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都用啥玩意整的你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们四个外人全都愣住,有些目瞪口呆的望着小少妇保姆李姐,这尼玛翻脸比翻书还快呢,也太能见风使舵了。

    吕副省长也是懵了。气的手指颤抖,坐在地上指着李姐怒斥:“你个不要脸的女人,那不是你勾,引我的吗。总在我跟前穿着小裙子拖地,还经常翘起后边让我看到,你个寡廉鲜耻的东西,你竟敢倒打一耙?”

    虎死余威在。虽然吕副省长被我们挟持又打又泼又电击的,搞的浑身都是水,狼狈的不行,可是他长期以来的颐指气使还在,上位者的威压不自觉就释放出来,我们是无所谓的,反正就跟看死人一样瞟着他,可是李姐不行,刚才为了保命她情急之下着急跟吕副省长摘清关系才说人家强睡了她,其实看两人的身份做派,李姐主动勾,引老吕的可能更大一些。

    此刻被吕济深声色具厉的一通臭骂,小少妇害怕了,两手撑着地就往后蹭,脸上变幻道:“我也是没办法,他们找的应该是你,省长,您就自己担了吧,我就是个保姆啊,不想掺和你们的事。”

    吕济深呸了一口,冷哼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你就这么着急跟我划清界限,你也不怕我脱了险境回头就找你算账?”

    李姐都要被面沉似水的吕副省长给吓哭了,惶急无助之下一扭头就看到我站在旁边,一个前扑就把我的大腿给抱住,胸口两只又白又软的大腿子紧紧挤在我的膝盖上,又挨又擦的哭诉道:“好汉为我做主啊,我真的只是个保姆而已,你们跟吕济深又多大仇也跟我没关系,我除了给他们两口子洗衣做饭就剩打扫卫生了,抓我也没用啊!”

    我动了动,发现这娘们抱的还挺紧,只要厉声断喊道:“撒手行不行,你他妈的到底是谁勾,引的谁咱们暂时不论,你俩到底有没有男女关系?”

    李姐有些无奈的点的点头,低声道:“有是有,可是吕省长他基本都不行,要靠药物支撑个三两分钟,还很变态,自己不行就用器具来折腾我。”

    洪磊和宁小伟这对淫贼相视一笑,一共同声开口道:“都用啥玩意整的你啊,给我们详细说说。”

    吕济深面色涨红,怒吼道:“要杀要剐就朝我来,你们不要侮辱我!”

    李姐可就没他那么辣气了,小娘们为了保命那是什么都肯说,一张嘴就跳,蛋电动棒,带勾的按摩枪。

    这几句话出来,直接就把程野和洪磊三个饿狼给逗弄起了性,不约而同挤到跟前,连声问道:“那你最喜欢那种折腾方式,是电动棒吗?”

    李姐好不知羞耻的回道:“我哪个也不喜欢,女人说到底还是希望男人的东西够用够枪,器具那些玩意,只是聊以自,慰罢了,饿不死也吃不饱。”

    吕济深瞋目大喊道:“贱人,你他妈够了,赶紧给我闭上你的嘴巴。”

    这是一直没吭声的程野举着手机正在录像,他挥手示意挡了视角的洪磊往边上站点。

    我瞪了老吕一眼道:“你说没有就没有啊,我们又不是傻子,自己不会调查吗,快把你怎么祸害人家保姆的事情都给我倒出来,还有你跟孙振勇合作到底老了多少好处费?”

    吕济深极为硬气,冷笑道:“我两袖清风堂堂正正,不信你们去调查去,我姓吕的从不说假话!”

    我也不跟他废话,掏出自己的手机调出孙振勇前一段日子被我们录下的悔罪视频。

    吕济深本来还不可一世,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看到孙振勇老老实实把他们之间的主要勾结往来都给招供了,顿时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不过这老货还是不肯亲口承认他的犯罪事实,不住在嘴里重复:“社会渣滓而已,他血口喷人,我是不会承认的。”

    我皱眉不已,心说老吕要是打死不招还真他妈麻烦了,这货毕竟是省部级领导,不可能跟小人物失踪了一般渺无音信,指不定被人发现副省长咋还失踪了呢,到那个时候我们再想抽身而走可就太被动了。

    无奈之下我抄起打火机就蹲下身子,想学着张永赞收拾孙振勇时的招数,给吕副省长来个烤猪蹄尝尝。

    吕济深的手脚都被洪磊他们控制住,眼睁睁看着我把点燃老高的火苗凑到他脚下,

    可是火焰马上就烤到他的时候,我又改了主意,呼啸一声撤回了火苗,冷笑道:”两位衣服都湿透了,穿着肯定会着凉啊,不然这样吧,你俩把衣服裤头都给我脱了,裸身出镜堆做对苦命的鸳鸯吧。

    吕济深大吼道:“休想侮辱我,我姓吕的上过战场打过美帝,还能怕了你们几个混混啊!”

    李姐一声不吭就开始脱衣服,那配合的精神简直让我们这些穷凶极恶的绑架者都不好意思了。

    这小娘们肌,肤雪白,身段窈窕呈现出夸张的S型,随着她一件件外衣,胸罩的解下,直接把我们四个大小伙子看的硬了两对。

    洪磊不好意思再直愣愣站着,因为他的裤子比较松,最容易被里边的小兄弟给顶出大帐篷来,这货灵机一动就蹲下了身子,喉头一动一动的狂咽口水,斥骂道:“老吕不是我批评你,还他妈省部级大员呢,怎么还没个保姆觉悟高啊,你赶紧的,脱不脱?不脱我们可就动手段了。”

    我也趁势蹲下,因为哥们已经看到保姆李姐在往下脱小内内了,那雪白双股,幽幽丛林的黑色狭长地带都呼之欲出啊,老子也多少天没有解决生理饥渴,怎么能一点反应没有?、

    可是我又不想如洪磊那么蹲下,被人一看就是尴尬的不敢站着了,那也显得太没定力了,于是我下蹲的同时,直接就一把薅住了吕济深的脚腕子,嘿笑道:“算了,吕副省长不吃点苦头是不会配合咱们的,哎,程野你把录像的手机交个宁小伟拿着,来帮忙按着吕省长,咱们先给他热热身,来个火机烤叫板……”

    程野裤,裆前也支出老大一块,不用脱光了看,只看那规模就足见这货的本钱又多足。

    他见我招呼他帮忙,也是额头见汗忙不迭的就蹲了下来,双手死死按住了妄想挣扎乱动的吕济深双腿。

    洪磊自然不用招呼了,一屁股就坐在老吕的胸口,用自己那一身横肉接近二百斤的体重来压制住他。

    我啪的一声按着了打火机,皮笑肉不笑的嘀咕道:“赞哥你一路走好,英灵若是不远就睁眼看看,今天兄弟给你们报仇了,罪魁祸首吕副省长被咱们搞到了手,我先给他尝尝你的火烧脚底板绝招,看这老货能挺住几秒钟。”

    说完,我把打火机猛的一递,顿时就靠近了吕济深那一双又白又肥的大脚板子。

    “啊,啊啊……疼……”

    只是烤了三秒钟,吕济深脚下就撩起了水泡,大呼小叫的惨嚎声不断。

    那脱光了身子,光溜溜站在一边的理解吓得只捂眼睛,可是就算看不到吕济深被烧的惨样也不行,因为这老货太他妈能嚎了,看是立场坚定不怕拷问,其实照比人家孙振勇的扛劲可就差远了。

    孙振勇那是足足挺了三五分钟才崩溃求饶,吕济深不过二十几秒,脚底出了水泡就举手投降鸟。

    老家伙哀嚎连连的求饶道:“我服了,我说我说,我都说,你们可别烤了,可捅死我了啊。”

    折磨他肯定不是主要的目的,我们最想要的还是尽快取得他的亲口口供,录下来好跟孙振勇的口供前后呼应验证,那老吕也就是板上钉钉的完蛋了。

    我把打火机往后一撤,吕济深都被吓破了胆疼的反应都麻木了,兀自在哪喊道:“不要再搞了,你们想要什么我都答应,千万别再烧我脚底了。”

    洪磊冷哼道:“不烧你也行,先他吗把衣服脱光了,跟保姆小李子搂着一起我们拍几张照片。

    吕济深眼中都有泪珠在滚动,这份委屈和疼痛已经超过了他的心里承受极限,不敢不从就依言坐起身脱衣服。

    保姆李姐很识时务,明白了我们的意图后就主动蹲下身子帮老吕脱裤子,吕济深顿时就一阵眼红,抬腿就把李姐给踹了个跟头。

    “滚,忘恩负义的贱女人,我帮了你多少忙,又帮你丈夫批了多少个赚钱的项目,你竟然如此恩将仇报,跟坏人合起伙来整我。”

    李姐也不着恼,默默的从地上爬起来又站到一边去。

    可是她刚才被吕济深踹了后仰,先是一屁股坐到在地,最后缓了缓才慢慢坐起来。

    只是之前她就已经脱的一丝不挂了,这被老吕不管不够的一脚蹬倒,惊呼间两条大腿都分开很大,简直赤,裸裸的姿势躺在了我们个年轻男子跟前。

    她那平坦光滑的小腹,那她白腻若凝滞的大腿内侧,还有那神秘无比的倒三角黑色丛林,一条隐藏着衰衰凄草中的幽深峡谷都是那么清晰可见。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