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你先走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姓李的老司机开的就是黑车,没有出租车标牌却也能在客运站附近揽活,按他的说法,交通队运管局这些都是关系。按车收钱,按人头收钱,规矩不一而足,被查处很罚的都是一些没有门路又想钻空子的愣头青罢了。

    这一路上他巴拉巴拉说个没完。完美阐释了一把什么叫出租车司机磨不坏的嘴皮子。

    开了足足两个多小时,深秋暮冬的江边已经看不到一点绿色,风一吹,纷纷扬扬。到处是都是萧瑟的落叶,偶有放养的农村阿伯路过,叼着旱烟,甩个鞭花,啪的一声脆响,嘴里吆喝驱赶着羊儿躲向路边,以闪避我们疾驰而过的汽车。

    青王庄位于丹东市西南侧,紧紧接壤一江之隔的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墨迹半天世界风云和咒骂了N次小日本和美帝老跟我们大天朝装逼后,老司机终于呲牙笑道:“看,前边就是青王庄的,韩龙鸿兄妹俩现在就住在这边呢。”

    我跟火舞被他神侃的昏昏欲睡,闻言精神一震,赶忙坐直了身在朝前边望去。

    这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边陲小村,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村民们近水楼台的搞了很多特色农家院,以招待东三省甚至是关内来的游客,想要一睹江对岸那红色神秘政权的人们,通常都会在此处落脚打尖。

    另外还有一些政府组织和民间自发的边境贸易,都给丹东周边接壤朝鲜一侧的乡镇村庄带来了不小的促进。

    所以青王庄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落后贫穷,青砖瓦房比比皆是,隔个十家八家,还偶尔能够看到风格迥异的各色洋楼。

    老李一路上有两件事是没停过的,除了开始很谨慎的试探问过我跟火舞与韩龙鸿的关系,但被我敷衍过后,就开始了烟泡嘴炮的连番轰炸。

    不过这烦人的家伙总算是要收工了,因为他顺利的把我们送到了韩龙鸿家门口,我望着眼前那巨大的红砖外墙,不由得摇头苦笑,韩龙鸿这是真不低调啊,在这小村子里竟然模仿白金汉宫的建筑风格盖了一栋大型别墅。

    司机老李可能是嘴炮喷爽了,在我们下车的时候还有些依依不舍,我猛然间想起,从兜里掏出他还回来的一沓子钱顺着车窗扔进去,在他谦让之前就开口拒绝道:“坐车给车钱天经地义,再说你也这么大年纪了,又要长途开车,又要嘴炮不停的烦我们,你可幸苦啦。

    老李嘿笑着摸了摸头,露出焦黄的烟熏板牙,尴尬道:“那个,看你们这个样子也不像穷人家的,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您们最好不要跟韩龙鸿说我收钱了哇。”

    我头也不回的摆手,示意知道了,老李嘴角挂着一抹喜色,捏了捏我扔给他的一沓百元钞票,麻溜调个头,一溜烟就朝原路开了回去。

    火舞似笑非笑的瞟了我一眼,嘀咕道:“你还蛮细心的,这些底层的黑车司机也确实很不容易。”

    我摇摇头,没接这茬,带头前行直奔韩龙鸿家的高门大院。

    砰砰砰……

    我用力拍了几下门,因为韩龙鸿的院子过大,大门离别墅的距离相当的长,老子动静小了还怕他听不见。

    结果我这两巴掌下去,院子里靠近大门的位置就炸了天,汪汪汪……

    一阵愤怒兴奋的嘶吼犬吠声混杂在一起就猛的响起。

    我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心里暗自嘀咕,韩龙鸿尼玛养了多少狗啊,这架势跟他妈进了养狗基地一样。

    没用我在敲门,剧烈的狗吠声直接就把屋里的人给唤了出来,一道清脆柔美的女音响起:‘来了哦,谁呀?”

    我一听乐了,这是韩亦莹的声音啊,看来她们哥俩还真住在这。

    我又砰砰砸了两下门,然后扬声叫道:“是我,顺路来看看你们。”

    院子里的脚步声顿了一下,随即边走为跑,蹬蹬蹬,速度飞快的就扑到大门前。

    吱嘎一声,大门拉开多半,门里露出韩亦莹那张酷似小MISS的俏脸来。

    我咧嘴朝她一笑,嘿然道:“好久不见啊妹子。”

    韩亦莹满眼都是不敢置信与惊喜,连珠炮似的发问:“哎呀妈呀你怎么来了,你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人家连个口红都没涂……”

    我顿时尴尬的要命,挤眉弄眼示意韩亦莹要谨沿慎行,你看不到我背后还有个天姿国色的大美妞呢吗?

    火舞见状不由得嗤笑出声,隐晦的伸出芊芊玉手,接着借着身体角度的遮挡,在我腰上狠狠的掐了一大把。

    我疼的倒抽口凉气,忍不住气急败坏的怒道:‘你干嘛啊?为什么掐我。”

    火舞完全没有背着外人想法,直来直去问道:“你到底有多个女人啊,怎么这么远的僻静小村也有对你情根深种的姑娘。

    没等我说话反驳她,韩亦莹就满含意外的看了火舞一眼,神色犹豫着问道:“这位姐姐真漂亮,您是?”

    火舞啧啧连声叹道:“少来,你才真的是青春无敌啊,嫩的都好像能掐出水来。

    韩亦莹脸一红,完全不知道咋接了,总不能当着我的面谦虚,自己掐不出水来吧!

    我赶紧圆场,大大咧咧对韩亦莹问道:“你哥呢,我们有点事要找他帮忙呢。”

    韩亦莹莞尔一笑,赶紧侧身让路,并且转身朝别墅屋里大喊:“哥你快出,你看看谁来的哇!”

    我们跟着韩亦莹朝大院里走去,韩亦莹待我们进入院内,就反手关门,咣当一声。那足有一寸厚用料十足的黑色铁门就再次关严。

    一进大院我紧紧挨着韩亦莹不敢离开太远,实在这大铁门后竟然拴着足足八条大狼狗,最小的那一条,站起身来都足足有个女人高。

    见到进来了生人,这八条狼犬像是被人强,奸了祖母一样,奋不顾身朝我们扑来的同时,张开血盆大口就是一通狂吠。

    坐在轮椅上的韩龙鸿终于出来迎接,这货自己不好下台阶,就直接站在门廊下朝我连连招手。

    逃亡路上竟然能见到比较熟悉的朋友兄弟,竟然让我觉得心里一阵阵暖流涌现。

    我快步走上三,级台阶,朝着坐在轮椅上的韩龙鸿肩膀就擂了一拳,这货疼的直哼哼,咬牙切齿的骂道:“你特么是知道自己多大劲啊?我有些赫然的呐呐解释,说看到你太兴奋了哎,有点身不由己……

    韩龙鸿瞥了我一眼,皮笑肉不笑的冷哼道:“我一个双腿都在恢复中的残疾人你也欺负,太没品啦。

    我推着韩龙鸿的轮椅往客厅里走,边走边吐槽道:“我哪敢欺负你啊,说不上分分钟就会来了报应哦,那肯定要被通缉的话,还是早想出为路为佳。

    火舞难得的没有反驳我,也跟连连点头认可我的说法。

    韩龙鸿就是一愣,有些担忧的问道:“什么情况啊,你怎么会被通缉令的。

    这时候我已经把他推到了客厅沙发前,撒手不管自己赶紧挑了个舒服地坐在了他的对面。

    火舞好奇的打量一圈别墅里的装饰,然后就一言不发的端坐在我的身旁。

    我苦笑道解释道:“比较倒霉,遇到了一件大麻烦,我只有出国才能暂时避开追杀,这不我们就来找你了,鸿哥你这边长大的,所以对偷渡朝鲜的办法耳熟能详吧?”

    韩龙鸿震惊问道:“老大你要去朝鲜,我靠我劝你别气,那边的人都特么是疯子傻子,如果你想长期滞留在那边,就很容易被边防派出所掌握了行踪。

    我摆手道:“这些你都不要管,我只问你有没有办法把我们两个送到江那头,辛苦费我加倍给啊,拜托了哈老韩。

    韩龙鸿低头琢磨了一会,才缓缓开口道:“我确实有个好位置能够轻易泅渡过去,剩下的就是要花几万几十万不等的服务费啊,你说你们想选哪个?

    我沉吟半响,那种方式能够尽快渡江,若是能今晚行动就最好了,我现在真是被人追杀的毫无还手之力,所以才这么着急的想要出去避避风头。

    韩龙鸿嗤笑出声,随口问道:“到底什么人要杀你啊,难道在星海自己的地盘都搞不赢吗?

    我苦笑摇头道:“搞个JB啊,若是能抵挡我还也跑来但求你干毛线,我跟火舞咱俩可是开了多半夜的车才逼到这边来。

    韩龙鸿正待答话,异变却在这一个突起,咣当一声犹如之前火舞撞我沧月楼大门一样的巨大声响猛的传来。

    我腾的一下站起,脸色难看的望向别墅门口冲进来的一辆雷克萨斯越野车。

    韩龙鸿也是神色震动,急问道:“找你们的吗?”

    我点了点头,转身拉起火舞就朝别墅客厅的后方跑去。

    韩龙鸿抻着脖子大叫:“走角门,有后门的。

    我闻言脚下加快,拉着火舞的手也飙起了百米赛跑的速度。

    这时火舞却一甩我的胳膊,冷叱喊道:“你先走,他们的目标是你,应该不会对我下死手的,我帮你拖延一会。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