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这真的是个误会啊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屋里,雪宫宫刚喷过第三波,工装大叔跳进来的时候,雪宫宫的第四波极点呼之欲出。

    等洪磊和程野拎刀拎枪踹开。房门冲进来的时候,雪宫宫已经全身震颤抖的不行,痉挛抽搐的娇躯和脸颊,因为生理本能和巨大的羞臊感红的好比一只清蒸虾。

    其实感到无地自容和丢人的不光是雪宫宫。还有我,我他妈躺在地上爬不起来,嘴里呐呐解释道:“这是误会,这真的是个误会啊。”

    我有心拽掉钉进我小腿肚上的弩箭又下不了那个狠手。

    只能眼巴巴被工装大叔杀人一般的眼神狠盯着。

    洪磊冲进来就一抖手里的砍刀。大叫道:“生子你怎么样,是不是这老逼灯对付你?”

    程野紧随其后,哗啦一声拉开了五六自动步枪的保险,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工装大叔眉心。

    我挤眉弄眼示意他们把我弄出去再说,可是这两个货愣没反应过来,不,应该是谁他俩被屋里的那种爱欲气味跟勾住了魂魄,两个黑大个的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盯着床上还有余势未消的雪宫宫,根本就没工夫搭理我的求助了。

    短短瞬间过去,雪宫宫就恢复了行动能力,一把扯过旁边的被子把自己盖住,头蒙在被子里边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啸:“滚,滚啊!!!”

    工装大叔脸皮抽动,却不好转身就走,而是充满了愤怒意味的朝我们三人呵斥道:“看什么看,快点滚出去。”

    雪宫宫:“你他妈也给我滚出去,明天你给我换个据点待,再让我看到你,我亲手挖了你的眼珠子。”

    工装大叔脸色一变,缩着脖子转身就逃,跑的比冲进来时还快。

    洪磊和程野渡过最初的震撼和雪宫宫那副完美娇躯带给他们的刺激后,终于恢复了一些神智,两人搂腰抱腿的就把我抬出了雪宫宫的闺房。

    出门的时候这两个煞笔还以为心有余悸激动不已,把我的伤腿撞到了门框上,疼的哥眼泪都下来了,可是却不敢多说。

    因为我怕雪宫宫突然发狂光着身子跳下床来活撕了我,人家一个小姑娘,喝了点酒来了性致,都没借助啥工具,自己玩了一会自己而已,被我闹的全城皆知,女孩的身体也被好几个大老爷们给看光了,这罪过可大了去了。

    只是我有苦说不出啊,老子确实都没动什么怀心思,一个是我女人较多怕麻烦,二一个身上背负了太多的仇恨和压力,根本没那个心情,我只是出于本能想要观察她跟谁在一起,刚好能爬墙就爬了出去,谁能想到会碰到工装大叔这个坑货巡夜,一嗓子加一箭就把我从楼面外直接干到雪宫宫屋里去了。

    洪磊和程野手忙脚乱把我弄到了楼上房间里,宁小伟跳着脚蹦出来,大呼小叫的喊问:“卧槽这是怎么了,谁干的,人呢,砍他啊!”

    洪磊有些尴尬的摆手,我更是恨不得跳下地去一把堵住宁小伟的破嘴,还嫌老子丢人丢的不够,瞎他妈咋呼什么。

    给我弄到床上趴下,三人围在床边研究上了,是一把薅出来呢,还是先找点纱布什么的,把我的血管给勒住。

    老子疼的呲牙咧嘴,那弩箭的初速劲道十分可怕,这么远的距离刚好达到杀伤力最强,要不是我皮糙肉厚肌肉密度够大,估计普通人挨这一下可能就把小腿骨伤到了。

    我见他们三个还在墨迹没完,气的怒哼道:“勒你妹啊,程野你给一把薅下来完事,老子的恢复能力不怕大出血。”

    程野懵懂点头,示意洪磊按住我受伤的这条腿,他酝酿了一下,一把拽出露出一半的弩箭箭尾,说了句老大你忍着点哈。

    呼的一把就拔了了出来,噗的一声,随着三角头的弩箭被拔出,我的小腿顿时留下了一个血窟窿,鲜血猛的一下喷出来,把躲避不及的洪磊溅了一脸。

    我闷哼一声,额头直接见了汗,程野赶忙抓过早就准备好的纱布绷带,一圈圈缠在我的伤处,反正是光着身下中的箭,还剩下脱裤子这道手续了。

    我的强悍恢复能力立刻显示出了威力,破损的大小血管神经组织等,自动寻找被弩箭冲断的另一半,缓缓蠕动着想要接续愈合上。

    总算帮我包扎完毕,又扯过被子帮我盖上,三人面面相窥竟然没有出去的意思。

    我冷哼道:“还不走,难道要我请你们喝酒?”

    程野不吭声,洪磊张了张嘴也没说话,只有宁小伟这个劣货看不出眉眼高低,嘿笑道:“到底咋回事你给我们交给底啊,他俩都下去了,我这瘸了瘸了的,还没等下楼你们就回来了,要是不弄清楚事情经过,我怎么睡得着。”

    我翻着白眼怒骂道:“滚你吗的,弄个JB明白,老子今天丢人丢大了,谁再跟我提这事可别怪我翻脸。”

    宁小伟讪笑道:“不说就不说,你激动什么玩意,真是的,咱们几个就差穿一条裤子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是不是你要摸人家雪宫宫的床,被暴力拒绝了啊?”

    我狂叫道:“程野把你的步枪给我拿来,我他妈清理门户,干,死宁小伟这个话唠。”

    宁小伟双手连摇,嬉笑着骂道:“别急眼,好了我不问了,来,磊子弟弟,背哥哥回房歇息去。”

    洪磊白了他一眼,嗤笑道:“你叫磊哥我兴许考虑下,还特么占我便宜叫我弟弟,你咋出来的就怎么回去,我抬秦生上来就累的一身汗了。”

    说完扭身就走,也不管宁小伟立刻改口叫了声磊哥。

    见洪磊真的直接走掉不管他,宁小伟又把求助的目光望向程野,程野收拾了一下剩下的绷带和从我腿上拔出的弩箭,转身径直离去,就跟没看到宁小伟这个人一样。

    我不由得暗爽,心说宁小伟你个王八蛋,明知道我只穿了一条小内裤被抬回来没啥光彩的事,你他妈还故意问我让我难堪,这回没人帮你了吧,我看你咋蹦跶回去?

    没想到宁小伟眼珠一转,盯着我身边的空位嘿笑道:“要不咱俩对付一晚得了,我就不往回蹦了,这一动一动牵扯的枪口嗷嗷疼,放心,都是瘸子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我一听慌了,老子还没跟男人睡过一个床呢,赶紧把将要走出房门的程野叫了回来,无奈的吩咐道:“把这家伙送回房间去,不然他要骚扰我的。”

    程野闷声应了一句,转身回来把宁小伟给拦腰抱起,毫不费力的就朝门外走去。

    出门的时候还反手把我的房门给带上,顿时闹哄哄的房间就静了下来。

    我又默默的躺了一会,伸手按息了床头的开关,整个房间顿时黑了下来。

    安静下来我也不那么尴尬羞愧了,脑子里又回忆起雪宫宫那具简直完美到无可挑剔的雪白**,心里转来转去都是这样的想法,诸如这丫头还真是挺敏感的体质啊,靠手就能把自己弄的高,潮迭起,又喷又抽的真是了不起,这他妈要是老子提枪上马,小秦生那霸气拉风的歪头亲临城下,估计一次欢好她都得喷好几回啊。

    思绪信马由缰的控制不住,小腿还血肉模糊的隐隐作痛,被子里却又支起了帐篷。

    过了好久我才收敛心神,暗骂自己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屁,眼大都快把心给拉了出去,刚死了两个兄弟不说,仅剩的几个人也岌岌可危的四处逃亡,腿上挨了一箭我竟然还能想入翩翩的硬直了,实在是生理本能太过旺盛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渐渐的迷糊过去,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这回可到好,四个落难兄弟两个伤了腿都成了瘸子,洪磊和程野直接就分了工,程野负责照顾我,洪磊负责照顾宁小伟的生活起居。

    我还好,毕竟体质非常变态,第二天我就能跳着脚下地自己去卫生间了,可是宁小伟不行,他两次强行下床已经把枪伤给崩裂了,又是出血又是换药的还要有感染的危险。

    于是洪磊就悲剧了,不光要伺候小伟哥吃饭喝水,还特么得端屎端尿的当起了护工。

    搞的洪磊满脸幽怨又不好发作,只能寻个机会想要跟程野轮换照顾对象,可是程野看似傻大黑粗,其实鬼精鬼精的,话茬都没搭直接就给摇头拒绝了。

    就这样过了三天,这三天雪宫宫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回过别墅来,那个工装大叔也被她赶走,又换了个二十多岁的伶俐年轻人,给我们定期送来药物和食品,送完人家就走人,根本不回答程野和洪磊的任何的问题。

    直到第四天头上,我们都等的有些心焦了,我的腿伤也都完全愈合,跑跳自如不再有行动上的不便时,雪宫宫终于再次露面了。

    她回来的时候正是旁晚时分,换了一辆红色的沃尔沃,遥控开了小院外的伸缩拉门就开了进来,直接把车头停在了别墅门廊下。

    我跟程野洪磊正在无聊的喝酒,听到动静齐齐起身朝外看去。

    雪宫宫带着墨镜就从车里走了下来,她今天的装束有些奇怪,盘个头,一身运动装,虽然也能看出绝对不是地摊货,可是从品味气质上来讲,绝对没有她之前的穿戴高端时尚,而且衣服明显有些不合身,显得比较宽大了。

    我正在诧异打量,就听到雪宫宫站在车门旁喊道:“姓秦的,你给我死出来,找你有事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