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要多给年轻人机会嘛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雪宫宫见我答应,脸上表情却有些复杂,默默的看了我一眼,低声问道:“那你准备好了吗。我们必须在一个小时之内就赶回去。”

    我愕然,反问道:“你的意思是现在就行动?我一个人去么?”

    雪宫宫点头:“你以为省政府家属院是菜市场啊,岂能说进就进的,常驻执勤的武警就有一个中队。人家可都是配备真子弹的。”

    我当机立断咬牙道:“行,那现在就走,我信你不会坑我,不然你也犯不上冒险救我们了。”

    雪宫宫赞许的看了我一眼。嗤笑道:“这才像个当老大的样子,智商情商都不让我那么捉急了。”

    我脑子里都是一会要如何行动的念头,也没在意她的鄙视调侃,连声催催道:“那快走吧,你不说得一个小时之内就行动吗?”

    她看了我一眼,摇头道:“我得准备一下,你转过身去不准偷看,我让你转身你再转过来。”

    我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心说你他妈光着身子手银我都看了半天,还至于背着我什么嘛?

    不过这种事我也犯不上忤她的意,依言转身看向另一边的车门。

    身后窸窸窣窣的乱响了一阵,间或有一两声雪宫宫的吸气声传来。

    大概半分钟之后,雪宫宫开口唤道:“可以了,你转身吧。”

    我一扭头直接就愣了,这还是同一个人吗?根本就看不出来驾驶位上刚刚跟我达成了一项交易的女人是雪宫宫,这完全就是另外一位三十岁左右,风姿绰约,体态丰盈的小少妇啊。

    这女人穿着一身李宁的运动装,手里拿着个化妆镜正在对左右眉毛做细微的修正,发现我大张着嘴巴愣呵呵盯着她看呢,就露齿一笑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艳少妇啊?”

    这下我算彻底服了,就连音色嗓音人家也改了,要不是我相信自己的感官听力,我真的怀疑这刚刚的三十几秒钟之内,雪宫宫就被人给掉了包,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小少妇的发型衣饰都是雪宫宫刚才穿的那套,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而且以我的感知能力,两个大活人就在我身边开车门关车门完成掉包而不被我发现,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

    鼓捣了几下,雪宫宫最后照了照就收起了小镜子,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解释道:“我易容成吕济深家的保姆啊,不然那有机会混进去,一会你就说是吕副省长请来的按摩医师,这老家伙最近腰脱犯了,每天都让他家的保姆开车去接一个按摩医生来做治疗。”

    我总算明白了,为啥雪宫宫会改变穿衣风格,还有些俗气的带上了一副金耳环,原来是早有准备的。

    车子开动,这回她的行驶风格就不再那么狂野,而是稳之又稳,甚至有些该超车的地方都要故意犹豫给别的车让道。

    见我露出诧异之色,雪宫宫得意解释道:“那个保姆姐姐被弄睡了,估计要明天这个时候才能醒呢,不过你放心我没有乱杀无辜,虽然说这女人亲口承认她平时是保姆,领导有需要的时候就是暖床的情妇,可我也没杀她,至于我开车的样子也是完全按照她的风格来,既然要演就得演全套的,这大街上都是监控探头,一旦咱们成功得手那可就是了不得的大案子,副省级官员被挟持,想想都刺激啊,估计整个华夏官场都会大地震咯。”

    我默不作声的捏紧了拳头,心中发狠道:“地震就地震,不让老子活那就大家一起死,我他妈无父无母也没有后代,死了就死了,十八年之后还是一条汉子。”

    又开了十几分钟,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晚上七点出头,大街上霓虹闪烁车流拥挤,雪宫宫低声对我嘱咐道:“还有两分钟左右我们就到了,你一定要面不改色沉住气,不需要开口,就听我说就行。我会拿钥匙开门,进了别墅你要以最快的速度制服里边的人,然后我们要呆在别墅里半个小时,不然立刻就开车出来肯定会被门卫武警所怀疑的。”

    我吸了口气,还以为突袭抓住吕济深就闪人呢,原来还要等上半个小时才能撤,不过既然决定要冒险了,也不在乎那增加的一点风险系数了。

    很快,红色沃尔沃载着我和雪宫宫就来到了位于光荣街的省府家属门口,这里闹中有静,街道宽阔却稍显冷清,跟一街之隔的另外一条大马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我很清楚这是因为交警部门对省领导生活区域进行了限行,一般的社会车辆进来就是扣六分罚两百的结果。

    街道两边栽种着高大的景观树,夜色朦胧间我也没看清是什么品种,几乎转眼之间我们的车子就到大院门口。

    雪宫宫最后低声提醒了我一句,就在门禁杆子前停下,然后放下车窗朝快步走过来的一位背枪武警点头致意。

    “李姐好,您出去办事啊?”

    武警敬了个礼,本准备挥手示意后边的同伴抬起限行杆让车子过去。

    却从打开的车窗里一眼瞥到了我,顿时犹豫了一下,问道:“这位是?”

    我漠然转头朝武警战士点了点头,一副高冷自矜的不吭声。

    雪宫宫伪装成的保姆李姐语速飞快解释道:“给吕省长接来的按摩医师啊,之前一直都是他师傅来,今天师傅有事分不开身,就把得意高徒给派来了,哎,也不知道咱家的大领导会不会发火呢,我得赶紧走了啊!”

    雪宫宫几句话下来,把小武警的疑虑全部打消,一听吕副省长还有可能因为临时换了医师而发怒,顿时心中一凛的缩了缩脖子,一抬手就把限行杆打开了,敬礼放行不再废话。

    我对雪宫宫夸目相看,她这几句话看似平常,实则真的把一个靠和领导之间有暧昧关系,水涨船高提升了社会地位的小保姆的嘴脸心态模仿的入木三分,那一句咱家的大领导实在用的是妙,让涉世不深又极为尊崇上下级之分的小武警不敢生出一点的忤逆之心,给人一种好像得罪了保姆李姐就是得罪了常务副省长一样严重的错觉。

    雪宫宫也不说话,抿嘴开车的同时,时刻注意着院内的建筑格局和门牌号。

    我这才恍然想起,她也应该是第一次混进来吧,可能就连吕济深住在什么位置那栋小楼都是从那个真保姆嘴里审问出来的。

    所幸的是,雪宫宫不是跟我一样的路痴,她对方向感特别敏感,按照脑子里的路线图,就把车子开到了大院靠左的一栋独立小楼前。

    这种封疆大吏扎堆居住的官邸区各家都是没有围墙篱笆之类的东西的,因为保卫措施极为严密,车子拐下主路直接就开到欧式风格的别墅门廊前。

    熄火灭灯,雪宫宫一言不发的开门下车。

    我紧随其后下了车,深吸口气就跟着上了台阶。

    借着月色和路灯,雪宫宫扭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想用眼神告诫我动作一定要快。

    我微微点头示意她放心,来的路上雪宫宫就介绍过,老吕家出了一位姓李的保姆常住外,就只有吕济深和他的夫人,至于儿子吕源早他妈就被程野几个在泰国弄死,扔在暴怒的大象脚下踩个希巴烂了。

    见我面色如常毫无紧张的意思,雪宫宫也有些诧异,她搞不懂为什么在车上还有点忐忑不安的我,一下车就变的沉稳如山了。

    其实这就是我最大的一点长处,没干之前我会瞻前顾后的评判得失,一旦决定非做不可了,任何事任何人我都能够坦然面对,谁也别想动摇的我信心。

    雪宫宫从坤包里掏出一串钥匙,念起一把就捅到了大门锁眼里,轻轻旋转,噶哒一声厚重的实木门开启。

    她轻轻一推就走了进去,我随之昂然而进,神色间没有一点做贼心虚的紧张。

    客厅一角是个餐厅,一个六十许却保养的极为年轻。一身雍容贵气的夫人正在小口喝汤。

    她抬头扫了一眼,手上的勺子不小心碰到了汤碗壁,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客厅正中央位置摆着一排沙发,一位眼袋很重,头发有些灰白的老者靠坐在沙发里正在看新闻联播,听到声音转头望来,我注意到他看到雪宫宫扮作的保姆李姐时,眼神中闪过一抹柔和欣喜。

    雪宫宫紧走几步,用不属于她的嗓音发嗲道:“省长,阿姨,我回来啦,把医生也带回来了。”

    正在喝汤的贵妇人显然就是吕济深的夫人,作为贵妇人她身份地位金钱名望全都有了,可就是没了青春,年老珠黄估计都他妈更年期了,怎么能让位高权重的丈夫依然对她有性趣?

    无奈间就被青春正好的身段婀娜的保姆给上了位,把自家老头子伺候的骨软筋酥舒服的不行,女人再老也是女人,凭着日常生活的蛛丝马迹,吕夫人很快就发现了丈夫跟小保姆之间的猫腻,可是她一不敢闹再二不敢耍泼,因为这种家庭里的一切荣光都是身为高官的老头子挣来的,真撕破脸闹了出去,吕济深倒霉她作为夫人也没好果子吃。

    所以吕夫人对待保姆李姐的态度就有那么点冷淡,对李姐的招呼也是爱理不理,冷哼了一声继续闷头喝她的靓汤。

    反倒是吕济深推了推眼镜框,目光越过雪宫宫看向我,哦了一声有些迟疑道:“怎么换人了?”

    我踏进两步,站在雪宫宫身侧,做出一副有些惶恐但又矜持的模样,弯腰致意道:“吕省长您好,家师父亲病重赶回探望,临走时特意交代我说您的腰脱按摩不可以中断,让我替他给您服务一次。”

    吕济深有些不悦,但还是点了点头,征询的看向保姆雪宫宫。

    雪宫宫仿佛本能般的就朝人家挺了挺胸脯,腻声道:“这个小帅哥手艺也很不错,省长,你不会怪人家办事不利吧。”

    吕济深顿时酥了,咧嘴哈哈一笑:“不会不会,要多给年轻人机会嘛,那来吧,我们还是去卧房吧!”

    (状态不佳,今天没有了啊。昨天欠的明天补吧,我会尽快调整好,感谢大家的生日祝福,也感谢读者对我的宽容。”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