社。

    宋大勇张了张嘴,但最后也没反对我的这个命令,而是打开笔记本电脑,操作起云天社的公用账户,开始给这帮核心兄弟发放跑路费。

    兄弟们纷纷表示啥也不怕,就算被抓判了死刑也不过一颗枪子的事,死也要跟着生哥到阴间威风去。

    我心里到是挺感动,可是面上没露出来,虎着脸骂道:“都给我滚你妈的蛋,老子让你们躲躲就都给我听说滚出去躲,出去了别再像杨阳哥一样冲动,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在外地犯案,不然我也不好去捞人。”

    纷纷扰扰了好半天,宋大勇才把这不到一千万的资金给发放完毕,这边我跟黄宏达韩龙鸿几人正在紧急商议对策,我也已经把宋大勇老爸,宋奇峰少将被军队纪委控制调查的事给通报了,毕竟都是一根藤上的蚂蚱,真出了事,跑不了他黄宏达也跑不了我秦生。

    黄宏达这么些年的经营也不是白费,虽然他的主要关系都是在星海市,可是省级层次也认识几个不是特别重要的领导。

    把电话打了很多遍,终于有个人隐晦的点出,最近省厅上报公安部,有个案子挺特殊,说是吕济深常务副省长的公子在泰国被杀了,死的还挺惨,据说是被大象一脚给踩碎了脑袋,警方完全是靠查对DNA才最终确定是吕济深的儿子吕源的,而且泰国的有关方面通过技术手段侦查到,这个死去了吕公子,最后接触的四个人是来自西北某部队的特种士兵,吕副省长大怒,亲自驾临公安厅督促破案,还找了他在部队上位置极高的老战友喊冤啊……

    黄宏达把这事一说,我们顿时傻眼,愣了半天我才大呼小叫的把躲在房里收拾枪支弹药的程野喊了出来。

    程野直接冷着一把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出来,黑漆漆的枪管让人一看就透着一股寒意。

    我皱眉道:“我问你,当初你和宋春雷几个在泰国搞的那件事有没有处理干净?”

    程野挠了挠脑袋,黝黑的脸膛上露出思索的表情,良久才说道:“很干净啊,死的不能再死了,那小子整个脑浆都被大象一脚给跺了出来。”

    我无语道:“他妈的我知道这逼死了,我是问你,你们杀他之后和之前,有没有泄露过身份啊。”

    程野摇头道:“怎么会,咱们可是专业的,直接从边境偷渡过去,根本没有入境记录啊,就算后来我和宋春雷去斯里兰卡,沈驰和齐冰去澳洲,可那也是用的假护照啊,反正你给的钱足够,国外的黑市厉害着呢,啥都能买到。”

    我瞪了他一眼,呵斥道:“你再好好想想,有没有啥疏漏的地方,我实话告诉你,现在你们的师长已经被抓起来了,切入点很可能就是泰国杀掉吕源的那件事。”

    程野一愣,顿时急了,喀拉一声就把步枪的枪栓给拉上了,虎吼道:“师长被抓了?我曰他妈呀,谁敢动我们师长我灭他满门。”

    宋大勇叹了口气,走到程野跟前拍了拍他只穿了一件迷彩背心而裸露在外的壮硕肩膀,苦笑道:“先把这玩意给我,看你比比划划的我总是心惊肉跳怕它突然走火突突上。”

    程野哦了一声,他对宋大勇的尊敬是仅次于对我,因为他视宋奇峰为父,自然就爱屋及乌,把宋大勇当成了亲哥。

    我等宋大勇把步枪塞到沙发下又用脚踢了踢,才收回目光瞪向程野,恼怒道:“程黑子你他妈给我好好想想,到底问题出在哪,为啥泰国的雷子能查出来是西北某支部队的四个特种兵做掉的吕源?”

    程野抓着不足一寸的短发,纠结道:“我真不知道啊,我们干的很完美,都是躲着监控走,半夜去他独住的地方抓人带走啊,怎么会这样呢,哎,哎卧槽,对了,有个事。”

    我追问道:“说清楚,啥事?”

    程野满脸尴尬道:“那天搞了吕源之后,我们选了个地方就把他给埋了,然后你说给我们三天假随便玩玩,然后还有任务要我们去做的。”

    我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那又怎么样,跟这回被查出身份有关系吗?”

    程野懊悔不已道:“我当晚就带宋春雷他们三个去了清迈,那边人妖和小姐都特别多,还年轻整点啊,哥几个一不注意就玩嗨了,因为抱打不平跟当地的一小簇黑,帮干了起来。”

    我冷哼道:“然后呢,你们打完了人,借着酒劲就报号了是不?”

    程野一张黑脸都羞愧成了猪肝色,垂着头道:“当时并没有,可是被我们救的那个陪酒女,那床上功夫简直太要命了,把我弄的骨软筋麻舒服的不行,然后我嘴一秃噜就把我们四个的来历给说了,我本以为这女人听不懂中国话呢,估计是被酒店的录音设备给我坑了。”

    我砰的一掌拍在了茶几上,巨大的力道把纯红木的茶几一掌两断,茶壶茶杯茶水四散而飞,迸溅的到处都是。

    黄宏达倒霉,刚好身子前倾听我们讲话,他离的最近,被我一掌之下崩飞的一只茶杯直接砸到脑门上,哎呦一声痛叫就往后仰。

    等在坐直了身子一看,这老货的脑门上鼓起老大一块筋包来。

    宋大勇上前一步想要劝解,被我手一挥就格开,我咬着牙瞪圆了眼睛,大骂道:“程黑子我曰你老母,你他妈嫖就嫖了,还跟人家打架,你打也就算了,你为啥胡咧咧啊,你知道不知道,因为你这个纰漏,咱们这些人要面临多大的危急,首先你的老师长就不知道能不能全身而退,草泥马的你可气死爹了,你不准躲,我他妈踹死你个大傻缺。”

    我气急了,抬脚就踹,程野出于职业本能就下意识的闪躲了一下,我一脚踹空不由得更气更恨,咬牙骂道你不许躲,这货咬着嘴唇,眼圈里满是晃来晃去又羞又愧的眼泪,硬生生站在原地,被我一脚踹在了肚子上。

    我含怒之下飞出的一脚力道极为恐怖,踢的程野闷哼一声连连后退,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宋大勇急道:“生子你犯浑啊,程野怎么可能是故意的,他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

    被宋大勇一吼,我如同被淋了汽油又点了火的心绪才渐渐清明,瞪着一声不吭又咬牙走回我跟前的程野吼道:“滚,你给我滚回房间去,暂时别让我看到你!”

    (四章三千加的字数,就跟我之前两千字的六章等同了,谢谢兄弟们请假却没有骂我)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