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二次进化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只是哥是什么人,我什么美女没见过,岂能容忍这黄毛丫头在我面前挖墙脚,当即冷哼道:“程野是我的兄弟。我们之间何止是金钱能够衡量的,小丫头我劝你死了这份心,就算你换个三点式出来他也不会答应你。”

    洪磊手捂住嘴,最后忍不住还是噗嗤一声笑出来。程野更是羞臊的黑脸红成了紫色,尴尬抗议道:“生哥你说抗生素滴流的事,扯这些有的没的干嘛?”

    我恍然醒悟,又换上殷勤嘴脸。搓着手向女孩问道:“那个咱这有没有消炎用的药啊,我这个兄弟是枪伤哎,不打输液恐怕,那个……”

    小姑娘把交叉的二郎腿放下,双手横抱胸前,也给大伙饱眼福了,冷笑道:“你兄弟死活干我屁事,你不是能耐吗,那你们自己搞去呗,药没有,吃的东西也不给你们了。”

    她一说吃,我们三人顿时感觉腹中火烧火燎的饥火难耐,可是宁小伟还在昏迷之中,谁有心事去吃东西?

    洪磊见我脸色变幻僵在当场,立即挺身而出,陪着笑脸商量道:“妹子,你看能不能让那个园丁大爷给咱们跑趟腿,去药店买些注射用的点滴啊,我们几个肯定是被通缉的对象,实在不好出去抛头露面。”

    小姑娘点点头,哼道:“总算有一个明白事理会说话的,好吧,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帮忙把药买来。”

    说完,她站起身走到门外,冲低头修理盆栽的老头子低声吩咐了几句。

    那工装大叔放下剪子出了别墅,竟然真的去给我们买药品了。

    洪磊无比得意,瞄了我一眼,那意思是说咋样,别看你号称情圣,关键时刻还不如我出马呢。

    只是紧身衣女孩转身一句话就差点把洪磊给羞臊死,她吩咐完手下人去买药就扭头看向我们,突然盯着洪磊的脸啧啧叹道:“你是姓洪吧,洪长老的孙子是吗,长成这样可真难为你了,不过你还是没你爷爷丑,哈,哈哈哈……”

    洪磊傻眼,我们也愣住了,随即洪磊咬牙切齿质问道:“你认识我爷爷,你敢背后说他老人家坏话?”

    紧身衣女孩摇头道:“算不上认识,打过交道吧,我并不怕零组织,你们搞搞清楚好吗?”

    我沉声问道:“这么说你真不是零的人?”

    小姑娘打了个响指,脆声道:“算了,不逗你们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雪宫宫,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宫宫,至于我的身份来历么,以后你们就会知道的,现在还不到时候。”

    程野瞪着大眼珠子喃喃道:“雪宫宫,宫宫,公公?”

    我也张口结舌,不敢相信这是她的真名。

    紧身衣女孩也不废话,直接伸手在脸上一抹,纤长手掌挪开之后我就傻眼了,因为眼前出现的竟然是火舞。

    一瞬间我意识都出现了空白恍惚,简直分不清是雪宫宫变化成了火舞,还是火舞跑来跟我开玩笑。

    就在我痴痴傻傻盯着属于火舞的那张俏脸时,她又挥手一抹脸,变回了雪宫宫那张明显有些欧美人种的女人面孔。

    我苦笑道:“你到底是谁,别玩了好么,我们都是普通人,真受不了这个。”

    小姑娘意味深长的一笑:“我是雪宫宫啊,不是告诉你了么,变幻容貌和身材是我的异能天赋,你们知道变色龙还有个别名叫什么嘛?”

    我们三个大男人一起摇头,都盯着雪宫宫的一张脸看,再也没人去注意她的长腿丰胸了。

    雪宫宫撇嘴道:“一帮没文化的,变色龙在中国古代也叫朱宫,古时候的女子出嫁之时都会主动伸出胳膊让新郎验看守宫砂,如果她的守宫砂脱落没有了,那就表明她不是处女,所以我叫雪宫宫。”

    洪磊琢磨了半天,颓然叹道:“啥乱七八糟的,我是没听明白,你们明白了吗?”

    我和程野齐齐摇头,表示也不懂。

    雪宫宫来了倔劲,挽起袖子坐在茶几后,看样子是非要给我们普及一下她名字的来历,吐沫横飞的说了好半天,我们才整明白她是在一个大雪天被背后组织捡回去的孤儿,几岁时候就展露了这种变幻容貌的天赋,带她的师傅是个中国通,直接翻看典籍以变色龙的别名为她取名宫,没有姓就以大雪天的雪为姓,取名雪宫,等这丫头长大了一些,知道了美丑好恶,深觉雪宫这两个字太傻太土,擅自做主就把名字加上了一个宫字,最后就成了雪宫宫。“

    弄明白了事情原委,我苦笑道:“你还真不如就叫雪宫了。”

    小姑娘嗤笑道:“公公这词跟我不挨边好吗,本小姐可是千娇百媚的大美女,而且是千变万化的,你想想看就能明白。”

    说完还坏笑着朝我眨了眨眼睛,我一琢磨还真他妈玄了,她变化容貌的本事,简直可以以假乱真,无论肌,肤纹理还是肤色等等来推敲,就算最挑剔的画家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这尼玛要是迷恋那个女星名模的,直接让雪宫宫给咱变一个,吃吃烧烤喝喝花酒,酒酣耳热之际抱上,床一顿嘿咻,那岂不是跟睡名人一样么,到时候什么范冰冰刘亦菲啊,我他妈丹麦公主挪威王妃都可以玩了。

    人的眼神是心灵之窗,我想到这些就控制不住的露出淫,荡猥亵的神色,作为同是禽兽级的洪磊和程野,立刻就明白了雪宫宫的妙处,两人都是呼吸急促的露出一副猪哥相。

    雪宫宫把咱们三个雄性勾的想入非非,她却不屑一顾的嗤笑一声,自顾自从我们搬进来的大堆生活用品里翻出一罐凉茶,啪的一声启开盖子喝了起来。

    这时候出去买药的工装大叔也匆匆而回,拎了两大包注射用的抗生素和针管用具。

    程野连忙接过仔细检查,最后朝我点头道:“完全可以使用。”

    大家一起动手,我把宁小伟横着抱起,直接上楼,洪磊找了个衣服架子跟在后边。

    雪宫宫蹦蹦跳跳的跟在后头,随意指了个房间就归宁小伟使用成了病房。

    程野熟练的兑药,直接就给宁小伟挂上了两个点滴,左右手全有。

    我搬了把椅子坐在宁小伟床边,挥手对雪宫宫道谢,也对程野和洪磊吩咐道:“你们下去吃点东西,我先在这里看着小伟,吃好了再来换我吧。”

    三人依言离开去楼下用餐,我把房门关好,缓缓走回椅子旁坐下,看着宁小伟苍白如纸的脸色,慢慢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刚才跟自称雪宫宫的女孩一阵胡扯,我几乎都要忘了就在两个小时前,我的生死兄弟一起走了两位。

    现在安静下来,我满脑子都是跟张永赞刚刚认识时的场景,我还清楚记得,有一次他被沈三的手下埋伏,我从妃姨家里跑出来刚好遇到,当时抓了把铁锹就冲了上去,险之又险的救下了张永赞,我们兄弟也因此结下了过命的交情。

    有多少张永赞夹在我和宋大勇之间左右为难,又有多少次他偷偷放水,让我只差一丝从沈三,宋大勇的联手之下逃得命去。

    还有李泽东,这兄弟鞍前马后出生入死跟随着我,从没有一句怨言,无论多么凶险绝望的境遇都紧紧跟随,从来也没动摇认怂过。

    现在他们都死了,就活生生的在我眼前被省城特警开枪打成了马蜂窝,我离最近的张永赞只有两三米远,可就是不敢冲出去把他拉回来,因为只要我一露头就有超过十支枪口朝我射击,分分钟就会饮弹死在当场。

    这一切是拜谁所赐,孙振勇吗?这个傻逼已经死了,他在特警冲入的那一瞬间就身中数枪而亡,无论怎么看,这批警察都不是想要解救人质,活捉绑匪的架势。

    事到如今我要还是看不明白这是吕济深背后指使的灭口行动,那我真就白混了。

    姓吕的老东西,你他妈不光养了个飞扬跋扈的儿子,还是我大仇人孙振勇的后台,现在又添了两笔血债,我要不把你挫骨扬灰我就不姓秦。

    越想我越愤怒,越想我越悲伤,一双眼珠都被仇恨烧成了血红色,呼吸和心跳都在急促加快中。

    恍惚间我觉得大事不妙,挣扎着站起身就往楼下跑。

    开门跑出走廊,来到下楼的楼梯口我就有些坚持不住了,脚步踉跄的扶着栏杆叫道:“洪磊我好像有点不对劲……”

    话音一落我眼前就彻底的黑了下来,脑子里嗡的一声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最后的一丝清醒下,似乎感觉到我从楼梯滚了下去,洪磊嘴里还叼着半只红烧猪蹄就朝我冲来。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我被一阵阵焦渴感唤醒,慢慢睁开眼睛,经过短暂的适应回忆,我才搞清楚身在何处。

    床头,程野被我的呻,吟声弄醒,看我睁眼了,立刻惊呼道:“老大你醒了?”

    我动了动嘴唇,虚弱之极的嘀咕道:“水,给我水。”

    程野立刻倒了一杯凉白开过来,扶着我一饮而尽。

    我意犹未尽连喝三大杯水,这才缓解了肚里好像火烧一样的饥渴。

    有了清水滋润,我的身体机能和精神都飞快的恢复,很快就能靠在床头正常的说话了。

    这时程野也把守在宁小伟那头的洪磊给喊了过来,洪磊喜出望外的冲进来,见到我就喊道:“哎卧槽啊,可吓死我们了,你终于醒过来了。”

    我点点头,问道:“我昏了多久,都出啥情况了?”

    洪磊抓着头发道:“你那是啥毛病啊,昏倒冲楼梯上掉下来就开始放电,谁抱你谁就被电趴下,最后好不容故意用大被把你裹着抬到了床上,半夜你又满屋子爬墙,最后都爬到天花板上不下来啊。”

    我皱眉道:“你他妈喝酒了吗,我都昏迷了还能爬墙?”

    洪磊怒声道:“你和小伟都这个逼,样我还有心情喝酒,你不信你问问程野啊。”

    我皱眉盯向程野,程野咧嘴点头:“老大,磊哥说的是真的,你真的爬了半天墙,后来是没了力气自己掉下来的,不然我们还真的抓不住你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