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我是被人给强睡了啊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洪磊见我恼羞成怒也没跟我一般见识,兴高采烈就跑去卫生间打水了。

    楼上休养的宁小伟也听到了动静,这货拎着手机一瘸一拐的扶着栏杆往下走,走到一半就发现大厅里躺着个身穿睡衣的老者。再细看两眼就认出我们抓到的是谁了,激动的宁小伟差点一骨碌从楼梯上栽下来。

    洪磊接了满满一脸盆的冷水,嘿笑着就端了出来,然后站那看着我。

    我挥手道:“看我干什么。浇这煞笔啊。”

    洪磊点头,示意程野往后闪闪,兜头一盆冷水就泼了上去。

    哗……

    吕济深从头到脚都被浇了个透,巨大的水量淋湿了他的身体之后。迅速朝着四面八方蔓延淌流,反正我们也不打算在这长住了,也没人管它,四个人都站在一边盯着吕济深的反应。

    这老货被冷水所激,镇静剂的药效一下子就失灵了,只见他缓缓张开眼睛,一句话没说就猛打了个喷嚏。

    阿庆……

    我呵呵笑道:“吕副省长你腰还疼不疼,要按摩吗?”

    吕济深渡过了最初的茫然无措,就一骨碌坐起,翻着稍有浑浊的一双老眼就朝我盯来:“是你?你不是按摩医师,原来小李子把我出卖了。”

    我摇头笑道:“这你还真冤枉小李子了,一会估计你就看到了,哈哈哈……”

    吕济深沉声道:“年轻人,你们不要玩火,就算想绑架求财也不该选我做目标,你们这是在作死啊,赶紧把我放了我可以既往不咎,不然你们一个都跑不掉的。”

    洪磊凑到跟前,一个大嘴巴抽在吕济深的脸上,啪的一声脆响把老吕头从坐着的姿势直接扇了个跟头。

    随即戳指破口大骂:“卧槽完你妈草你妹子的,你他妈还敢威胁我们,你个老逼灯你的张开你的狗眼再给我仔细看看,俺们几个是不是绑匪?”

    吕济深的目光在我们的脸上转悠,最后落在我的脸上盯个不定,突然,他脸色狂变,指着我哆嗦道:“你,你,你是秦……”

    洪磊又是一个嘴巴抽过去:“秦你奶奶,叫生哥,敢叫错一次我特么就掰你一根手指。”

    其实我也恨不得能亲手宰了这个老王八蛋,他为官不仁纵子行凶不说,还他妈是孙振勇最大的保护伞,如果没有他,孙振勇也不敢这么嚣张,也许杨阳的那只手都不会损失,武兰陈浩他们也都不会死了,还有前几天死在我眼前却救不回来的张永赞和李泽东两位兄弟。

    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考虑,这个吕老头都有一万个该死的理由,只是现在还不是亲手杀他的最佳时机,我们要利用孙振勇和他的口供给他们背后更高层次的那些关系网来一记狠的,也要借此帮侯胖子和宋奇峰扳回一局,让他们背后那一系的人马不要抛弃两人,趁着这副猛料之际把吕济深一派狠狠打压,我们作为下游外围的人马,多少也能得到些实惠。

    于是当洪磊抽完了老吕两个大嘴巴,宁小伟也咬牙切齿的往跟前凑,地面太滑这货腿脚不利索,还他妈差点摔倒了,我哭笑不得的摆手阻止:“不许打了,先等等啊,一会还有用呢。”

    几人明白过来,宁小伟一瘸一拐的坐回沙发里,喘着粗气骂道:“草泥马的老乌龟,你个死扑街的,我他妈就该把你卖到泰国去做个老人妖,天天让你接客,没人嫖你我们雇人光顾你。”

    吕济深被宁小伟这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震惊住,微张着嘴呐呐抗议道:“有话好好谈吗,年轻人不要这么冲动好不好?”

    我都忍不住这货的一口官腔了,跳起来一脚踹在他的肩膀上,大骂道:“谈你麻痹啊,谈谈就能把我们那些兄弟的命谈回来啊,你个死贪官!”

    吕济深捂着肩膀斜斜躺在地上,盯着我怒声道:“那我儿子的命谁来赔,难道我不清楚他是怎么被害死的?你们这帮凶手歹徒,谁都别想活着离开省城!”

    我气乐了,咬牙道:“你儿子如果不是有你这么护短宠溺他的父亲,一定不会这么短命,他都不知道北了,嚣张跋扈忘乎所以,我本来不想跟他硬碰的,可是这傻逼在医院里就想让我钻他的裤,裆,这不是自己作死吗?”

    吕济深沉默了下去,眼睛半眯着,躺在水泊里也不知道在转悠着什么。

    我吩咐宁小伟把孙振勇招供的那段视频播放出来给他,不断给老头子在心里上施加着压力,让他明白不说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可是任我们怎么恐吓威胁,老头子就是咬死口了不开声,一个字都不说了。

    正当我犹豫要不要学着张永赞那招,给这老贪官也来个火机燎脚底呢。

    别墅大门处再次有了动静,一直守候在门口处的程野打招呼道:“是雪宫宫。”

    我对洪磊道:“看好他,我去接个人去。”

    等我跟程野快步走下门廊迎出去的时候,雪宫宫已经打开了后备箱,弯腰往外搬人呢。

    我大步走进,低声道:“我来,你让开。”

    雪宫宫依言后退,我弯腰把被她拖出来上半身的真正保姆给抱了出来,这女人丰腴柔软,身子散发着淡淡香气,一股成熟女性的味道立刻就往人鼻子里钻。

    我也没细看,转身大步走回别墅,雪宫宫关了后备箱门跟程野快步跟我进了屋子。

    咣当一声,别墅木门彻底关闭,雪宫宫扔掉手里的皮包,找了个位置就坐了下去。

    “累死老娘啦,我仅有的人手都布置在几条街上给咱们充当眼线呢,这个丰满的李姐是我自己弄后备箱里的。”

    我赔笑道:“宫宫妹子你太仗义了,赶明有机会我必须安排你,来星海,咱们搞艘游艇出海玩!”雪宫宫似笑非笑的瞟了我一眼,戏谑道:“我不怕海里的鲨鱼吃了我,我就怕被你给生吞活剥了。”

    我没接招,指挥洪磊再去打盆水,好把吕济深的保姆也给浇醒了,两人都清醒了才好进行下一步嘛。

    这时那吕副省长都瞅懵了,他傻愣愣看了雪宫宫一会,在转头去看昏迷躺在身边的真正保姆,老头子整个人都不好了,揪着头发厉声喊问:“你们搞什么鬼,邪魔外道,到底那个才是真的小李?”

    我失笑道:“自然是陪你躺在地上的是真的,假的谁能跟你双宿双飞啊,哈哈哈。”

    雪宫宫拍了拍胸脯,随意道:“不提我还忘了,我得变回本姑娘的本来面貌去,你们折腾吧,反正人我都帮你们搞来了,能不能审问出来东西就看你们的啦,我回房休息会去。”

    说完,她俏生生起身,款摆翘臀就朝一楼那间蹭被我撞破窗子的卧室走去。

    程野和宁小伟都把目光盯着了躺在地上的保姆李姐身上,两人不停的吧唧嘴,啧啧有声道:“太牛逼了,真像,宫宫这招简直逆天了,怎么看都是一个人,没有一点破绽。”

    我摇头道:“怎么会一点破绽都没有?只是不是特别熟悉的人,又不是心存怀疑的情况下去认真辨别而看不出来罢了。”

    这时洪磊终于接满了一大盆了冷水,忙忙呼呼的大步走来,嘴里嚷道:“让开让开,我请这对狗男女洗个鸳鸯浴先。”

    我赶忙阻止道:“别他妈全泼了,弄个毛巾浸湿里再往脸上整,不然一会咱们的鞋子都湿透了。”

    洪磊顿住,示意程野快去卫生间拽个毛巾来。

    两个配合着,把毛巾沾满了水,再往那李姐脸上淋。

    由于刺激不够,水量也不足,来来回回搞了好几次,那真正的保姆李姐才睁开了眼睛。

    她一睁眼就惊叫喊道:“啊,别杀我,别杀我,我什么都说了啊!”

    洪磊手一扬,就把蘸满水的湿毛巾摔到了她脸上:“鬼叫你妈蛋啊,看看你身边的是谁,淡定一点行不行?”

    冷水再次刺激的李姐清醒了一些,她抓着手里的毛巾,茫然扭头看向了同样坐在地上的吕济深。

    “啊,省长您来救我了,哎呀,呜呜呜,她们打我呀。”

    连说带哭的李姐潜意识里就认为吕济深是无所不能的,只要他出面,任何泼天大事都不再是事,一句话搞定。

    她猛然间看到了吕济深就在身边,情绪失控下连哭带嚎的就往老吕头身上扑。

    那没顾得上扔掉的蘸水毛巾也被她一把按在了吕济深的胸口,冰的本来就瑟瑟发抖的老吕头像射了一样浑身一哆嗦。

    我哈哈大笑道:“这尼玛后悔没把吕夫人也给请来了,此情此景老太太一看就能明白,你俩真他妈的是男盗女娼的一对野鸳鸯啊。”

    吕济深恼羞成怒,用力推开保姆小李,怒斥道:“你就出去接个医生,怎么就搞出这么多事,你个无用的女人!”

    李姐总算缓过神来,惶急的四处望望,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两腮都被洪磊抽肿,身上全是水渍的吕副省长,突然改口道:“几位小兄弟饶命,我就是个弱女子,一没文凭二没有背景,给人端茶倒水做些下贱工作,还被这人面兽心的吕副省长给强睡了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