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吕济深和保姆都火了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嘴里叼着一只虾饺都忘了咬,眼睛死死盯着屏幕跟着记者的脚步往我们扔下车子的街心看去。

    红色沃尔沃堵住马路车震简直成了**,因为我们选择的地段实在狗**,可以算是省城全市最为繁忙繁华的路段。车辆行人都无比之多,再加上吕济深和保姆李姐都被我给灌了安眠药,俩人一丝不挂抱在后座,任凭别人怎么敲门敲窗就是不理不睬。

    交警先于媒体记者赶到。可是一时之间也没辙,沃尔沃车子不算太贵,可是那车牌让懂行的人心里都直哆嗦,谁也不敢擅自做主杂碎车窗神马的。

    这一来二去可就热闹了。中国老百姓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爱看热闹喜欢围观,其余车道和骑电动车上早班的人本来可以不受影响的通过,只是一看这里围了这么多人,不由自主就停车打听,一听说怀疑那红色轿车里有两个没穿衣服的男女,妥了,宁可迟到也得围上去瞅瞅,这么一来拥堵的面积和规模可就几何式增长了。

    这时候美女记者穿着小皮鞋也咔咔的走到了沃尔沃跟前,一迭声的道歉说:“请让让请让让,我是省台第一时间的新闻记者。”

    老百姓颇为给面子,自动把拥挤不堪的人群闪出一条一米宽的通道,记者身后的摄像大哥连忙跟进,生怕慢了一步他就过不去了。

    这点从正在直播的画面摇动和推进感就能轻易判断。

    记者先是找上了正在现场维持秩序的交警,交警一脸懵比无奈,摆手拒绝说正在执行公务不便接受采访。

    美女记者又把话筒凑到一位围观的堵车司机跟前:“这车读着多久了?您是最早一批发现的人吗?”

    那司机大哥咧嘴笑道:“我刚来的,最早被堵的人家都绕道走了吧,只有我们这些晚到的,前边堵的太多太狠就绕不过去了。”

    记者问道:“听说这车里有一男一女,还是没穿衣服的?”

    接受采访的司机有些暧昧的眨了眨眼睛,嬉笑道:“这个可不能瞎说,我也没瞅太真亮,不过据说是这么回事啊。”

    宁小伟拍着膝盖大笑道:“生子你可太损了哎,这下网上和电视上老吕一起露脸,算是丢了八辈子的人了,估计就算本朝太祖重生也保不了他喽。”

    我笑笑没有说话,刚好宁小伟提起网络这事,我就掏出手机上往浏览,这一看就吓了一跳。

    微博和某些二三线的网站都在疯传一段时间较长的视频,视频名称五花八门。

    什么“黑老大为何惨死,原来大人物想要他命。”还有:“东北一霸的前世今生,他跟背后老板不得不说的故事。”

    更为过份的爆人眼球还有:“一官员凌辱家中保姆,保姆数次堕胎不堪忍受,于是她绝定了报复,现场实拍。”

    我眼皮一跳,随便点开一个视频看了起来,发现果然孙振勇被我们审讯的那段,主角的声音和形貌原样的,我们这些兄弟的脸上全被打了马赛克,就连声音也经过了虚化处理,根本听不出到底是谁在说话了。

    我朝雪宫宫竖起了大拇指,这女人背后的势力果然霸道,时间这么段就把帖子推送到了互联网的风口浪尖,还做了这么多技术性的处理。

    我又拨动播放器的快进选项,拉着播放进度往后看,缓冲了一会后,手机上的画面直接变成了别墅里我们强迫吕济深和保姆李姐光着身子抱在一起的情节。

    无一例外我们的声音和脸上都经过了技术处理,让人无法追查到我们的身份。

    这时候电视上正在直播的新闻画面突然出现了一阵骚乱,起因是最先到场的交警请示了上级,上级指示派拖车先把堵路的沃尔沃拖走,估计这个沃尔沃的车牌是起了一定作用的,因为吕济深的用车可都挂着省府的小号牌呢。

    如果是社会车辆,警察也不会这么为难,就算是法拉利亦或是劳斯莱斯违法堵路他们也敢破拆车窗进入强行把车里的人带离,可是现在就不行,交警联网查个车子信息那太容易了,直接就把沃尔沃的车主信息给调了出来。

    不光现场的交警傻眼,就是交警大队的指挥中心也跟着懵比了,纷纷倒吸口气:“什么?吕,吕副省长的车?”

    交警队领导紧急向上汇报,消息飞快传递到市局值班中心,两分钟后市局局长接到汇报,他立刻下了死命令,绝对不能打开车门和车窗,让里边的人曝光,维护好现场秩序,我马上向市委领导汇报。

    于是就出现了刚才那一阵骚扰的情况,市委领导下令把车拖走,至于车里到底是谁,咱们关起门再研究,可是老百姓不干了,凭啥啊,大早上的赌了我们这么半天,那明显就是挂着官牌的沃尔沃,里边还隐隐约约有着赤身的一男一女抱在一起,就这么给拖走了?

    那绝壁的不好使啊,妈蛋的到底是那个官员喝大了溜了冰,玩娘们都玩到大马路上来了,今天不让我们看个清楚谁也别想把车弄走。

    东北本就民风彪悍,再加上路怒症者颇多,仇富仇官的也不在少数,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让某只官员倒大霉的机会,这些因为各种原因爆发了小宇宙的**民屁民怎么肯轻易放过。

    “不准拖走车,要拖走也行,把车里的人揪出来,让我看看到底是谁在马路中央堵路搞破,鞋!”

    “砸了窗子,砸掉车窗不就能看到了吗,大家一起动手,没人能把咱们咋地。”

    一旦有那么两个带头的家伙,群众可就控制不住了,人潮如海浪一般哗的一下就冲了上来,随后赶来的几个交警直接就被推搡到了一边。

    交警又不是刑警特警,他们是没枪的,再说这种事谁敢开枪啊,还想不想混了?

    随着支援交警赶到的拖车都差点被愤怒的老百姓给掀翻了,这帮人拎着U型锁甚至是自家车里的灭火器,嗷嗷叫着扑上前来,砰砰砰,开始狂砸沃尔沃的四扇车窗玻璃。

    欧美车系的质量确实牛逼,我们喝着皮蛋瘦肉粥,在直播记者略有些晃动和急促的解释声中数着,那身高臂长的壮汉,双手举着灭火器都足足砸了七八下,沃尔沃的车窗才轰然炸开碎了一扇。

    洪磊哈哈大笑道:“破了破了,好戏要开始了。”

    其余的车窗玻璃此刻也纷纷碎裂被砸破,起哄架秧子的这帮路人闹,事者一看,卧槽还真是一个老男人抱着个丰满女子睡在车上,两人真的是一丝不挂啊。

    不知道谁大吼一声:“哎尼玛,这不是那谁吗,那个谁来着。”

    此人跺脚顿足的只拍头顶想不起来吕济深的人名,旁边已经有人再大喊了:“卧槽啊,这个好像是姓吕的大官啊,尼玛,我已经开始怀疑我整个人生了哎。”

    雪宫宫一直没说话,知道此时才莞尔笑道:“秦生,你们以前是不是也这样坑过人,比如那个美国回来的生物基因博士?”

    我一愣,顿时色变,盯着雪宫宫寒声道:“你调查我身边的人?我警告你啊,你们有啥目的都朝我来,如果你敢伤害我的亲朋女友,别说我跟你不死不休。”

    雪宫宫被我的样子吓到,不自觉的就往后缩了缩,嘴里不忿的嘀咕道:“什么人啊,说翻脸就翻脸呀?”

    其余的人都在注视着电视上的节目,随着人群的呼喊和骚乱,画面一阵摇动,随即就被切断了,整个屏幕都黑了,然后就是一大片雪花,好久才被切换成一档早就播出过的综艺节目。

    我若有所思的嘿笑道:“今天这个小记者可惜了,估计要倒霉,这老吕是真坑人啊。”

    众人无语,纷纷把视线望向我,那眼神好像都在鄙夷我,这明明就是你弄出来的,还怪人家吕济深?

    我估摸着是现场的情况让省台新闻部的导播察觉到了不对,果断的切断了直播画面,可是已经有些晚了,吕济深和保姆李姐一丝不挂的样子,已经通过有线信号送进了千家万户的电视机中。

    再加上全民智能手机的时代,谁没个拍照录像能上网的电话啊,吕济深和自己保姆深夜车震,最后累的一起昏睡在车里,还堵住了最为繁忙的大马路注定会火遍全国了。

    又坐了一会,我见新闻节目没有恢复的趋势,就独自上楼打算找个房间睡一觉。

    没想到雪宫宫随后跟来,直接就敲开了我的房门。

    我顿时就有些胡思乱想了,以为她也被哥的运筹帷幄诡计百出给征服了,想要投怀送抱呢。

    没曾想人家看都没多看我一眼,对我正色道:“我帮你做的已经足够,现在是该你对我履行诺言的时候了,你不会反悔不认账吧?”

    我心里一阵小失落,不过随即又紧张起来,沉声问道:“你到底要我做什么,我可先说好,太危险的活我可不接。”

    雪宫宫淡笑道:“一点不危险,我就是想请你接受我一个朋友做回采访罢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