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紧急疏散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程野咬了咬牙,闷声道:“老大,你给我个立功赎罪的机会,让我为你和宋师长做点啥。你说要干掉谁,我立马把澳洲的两个兄弟叫回来,不杀他个天翻地覆我没脸回来见你。”

    我举了举手,又悻悻然放下。因为我身前的茶几都他妈被我捶零碎了,实在没东西可砸,只能怒吼道:“滚你妈的蛋,干个JB啊。这是跟黑,帮火拼吗,还他妈的要杀个天翻地覆,你是怕侯胖子和宋叔叔死的慢?”

    宋大勇脸色难看,推着程野的肩膀道:“你先回屋冷静一下,生子也在气头上呢,你不要多想。”

    程野点点头,红着眼圈就走进一楼的休息区,回到自己屋里去擦枪了。

    这时大厅门口一阵骚动,外边站岗的兄弟纷纷叫道:“磊哥,宋总,曦曦姐……”

    我抬头望去,洪磊会同宋苗苗这几个女人,一起把洪熙水送了家,又立刻跟着宋苗苗她们回了沧月楼。

    大家一进客厅,就发现屋里的气氛似乎沉重的能拧出水来,而我身前破碎的茶几,还有没来得及收拾走的茶杯碎片等,都想他们传达了一个我正在发火的信息。

    洪磊默默走到跟前,坐在我旁边的位置,低声问道:“情况怎么样。”

    我擦了把脸,反问道:“你姐还好吗,有没有说什么?”

    洪磊摇头道:“挺好的,你不用担心她,反倒是她很挂念你,非要跟来这边陪在你身边,被我制止了。”

    宋大勇直接俯身在宋苗苗耳边,低声说了他们老爸也被牵连的事,宋苗苗当场就哭了,六神无主的问我怎么办。

    我其实也是一筹莫展,说到底我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混的是江湖,玩的是暴力血腥,跟庙堂之上,讳莫如深的政客走的完全是两条路,我不仅没有经验,除了侯胖子这一系,我几乎也没有别的背景,再说这他妈可是中纪委办案拿人,级别不够的别说插手了,就连打探消息也不可能。

    宋苗苗刚刚升任百亿规模的集团老总,可当听到自己敬爱的父亲出事,还是跟一般女孩子一样慌手慌脚,眼泪一对一双的往下掉,宋大勇一直在低声安慰姐姐,可是谁都拿不出个章程来。

    我被她的低声啜泣弄的心烦意乱,挥手道:“女人都给我回二楼去,不要这在里烦我。”

    秦曦和辛小雪一边一个,拉着宋苗苗就走,宋苗苗满脸不情愿,瞪着大眼睛回头看我,那眼神里满是一个女儿在得知父亲落难后又无力去拯救的哀伤和无助。

    我瞅了仍然赖在沙发上不肯挪窝的马青箐一眼,哼道:“你干嘛不走,有话对我说吗?”

    马青箐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不耐烦,再次问道:“有话快说,这边出事了不知道吗?”

    她咬咬牙,纠结开口道:“我可不可以把小雪送回她妈那去,然后我回来陪着你,她还小,万一有点什么事,我们家两个姑娘,总要留下一个……”

    我一愣,旋即怒道:“你乌鸦嘴啊,就怕我不出事是不是,老子总不会把你们都连累了,要走赶紧走,你也不用回来了。”

    马青箐疼的一下站起来,当着所有兄弟们大声道:“我马青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虽然我脾气不好刁蛮任性有些公主病,但我绝对不做有福同享有难你当的那种现实女,我姓马的把话撂在这,你要是死了我给你报仇,你要是进去了我就单身一人在外边等你,如果我说到做不到,让我得乳腺瘤割了胸。”

    她冲动之下语速极快,噼噼啪啪的就把这番话给喷了出来,不光我有些发懵就是宋大勇和洪磊他们也听的目瞪口呆。

    回味明白她的意思,我心里还有些小感动,要说马青箐这女孩,长的真是万里挑一,她跟辛小雪能有八,九分像,甚至身材还要略微高挑出两三个公分,辛小雪有多漂亮啊,那是在大街上让我看了一眼,就念念不忘的那种容颜。

    马青箐本来是个警察,阴差阳错之下跟我流露到一个荒岛上,又莫名其妙被毒蛇给咬中,无奈之下我才用自己的变异血液给她解毒,最后因为彼此的基因相似有了吸引,自然而然我们就滚了沙滩。

    说实在的,我对她几乎就是放养的状态,给她钱她又不肯用,她只想我能多陪陪她,可是我又整天都被各种事情缠绕着,简直是想抽出一天的时间都是奢望。

    直到通过我的关系,她认回了几岁时就走失的妹妹辛小雪,最后姐妹两人同时委身于我,简直跟古时候的娥皇女英共侍一夫都有得一拼了。

    我总觉得马青箐这个女生个性太强,只要有她在,就经常有让我有控制不了情况发生,所以对她我是最不上心的一个,却没想到在这种时刻她能站出来率先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这属于我们的家事,尤其是我的家事还跟别的男人不一样,媳妇太多,乱七八糟的不行,所以别人也没法劝,宋大勇和洪磊都只能干瞅着。

    我盯着马青箐的苗条身段看了半天,最后才苦笑道:“对不起,我心情不好,语气有点差了,这样吧,你上去吧辛小雪带走,然后你也在家等我消息,不要过来了,你的心意我都明白,但是真的没必要陪在这里做无谓的牺牲。”

    马青箐沉吟了一会,点头朝楼梯走去。

    我对宋大勇问道:“让你下发的跑路费都弄好了,把人都散开了走,不要一次离开太多,另外,跟你姐说,让秦曦过去陪她住几天,沧月楼这边目前不适合她们留宿了。”

    洪磊自语道:“有必要这样吗,要不咱们再等等看?”

    我站起身挥手道:“你们也都赶紧走,不要回家住了,最好找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等消息,我需要安静一下好好想想,都动起来不要等在这被人抓。”

    说完我直接大步朝楼上走去,找了个没人的空房间把自己反锁在里边,至于一楼大厅那些兄弟们,就交给洪磊和宋大勇做安排了。

    思来想去,越想越觉得我们的好日子可能要到头了,唯一的转机就是中纪委那个黑脸膛的监察室主任说的那句话:“要不是有特殊原因,你觉得你会好好的坐在这里喝酒?”

    我能有什么特殊原因让这些人不能或是不敢动我,想来想去我也只有跟零组织的联系了,除了这个神秘莫测能量极大的组织,谁还有那么大的影响力,能让中纪委的人都有所顾忌?

    想清了这一节,我就跟溺水的人抓住了随波漂来的一根稻草,顿时来了精神,掏出手机就拨打火舞平时跟我联络用的电话号码。

    现在我已经走投无路,除了舞姐这事我也不知道该找谁了,可是她的电话号码就跟火星上的一样,十次指定有九次是打不通的,这次冰冷的客服电子音直接提示我,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以前还他妈是转移到小秘书已关机啥的,这回直接就是无法接通,火舞到底在搞神马啊,留个永远都不能主动呼叫的号码给我干**?

    我不甘心,继续打,一直打了半个小时,还特么是无法接通的状态,急的我险些就把手机给摔了。

    正在这时,我房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我听声音就能分辨出,这不属于我任何一个红颜知己,而是一名男子的脚步声。

    果然,这货并不清楚我在哪个房间了,站在二楼走廊里扯着脖子叫道:“生哥,生哥你在吗,外边有人找呢。”

    我冷哼道:“不是让你们都先撤吗,谁还来找我?”

    报信的混子循声找到我的房门,趴在门上低声回道:“来人说只要提他的名字你就会见,他说他叫风云子。”

    我猛的弹跳起来,柔软的席梦思大床发出砰的一声脆响,两步冲到门口,我盯着报信混子问道:“他人在哪里?”

    小混子用手指着楼下道:“客厅里等着呢,勇哥和磊哥在陪他说话。”

    我点点头,大步当先朝楼下走去,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刚才还因为联系不上零组织的人而焦头烂额,这会风云子就主动上门啦,我一定要把老倪头的联系方式也要来,火舞那个电话号也太不靠谱啦。

    下了楼,风云子就放下手里的茶杯,施施然站起,朝我点头道:“秦生,别来无恙?”

    我快走几步朝他伸出手去,用力握了握,然后盯着对方的眼睛问道:“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有事?”

    风云子朝我左右看了看,意思是让我屏退其他的闲人。

    我点点头,看向宋大勇,那眼神示意了一下。

    宋大勇和洪磊也都是明白人,知道这个零组织有多神秘,对于让他们回避也没啥抵触的,直接就带着仅剩的七八个手下去了别墅院子里。

    看着宋大勇等人出了巨大客厅又把大门给带上,风云子才沉声对我道:“这次来我是奉了倪副会长的指令,他让我转告你两句话,置之死地而后生,解铃还须系铃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