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一间大床房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有些紧张还有一丝偷东西得手后的兴奋,虽然不是我亲自撬的车门,但我也算参与了,这种感觉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但确确实实体验到了一种别样的刺激感。

    待我飞快钻进车门,火舞拽开驾驶位置下方的一个线盒,略微辨认了下,就把两根电线扯断重新连接在一起。啪,轰啪啪……

    一阵电火花激烈冒出,车身微微颤动,竟然就此被火舞打着了火。

    看着我有些惊讶的样子。火舞得意一笑,说:“这算什么,真正的高手都能把直升飞机鼓捣着。”

    没等我做出反应,她就一脚油门下去,手上飞快转动,保时捷卡宴发出吱嘎嘎的轮胎摩擦水泥地面声,一阵白烟过处就驶向了地下停车场的出口。

    到了收费口,火舞好整以暇的放缓车速,拿出中控台上扔着的停车卡,随卡还递了二十块钱给收费岗亭。

    对方找回来五元钱,栏杆随之打开,火舞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嗡的一脚加速,保时捷狂暴的窜了出去。

    惊的车道两旁的路人都纷纷转头观望,看着我们偷来的座驾一缕白烟消失在街头车流中。

    车子走了半天,我发现前进的方向已经快要出了三环上高速了,这才低声问道:“咱们这是去哪?”

    火舞脸色的神色也明显轻松了些,淡然道:“有这个车在我手里,只要他们不是出动直升机咱俩就是安全的,因为他们追不上咱,但是我必须要尽快把你送出国门,否则只要在中国境内一天你都是命悬一线的。”

    我有些蛋疼的追问道:“出国?真要出去啊,那我得去哪啊,我这还一大摊子事呢。”

    火舞冷笑道:“什么事能比得上你的小命,你必须出国,因为执法堂那些冷血杀手只听欧阳燕的差遣,他说杀你,就必须杀你,我也没法阻拦。”

    我咬了半天牙,最后颓然长叹道:“我咋这么倒霉啊,就没有一天能够安安稳稳的过完,总是被人撵的鸡飞狗跳抱头鼠窜的。”

    火舞白了我一眼,冷笑道:“这就要问你自己了,如果你不是多情滥情,有了秦曦又怎么会招惹洪熙水,如果没有洪熙水的伤势,你也没必要去斯里兰卡冒险抢什么佛牙,没有这些事自然也就不会有你的今天!”

    我砸吧砸吧嘴,默默思忖着,还真他妈被火舞一语中的给说着了,很多事都是因为我滥情花心牵扯出来的,怨谁都怨不着。

    这时候车子已经开到了星丹高速路口,火舞放缓速度等着排队通过,这俩保时捷卡宴装了ET设备,是可以直接走专用通道不需要再领卡的。

    只是我突然我想起她刚说的那句话,就连忙追问火舞:“你刚才说是要把我送出国,难道你不跟我在一起吗?”

    火舞无语的看了我半天,摇头道:“你想的美,你可是众矢之的,整个民族之敌,我冒着被组织除名定为叛徒的风险来搭救你就不错了,你还想让我跟你亡命天涯啊,我又不是你什么人!”

    我顿时尴尬的不行,摸着鼻子呐呐道:“你想要成为我什么人也简单啊,你随便找个地方停下车,咱俩不就是那啥了么?”

    火舞脸腾的一下就红,狠狠瞪了我一眼,扬起葱白小手就朝我一指。

    我顿时魂飞天外,嗷的一声叫了出来:“妈呀,别冲动,你是我姐我亲姐。”

    火舞哭笑不得,连忙低声呵斥道:“你给我小点声,你这样别人还以为咱们在车里做什么呢,鬼叫鬼叫的要死啊?”

    我擦了把额头的冷汗,心有余悸的苦笑道:“舞姐不带你这样吓人的啊,你那火焰的威力你又不是不清楚,真要给我来这么一下,车里这么窄小的地方我避都没法避。”

    火舞收起笑脸正色道:“行了别贫了你,咱们现在还没出星海市呢,随时都有可能被执法堂的高手们追上,你给我老老实实坐好,咱们要尽快赶到丹东去。”

    我一愣,这才明白她上星丹线的目的,可是去丹东出镜,那地方只挨着一个国家啊,那就是全世界最伟大最英明的领袖(他们国家老百姓都这么认为的)金三胖的地盘啊,卧槽火舞什么意思啊,想让我偷渡去朝鲜?

    火舞这时已经驾驶着卡宴驶出了高速路口,夜幕下的星丹高速如一条璀璨夺目的灯河,有太多太多的汽车在两点之间奔波疾驰着。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不满,低声解释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先去朝鲜然后取道韩国,我会尽一切努力动用关系,帮你办理去西非或者中东的护照身份,只有远离零组织的势力覆盖范围,你才算真正得到安全。”

    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头,心说越南老林子哥都钻过来了,还怕一帮吃不饱饭的高丽棒子吗,老子这么高大威武,背不住哪个阿玛尼就看上我了,想招我做个养老女婿啥的呢。

    想到这里我突然眉头一挑,因为想起最后和韩龙鸿兄妹会面那次,这货急匆匆带着妹子避祸回了老家,临行前曾经抓着我的手邀请我,若渡过难关了就来他这边玩玩散心,韩龙鸿这货不就住在丹东吗,据他自己说,离朝鲜只有一条江水之隔,近的超乎你的想象。

    想到这我就打定了主意,等到了丹东就跟火舞提出去韩龙鸿那转转,想要偷渡去朝鲜,最好还是找当地出身的老韩取取经微妙。

    卡宴在火舞的操纵下又快又稳的往前疾驰,我满心都是事,根本睡不着,一会想着跟宋苗苗打个电话,一会想着要叮嘱宋大勇点什么,可惜的是,我的电话卡都被火舞强行收去给扔进了马桶,根本就没了联系工具了。

    纠结来纠结去,我还是睡着了,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车子已经停在了高速公路的应急带里。

    我懵懂的看着火舞,支吾不清的问道:“咋了?”

    火舞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同时冷哼道:“不知道替我开会车啊,我一个女人熬夜很伤皮肤的好吗?”

    我心中腹诽不已,你还算是普通的女人吗,真是的,车技那么好就一直开呗,半道让我当什么马夫。

    这些念头只是在脑子里转转,面子上我一丝一毫也不敢露出来的,屁颠屁颠开了车门下车绕过去,坐进驾驶位感受了一下,等火舞上车坐好就发动车子缓缓开走。

    下高速的时候还不到半夜一点,进了丹东市也不过两点十分左右,我把想去找韩龙鸿的想法跟火舞说了,火舞到没表示反对,不过她在问明了我只有个大概地址还是农村的时候,就摇头建议道:“咱们应该找个酒店落脚歇息,不睡好觉养足精神,那一旦被敌人追上就比较危险了。”

    我一听她说找个酒店休息,心里就开始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了,虽然理智告诉我不可以不分轻重,在这样的时候还想入非非,只是火舞跟我的关系太暧昧了,我们在越南皇后酒店就差了最后一步没做成啊,如果不是顾虑到第二天要对佛牙寺动手,她又是个处女怕承受不了我的攻伐,那夜我们也许就……

    火舞透过车里的昏黄灯光就瞥见了我的神色和意动,她有些尴尬的分辨道:“不许你乱想我,人家没用那个意思啦,我都是正常的制定行动方案。”

    我装作无辜的摊手道:“天地良心啊,我可没有多想什么,我正在心里回忆韩龙鸿说给我的地址呢。”

    好算我们俩的意见暂时达成了一致,由于天色太晚,韩龙鸿的老家还是丹东市郊一个乡下村子不太好找,我们也奔波的累了,就决定找个地方吃些东西睡上一觉,明天天亮了在去寻访韩龙鸿兄妹。

    我开着车子在丹东市里转悠,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火锅店,把卡宴停的稍远一些,才和火舞下来步行过去。

    因为我们没有电子钥匙,车门锁上了再开就还要火舞用工具去撬,所以还停在偏僻无人的地方比较方便些。

    进了店点了一大桌子羊肉青菜,我跟火舞甩开了腮帮子狂吃一通,当然,主要是我狂吃,百分之九十牛羊肉的东西都是被一个人给消灭了。

    吃饱喝足结了账,出门左转不远处就是一家汉庭宾馆,得益于丹东属于旅游城市的名头,各种便捷酒店还是蛮发达的。

    火舞掏出一张身份证扔给吧台,酒店服务人员拿着在卡槽里一刷,电脑终端就给出了此人是中国公民并且具有合法身份的提示,交了两百块钱押金,火舞毫不犹豫的要了一间大床房。

    瞬间我的小心肝就不听使唤的乱跳了,我以为她绝对会开两个房间呢,没想到竟然直接要了一间房,那这意味着什么老子还能不清楚吗。

    接过酒店吧台递出来的房卡,火舞扭头看了我一眼,还非常粘人的挽住我的胳膊,做出情侣的姿态才拉着我朝电梯处走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