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炉火纯青的懒驴打滚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身形一顿,扭头就要回来再次拉起火舞的手逃命,可是火舞却朝我一指,一颗乒乓球大小的火球就突兀的出现在她的指尖。她厉声叫道:“滚,你给记住了,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你再回来墨迹我特么放火烧你!”

    我无奈。匆忙之中一咬牙,低着头向着韩龙鸿所指的角门方向狂奔而去。

    在我跑到后边小门,伸手去拉门的时候,身后已经一声冷哼与娇叱混杂在一起传来。随即就是砰砰砰,轰轰轰的交手对轰声,之间还夹杂着一两声韩亦莹的失声尖叫。

    我拽开,房门闪身飘出,临走之前最后看了一眼一人独战四位高手的火舞,心里委实犹豫不决想要回头去帮忙。

    但是转念有一想我还是胡乱认准了个方向,撒开两条长腿绝路而逃了。

    因为我知道火舞的做法是无奈之中最正确的决定,我是挂着必杀名单之人,欧阳燕下的执法堂高手可不管我是不是老洪头的孙女婿,也不会给位高权重的老倪头面子,谁叫人家老大也是A级强者呢,又是司马老会长,在零组织有着神一般权威之人的弟子呢。

    如果我跟火舞一起被人追上厮杀,那唯一的结果就是火舞被打伤打退,而我将死无葬身之地的被灭口。

    像现在这样,火舞一个人留下断后,给我争取逃命的时间,她反而倒不会受伤太重,而且伤的也有价值了。

    如果她也被打个扁宝样,最后我特么再死了,那可真就得不偿失了。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在我脑子转过这些念头的时间不过是电光火石的零点几秒,我逃了,是因为相信就凭火舞的天赋能力和在零组织里的人脉关系,没人敢在没有上命的情况下就对她予以击杀。

    我冲出客厅后门,直奔别墅院墙的后方,这时仍能听到客厅里怒吼连连的交手和喝骂声,我不清楚来人都是什么天赋异能或者是纯武道高手,那我明白他们一定是能够轻而易举就把火舞击败了,因为只有火舞觉得自己和我联手都没一点胜算的情况下,才会迫不得已做出自己断后让我先逃的决定。

    韩龙鸿家的后院外就是一望无际的玉米地,滚滚流逝的鸭绿江水把两岸的水土庄稼都滋润的无比肥沃,如果这是盛夏时间,我只要往大地里一钻,基本上没个百八十人形成规模来地毯式的搜查,那尼玛就休想能发现我的踪迹,可他妈倒霉的是,现在是初冬季节,特别寒冷的内蒙古和长白山地区都下起了大雪了,庄稼地里都是光秃秃一片,只剩下被机械耕种打碎的玉米桔梗碎片,黄黄白白的,掺杂在黑色的泥土里,能让人生出一种苍凉无力的感觉来。

    既然都这么决定了先逃,那我就绝对不会犹犹豫豫让火舞的苦心付之东流,我真的是咬紧了牙关一路抱头鼠窜,能跑多快就他妈跑多快好了。

    跑出大概不到一百米,我就听到身后有动静,惊骇之下扭头回望,赫然见到一高一矮两道人影朝我遥遥追来。

    我心中一凉,因为这两人明显都是纯粹的武道强者,身体力量不知道如何,但是速度绝对比我还快上一线呢。

    我心里暗暗为火舞的安危担心,不住祈祷老天保佑让她安然过关不至于丢了性命伤的太重。

    既然这两人能越过火舞来追我,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火舞完全落败,或者被压着打,无力拦阻其余的人前来追我,只能苦苦应付留下的两人在别墅里厮杀。

    说实话,我从未有那一刻像现在这么渴望自己变强,零组织欺人太甚,老子虽然也有目的才跟去抢夺佛牙舍利,可是最大的受益方却是零组织本身,因为抛开洪熙水跟我恩怨纠缠不谈,她不过是个与人无害的普通女孩罢了,死或者生,只对亲戚朋友有较大的影响,对整个民族和国家来说,她的生死就向一叶浮萍掉落水面,连个涟漪都不会兴起。

    可是司马会长却不一样,他本来就是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那一小撮人,这尼玛借助我们抢来的宝贝去冲击双S也就是半神境界,如果他真的成功了,可就不光是个人武力天下无敌那么简单,一个凌驾于世俗力量和一切规则之上的绝世强者,他一只奉行和实践的作为都是保家卫国,甚至是开疆拓土,那意义有多大,是个傻子都能想明白喽。

    可就算是这样,他们还是因为我一时疏忽犯下的错误就对我颁下了追杀令,这他妈毫不问缘由也不念旧情的作派真让我对零组织的好感迅速清零了。

    本来我一直引以为傲的就是,我女朋友的爷爷是神秘组织的长老,还有倪副会长这个怪胎强人对我明里暗里的照拂有加。

    没想到我今天就被人家追的欲生欲死,连心爱的女人都无奈的抛下不管了。

    脑子里电闪雷鸣般转悠过这些念头,可是我脚下的动作却丝毫不肯停滞半分,火舞已经做了断后的牺牲,我若不能逃出生天,那她就白白把自己搭上了。、

    只是使出了吃奶力气狂奔,却也逐渐的被身后追兵拉近了距离,这一高一矮两位执法堂的地址速度如电,疾驰间踩踏的被机械翻弄的肥沃土地,灰尘泥土四处迸射。

    90米,80米40米……

    我百忙之中回头望去,发下两个汉子越追越近,两人的步伐和上身摆动都如出一辙,很显眼都是师承一个高手而来的。

    任我把全身力气都朝脚下双腿凝去,可追兵明显是学过上乘的轻身功夫的,没尽全力也是比我快上一线,转眼就要跟我追个收尾相连了。

    20米……

    15米……

    我简直要把自己跑吐血了,可还是徒劳无功的被人家把距离越拉越近。

    突然,身后有人高声呵斥道:“小王八蛋你还能逃到天边去,给老子站住吧。”

    我咬紧牙关用力向前冲刺,因为我前方两百米处就是浩浩荡荡的奔流不行的鸭绿江了,在昏黄落日的照耀下,如一条迤逦玉带流转不停的大江,不算太宽却也有个千八百米,老子只要冲到江边一个猛子扎进去,那他们在想追上我就比较不容易了。

    我咬牙支持拼了命的前冲,可就在这时,我听到已经追近我十米之内的两人齐齐吐气开声。

    嘿……去!

    顿时锐利金刃的破空之声呼的一声传来。

    两个执法堂追兵不光轻身功夫高明,所投掷的暗器也是迅疾无比,我这边刚一听到金属破空的声音,那一上一下的两把柳叶飞刀已经到了我身后了。

    情急之下我就地翻滚,一个前滚翻躲开射向我后腰和后心的飞刀,站起身,满身灰土的继续逃窜。

    追兵中那个个子矮小的家伙却偏偏生了副大嗓门,立刻嘎嘎怪笑讥讽道:“哎我去这懒驴打滚可是炉火纯青啊,小子你特么平时是不是总被人逼的使出这招啊。”

    我头也不回大声呸了一口,继续玩了命的往前跑,试图与追兵再拉开点距离,也为那波光粼粼的鸭绿江水已经近在眼前了。

    40米……

    30米……

    20米……

    我跑的嗓子眼发甜,一口鲜血都险些喷出,可是在看到终于跑到了江边后,我的身体中突然滋生出了强烈的求生欲,望,这种不屈不甘的念头让我热血奔流挣动,跑动间我无法控制的就仰天发出了一声咆哮。

    啊啊啊……

    可是愿望往往与现实都有差距,在我看来不足二十米的距离也就是我一个呼吸间的事情,只要我冲进江,以我从下在海边长大所得来的水性,老子不信他们还能在水里把我咋地,也许哥俩嫌水凉都特么不会追下河。

    只是这短短的最后二十米,却成了我秦生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因为我在不断接近着大江,两个追兵也以高我一线的速度在不断的逼近我,他们发觉匕首落空没有奏功之后,也不再急于一时,而是稳稳的提升了速度,紧紧咬着我,一直追到了鸭绿江边,当我离大江二十米远的那一刻,两人不过距我三米之遥了。

    我几乎能够感受到两人从鼻端喷出的热气,心中又惊又恨之下,弄不明白这两孙子咋就跑的如此之快,明明被我落下一百来米的距离,不到两公里的庄稼地奔行,人家竟然活生生的撵了上来。

    我憋足了劲想要最后冲刺一把,可是他们却不肯跟我机会。

    身后一声叱咤冷喊,那个高个子就合身朝我扑来。

    这货身高臂长不弱于我,两腿发力蹬的泥屑翻飞,夹带着呼呼风声就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

    我本身也在全力冲刺奔行,快速运动中难免重心不稳,再加上这货的大力拉拽,顿时整个人一个侧歪,两人齐齐倒在松散的江边农田里,一路飞滚着向前滚出六七米远的距离。

    我连呛在嘴里的泥土都没时间去吐,低吼一声爬起来就跑。

    这时那个矮个子已经追到跟前,身子一窜一把就抓向我的后脖颈。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