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狗咬刺猬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个小时之后,我们顺利抵达省城,这时不过晚上十二点左右,天气还不算太冷。很容易就能找到吃饭落脚的地。

    在车上我就跟洪磊合计好,先带兄弟们饱饱的吃上一顿,然后再寻个住处养精蓄锐,等到明天睡醒再集在一起开会商议。

    犹豫程野这货带了太多的限制级武器。我们也不敢把车随便就停放在大街上,只能先找了个一家四星级的酒店等级入主,当然用的都是信息联网的假身份证咯,不然真要闹出啥动静来。警方直接就能锁定俺们几个。

    一夜无话,第二天中午,睡足了的兄弟们纷纷起床,聚到我的总统套房来,我打给服务台,选择了送餐服务,等了一会酒店内部的餐车就被服务员推来了两台。

    吃喝完毕,六个人围坐在沙发上开始合计正事。

    洪磊的意思是擒贼先擒王,直接搞住常务副省长职务的吕济深,然后通过他把孙振勇单独约钓出来,两人都落入手中咱们就飞速撤回星海,各种大刑伺候搞出口供和证据来,往上边一递就OK啦。

    宁小伟却持反对意见,冷哼驳斥洪磊道:“你以为常务副省长跟大队书,记一样多见啊?说抓就抓,抓完还能稳稳妥妥的把孙振勇钓出来,磊哥我拜托你清醒一点好不好,那可是一生之内两三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封疆大吏啊,人家住的地方都是成群武警站岗的省委大院,就咱们这大鱼小鱼三两条,就程野带的这些武器,要说抽冷子给两记闷枪干,死他还有可能,想要抓活的还要谁都不惊动,这不是扯吗?”

    洪磊被宁小伟顶的直尴尬,恼羞成怒道:“那你说怎么办,老子听听你的意见。”

    宁小伟得意洋洋,压低了声音道:“咱们必须长期的潜伏下来,把老吕头的日常行动轨迹都摸清楚喽,才能见缝插针寻个最恰当的时机抓住他,至于孙振勇嘛,我看这次就可以暂时不动他,这货纯他妈茅坑里的石头啊,又臭又硬,不好搞还容易把咱们拖住,弄的无法脱身就坏菜了。”

    我抬手就给宁小伟一个爆栗,笑骂道:“去你大爷的,还他妈长期潜伏下来,咱们有那个时间嘛,我告诉你实话,现在侯胖子和零组织都自身难保不提供庇护,咱们云天社就是无根的浮萍,分分钟被人定位打黑除恶的典型,到时候成百上千的小武子端着冲锋枪追杀咱们,就算想跑出国都没机会了。”

    宁小伟揉着头顶抗议道:“你说话就说话,老特么动手动脚的,我跟你说生子,我最烦你这点啦,能不能改下这个臭毛病。”

    张永赞插口道:“三位大哥,我说点看法,供你们参考行不?”

    我点头对他道:“说啊,还有李泽东和程野,你们也别闲着,给我开动脑筋想办法,大家群策群力才有成功的机会。”

    张永赞点头道:“生哥,我从郊区后赶回来的,侯市长被带走的那场宴席我也没参加,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通过你们分享的这些信息来分析,我有个不成熟的看法,说出来你们参考,要是不对就当我没说。”

    宁小伟哼唧道:“赞哥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婆妈了,有话快讲啊。”

    张永赞歉意一笑,看了看我道:“我最近都在主持咱们云天社在星海周边的砂石场这些生意,所以回城里的机会比较少,没事就看了几本书,当然了,我们这个情况我也不可能去看啥历时文学,我看的都是写实的黑,道传奇,比如哈尔滨的乔四爷,还有香港的张子豪,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有个特点,就是风光的时候无人能挡,落魄的时候也是电闪雷鸣的很快就陷入囹圄。”

    这下连我都有些抓狂了,皱眉盯着张永赞道:“赞哥你挑重点的说啊,说这些作古的老前辈有个屁用,你咋分析的咱们的处境,该如何做?”

    张永赞干笑道:“别急,我前边稍微铺垫下,能让你们更清楚的理解我要表达的意思,其实我就是想说,生哥你上边并不是一点助力都没有了,不然昨天带走侯胖子的同时,就应该是武力抓捕,甚至是武力围剿咱们沧月楼老巢的时候,我是想指出一点,咱们之所以还迟迟没被拿下,一定是有了不得的势力和人物在保咱们呢。”

    众人面面相窥,我也跟着大眼瞪小眼,最终一拍大腿叫道:“哎我草,真是人在此山中啊,看不清事情的本质,赞哥这么一回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如果彻底没了庇护,就咱们干的那些事,手上那些人命,哪里能逍遥自在的从星海跑到省城啊。”

    洪磊迟疑道:“可是之前那个风啥子的,不是来给生子你送信了嘛,说倪虹爷爷不管我们了,让咱们好自为之!”

    宁小伟摇头反驳道:“这也许是老倪头的一个考验,或者是希望咱们能给他送点礼上点贡啥的?”

    我苦笑道:“滚犊子,你把人家挡什么人了,他又不是卖官的领导干部。”

    一直都没说话的李泽东插嘴道:“怎么想你们说的好像都有道理,那咱们到底该咋办啊?”

    程野面无表情道:“孙振勇必须死,这回我要杀不了他,我抹脖子跟老大和兄弟们谢罪,就因为我在泰国一时说走嘴才惹出这么大的祸事,我一定要将功赎罪。”

    这货咬牙切齿面沉如水的说了一通,然后就紧紧的逼住嘴巴,不再发言。

    宁小伟拍了拍程野肩膀,嬉笑道:“兄弟我跟你不熟,但是我比较欣赏你这性格,有担当又错就敢认!”

    程野白了他一眼,根本没搭茬,弄的宁小伟好大一个尴尬,讪讪然转身找李泽东说话去了。

    我思来想去也觉得立刻就对吕济深出手太过冒险了,而且张永赞分析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老倪头托人给我带话让我置之死地而后生,确实给了我非常大的压力,可是他也没说要多长时间内就搞定这事,所以我们暂时还是安全的。

    最后我拍板定下策略,程野和李泽东负责去孙振勇的老巢棋盘山一带潜伏侦查,伺机寻找机会,而我跟宁小伟洪磊几个全力以赴来盯吕济深的行动轨迹住行工作的时间表。

    商议一定,程野就和李泽东开了一辆路虎离开酒店,直接奔了位于省城郊区的棋盘山风景区。

    而我们剩下的四人则是分成了两组,直接采取的最为笨拙却有效的方式,一组蹲在省府大门附近,一组蹲在省政府的家属大门附近。

    这样一来,只要耐住性子守他几天。

    吕济深上下班和出行路线我们就会全部掌握,而更进一步的行动计划,则是要取得更为精确的信息后才能制定了。

    就这样,时间匆匆而过,转眼就是三天,就在我们这边已经把吕济深的上下班路线和时间全部搞定的时候,程野那边突然传来了令人振奋的消息。

    他说他跟李泽东找到了机会,一举干掉了孙振勇身边的八个保镖,已经把这货活着抓到,现在正在赶回来的路上。

    我捏着电话的手都有点颤抖了,心说这尼玛真的假的,孙振勇竟然这么大意好抓?

    洪磊见我有异,捅了捅我的胳膊问道:“什么情况?”

    我捏着电话低声道:“孙振勇到手了,程野和李泽东正带着他们往我们这边来呢。”

    洪磊也是震惊万分,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皱眉道:“那我们不能回酒店了,要另外踅摸个稳妥的地方审问这煞笔。”

    我一拍脑门道:“还是赞哥经验丰富啊,他之前不是说在一个废弃厂区租了好大一间车库吗,就是为了以后干这事打算的,咱们立刻通知他两,并且让赞哥把位置发给程野和李泽东,叫他们带着孙振勇直接过去。”

    洪磊道:“对,赶紧打电话吧,快点。”

    我立刻把电话拨给了张永赞,这货跟宁小伟正蹲在省府家属院附近的小酒馆里喝酒呢。

    我说货已到手,把位置发给李泽东他就明白了,激动起身时还带倒了几个啤酒瓶子,叮叮咣咣一阵乱响。

    这一切说来缓慢,其实不过两分钟就全部办妥,我跟张永赞打电话的时候,洪磊就已经发动了我的迈巴赫S600,朝着张永赞之前留给我们的地址赶过去。

    这一路上我都在合计,要怎么撬开孙振勇的嘴,把他和吕济深这些年勾结在一起坑过的人,捞取的好处都一五一十的审出来,可是等到了地方,汇合了宁小伟和张永赞,等来了程野和李泽东之后,我一见孙振勇那个造型,鼻子都差点气歪了。

    孙振勇本身快有六十岁了,原本一头刚须一样的亮银短发,国字脸,身板也硬朗,现在可倒好,奔程野和李泽东给打成了猪头,遍体鳞伤不说,还他妈是昏迷不醒的,一身招牌似的白色西装出了泥土草屑就是血迹,奄奄一息的眼瞅着就要挂掉。

    宁小伟惊呼道:“卧槽你们下手够重啊,这杂种还能说话给口供吗?”

    程野尴尬的解释道:“他麻痹的这货很能打的,仗着人多还砍了我两刀,不信你们看。”

    说完,程野把上衣一撕,露出胸膛和肩上老长的伤口。

    我纠结道:“这老孙看样要完犊子了,咱们又不能送医院去救,这不等于白抓了一条大鱼嘛?”

    程野有些心虚的眼神飘忽,我却总感觉这逼的目光若有意无意的老看向我的手腕。

    略感奇怪的我稍微一琢磨,就恍然大悟道:“程黑子你他妈是想我放血救他?”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