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老司机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心头一阵暗喜,要说对火舞没有一点想法那是扯淡,在越南的时候我跟她就多有暧昧情意的表达,只是身边总有其他人干扰。又有马上要对佛牙寺动手的巨大压力在身,两个人都克制着想要上了对方的冲动。

    其实我心里一直都有个不可告人的幻想,我特别想知道火舞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在被强势镇。压进入的时候,她那关键位置会不会突然冒出火来,这种近似于变态的想法我明明知道不该有,可是就控制不好自己老去琢磨联想它。

    等电梯到了进去。火舞就立刻把我的胳膊松开,有些脸红的错开一步身子,盯着不断跳动的指示灯不做声。

    我仗着胆子伸手去搂她的腰,她却像触电一般跳开了,还挥回手一巴掌拍在我的手背上,呵斥道:“不许闹。”

    我立马就郁闷了,费解的望着她,火舞抿嘴低笑道:“咱们这么晚来快捷酒店如果是开两个房间那实在太惹人注意了,所以我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才要一个房间的,你不准动歪心思啊。”

    我挠着头,呐呐争辩道:“可是,那是,你忘了咱们再越南皇后酒店那最后一晚嘛,你不是说,想跟我试试嘛?还有,坐飞机从云南回来的时候,你不是还塞我手里一张纸条吗,什么男的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知意的,难道你都忘了吗?”

    火舞那吹弹可破的俏脸又是一阵红霞弥漫,一股处子的羞涩实实在在的从脸上显现出来。

    她一步迈出电梯,边走边朝随后跟出的我娇哼道:“越南是越南,那时候人家以为第二天也许会死呢,给你的纸条也是真的,我确实心里有你呀,不然为啥得了消息就连夜从京城赶来拯救你个大傻蛋……”

    这是我们已经走到了房间门口,火舞拿出房卡随手一滑,咔哒一声房门就开了,她当先进入按亮了墙壁上的灯光。

    我一步跟进,随后用脚一拨把房门给带上了,火舞刚想往里边走,就被我双手张开按在墙壁上给困在原地。

    我的身高体态决定了,我这么做让她避无可避,完全要正面承受我带给她的压迫感,那种身体空间权被更为强壮的男性所掌控侵犯,让毫无经验和准备的火舞一阵慌乱和羞恼。

    我才不管那些,既然你说心里有我,那我就要试试是真是假,被雪宫宫坑过一回,我心底对女人的戒心又重了不少,她雪宫宫能为了末日组织不折手段,你火舞也未必就能摆脱零组织对你的影响。

    所以你说心里有我是真的,那好吧,我们先接个吻如何。

    我身子缓缓前倾,头也微微下垂,双眼盯着她的眼睛,一寸一寸的朝她嘴唇凑去。

    火舞双手推在我的胸口,却并没有使出多大的力气,只是紧紧闭着嘴巴左右晃头不让我得逞。

    她越这样我就越来劲,身子越挨越近,最后简直就贴上了人家曼妙凹,凸的身躯。

    我听得到她紧张下剧烈加快的心跳声,也能感受到她紧促呼吸所喷出的热气吹在我脸上。

    我终于无法控制自己就想来个霸王硬上弓,却被火舞一声清冷叱咤给惊醒了。

    我有些茫然的微微停顿了下,用有些发颤焦渴的声音问道:“怎么了?”

    火舞脸红耳赤的摇头道:“你别逼我,我生理期啊,非要让我说出来,人家好难为情。”

    我愕然半响,猛的一巴掌拍在脑门,咳的一声,转身走到床头坐下,从衣兜里翻出香烟就点了一支。

    火舞在原地喘息了半天,才在鼻端扇着风娇哼道:“讨厌死了,一股子羊肉的腥膻味,幸好没被你亲到,我要先洗澡了哦,你乖乖的不准乱看乱想啊。”

    我闷哼一声,心说尼玛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啊,好不容易又有机会拿下火舞,偏偏遇到了她的生理期,这煞笔大姨妈啥时候来不行,非赶上这个节骨眼啊?

    女人洗澡就是他妈的麻烦,尤其是又漂亮又有本事的女孩子,洗个澡简直能把人急死,不过急来急去的我也就释然了,因为就算火舞洗的又白又香皮肤跟缎子一样也没用,能看不能吃啊,光着急更他妈折磨人。

    抽了两根烟,后来我都快睡着了,火舞才裹着大浴巾出来了,头发湿漉漉的,让我帮她从从储物柜翻出电吹风,自己在那吹头发。

    我懒洋洋的不想动,可是又不敢得罪她,只好照办,胡乱找到了吹风机递过去,我就想躺下睡觉。

    又被火舞扯耳朵拽起来,非逼我去洗澡,不然不准跟她睡在一起。

    这尼玛我当时就怒了,反抗道:“你来大姨妈不让我动,还非让我洗澡是什么道理?”

    火舞做出难过的表情,撇嘴道:“我不方便你就不愿意听我的话了是吗?你折腾一天了,身上又是汗又是灰的,不洗洗怎么睡觉,你要是实在不想洗你就再去开间房吧,反正我不合邋遢的男人睡一张床。”

    很快我就举双手投降,有气无力的跑到洗浴间冲了一会,擦干了,穿了条平角裤窜了出来。

    火舞裹着一条白色棉被靠在床头看书,看见我出来了,飞快出手把台灯给关掉,低声道:“太晚了,赶紧睡吧,不许乱动啊,不然我也许控制不住自己就放出火球来。”

    这句警告彻底把我的一些小心思给浇灭了,本来我想逞逞手口之欲,就算不能真那啥,最后逼的她用嘴帮我也行啊。

    结果火舞一句话就把我吓得不敢妄动了,老实规矩无比的盖了自己的被子,连目光都不干多瞧一眼,因为真怕看多了会忍不住动手动脚啊。

    还记得在越南的时候,刚入住皇后酒店我就被火舞给惩治了一回,她当时那把火已经把我下边的毛全给燎光了,老兄弟也烧的全身水泡,黑糊糊的十分吓人,如果不是我体质特殊,恢复力惊人,可能就真他妈的变成了中国最后一个太监了。

    有了之前的惨痛教训,我是真的不敢对火舞乱来,刚才逼她在墙角我也只是想恋人之间那种亲吻,完全没敢想更深入的东西。

    结果这一夜睡的就相安无事,火舞是刻意避开我的身体,我也是被警告的战战兢兢不敢越雷池半步。

    第二天临近中午我们才渐次醒来,实在头一晚睡的时候都快三点了。

    穿戴洗漱完毕,我跟火舞下楼退了房,这时她又做出乖乖小媳妇的样子,挽着我的胳膊粘上来,那挺翘弹力惊人的一侧高峰不时就挨擦我胳膊一下,刺激的我又恨有爱,五味陈杂的说不出话来。

    寻了个普通饭店吃了顿午餐,我们简单交流了一下,决定丢弃那辆从星海开来的保时捷卡宴,因为从偷车到现在已经十几个小时了,停在商场里的车不可能不被及时发现被盗了,想必现在这辆车的相关信息都已经进了警方的追逃网,再开来到处乱走就很容易因车出事。

    最后我俩决定打出租车找韩龙鸿的家去,可是我当时就没太往心里去,韩龙鸿告诉我的地址我只记得只言片语,好像是丹东青王庄之类的,上边是什么乡镇我说啥也记不起来了。

    这就不太好办了,如果能记住乡镇那一找一个准,可是丹东市周边的村庄却太多了,简直是星罗棋布不计其数,只是一个村庄想要探听到却也并不容易。

    最后我们换了好几台出租车,终于算是遇到个年纪大,活地图一般的老司机,这老家伙足有六十岁挂零,一说话露出一口烟熏的大黄牙,听我们说完青王庄这个地名他就乐了,嬉笑道:‘两个小娃算你们运气好啊,这一般人那能找到,你说的是苦水乡的青王庄村,我老丈人家就是那边的,不过我老丈人早他妈就嗝屁朝凉了,不光老鬼死了,就连小舅子我也死了俩了……”

    我和火舞大喜过望,也完全不计较这老司机的满嘴跑火车了,掏出一把钱,看都没看是多少,直接拍着他手上,急切道:“师傅你把我们送去,找一个叫韩龙鸿的年轻人,这些钱都是您哒……”

    这老湿机嘴角一抽搐把叼在嘴上的烟头都掉了,刚好落在他的裤,裆处,慌的这货手忙脚乱一阵的扑鲁,嘴里一迭声的还答应着:“绝对没问题,你们找到我老李就算是对了……哎,你刚才说到青王庄找谁啊?韩龙鸿?”

    我心头一动,不动声色的坐在副驾驶问道:“怎么,老师傅您认识他吗?”

    老司机再次确认了我们要找的人是韩龙鸿后,有些悻悻然的把我刚给的钱递了回来:“这钱我不能收,小伙子你揣起来吧。”

    我心中一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冷声道:“什么意思,你嫌少就直说!”

    姓李的老司机哎呦一声痛呼,连连叫道:“不是不是,韩龙鸿是我姑表亲的小舅子,前一段他带着妹妹回来买下村里最好的独栋小楼,大摆筵席那天我还去喝过乔迁酒,我白送你们就行哪能要钱啊……”

    我一听这尼玛还是老韩那货的亲戚,只是,韩龙鸿的表姐夫咋这么大年纪还如此的形容猥琐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