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倒霉到没朋友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若是被人射了屁股一刀就挂在大江里,那才是不可思议的讽刺了。

    江水浩荡奔流不息,这鸭绿江会一直向东汇入渤海,这一段的上游。就是吉林省境内比较有名的朝鲜族聚集区了。

    我游了不到十分钟,就已经横跨整个大江,游出的距离超出了七百米,眼瞅着离对岸江边只剩下少半的路程。我终于能微微松了口气,不再担心对岸的敌人找个什么渔船汽艇之类的来追我。

    为了缓口气,我采取了仰泳的姿势,肚皮朝天用双脚蹬踏着水面朝前行进。

    几分钟后。我感觉状态恢复了少许,就赶紧翻身用正常的姿势朝着岸边游去。

    刚刚杀掉小个子那个猛子我窜出了好远,之后露头换气时我就已经把身上穿的外套夹克给脱下扔掉了。

    这么这接近一公里的水面,我穿着兜水的外衣是没法游过来的。

    此时我也有些焦急了,这室外温度都快降到零下了,又偏北风一个劲的刮,鸭绿江里是个啥水温那还用说吗?

    老子情急之下被逼无奈才会选择下水,真他妈像被一群猎狗追杀的兔子一样狼狈,可是

    就算我体质超常,那也毕竟是肉,体凡胎啊,该冷还是会冷,说不在乎那就纯属扯淡了。

    对面属于朝鲜国的江堤反而比我们大中国的这侧要精致讲究,咱们这边农民开荒都差点把大苞米种进了江里,还他妈又是采砂又是淘金的,弄的好好一条大江被挖的到处是坑。

    朝鲜那头则不然,切面整整齐齐的巨大十块垒成了六十五角的护江堤堰,每隔几米远的石堰还都被手指粗细的放水尼龙绳网给圈住了。

    我在江里发力猛泳,偶尔也探起头来向对岸眺望,可是那角度挺高的石堰围栏把墙厚的视线全给挡住了,出了远方的袅袅炊烟以及一排杨树稍之外,我竟然啥特么都看不着。

    这时候天色已经昏黄暗淡,眼瞅着就要黑了,我心里越发着急,尼玛水是真凉啊,再泡一会我就算不抽筋,可能也要拉肚子了。

    挥动手臂划水,三十米,二十米,十来米……

    我终于碰到了延伸在水下的坚硬石堰,呼……松了口气,我就势站起,迫不及待的就想脱离这冰冷刺骨的鸭绿江水。

    手脚并用,我抓着那些极为结实的尼龙绳网,很快就走出江面,爬到了围堰顶端,大口大口喘息换气。

    就在这时,围堰下方那条砂石小道上突然传来一声叱咤:“%¥¥……¥#?”

    我一愣,扭头望去!

    我去尼玛哎,要不要这么倒霉啊,入目处赫然是一小队穿着绿色军装,背着老式突击步枪的朝方边防兵……

    发出问询喊声的就是他们的头,一个看起来是个小军官模样的家伙,这货见我迟迟没用回应,立刻脸色一变,大声呼喊一句:“%……%¥%¥@#!!”

    我虽然完全听不懂,可是我能分辨出他的语气严厉急促,肢体语言充满了进攻前的味道。

    果然,就在我立即俯身再次朝江边滚去的时候,这帮朝鲜兵果断的拉动枪栓开了抢。

    砰砰砰,噗噗嗤……

    强劲的步枪子弹把我刚刚立足的石块打出了一溜溜火星,碎石屑迸射的乱飞乱溅。

    我吓得亡魂皆冒,慌不着路之下,一个鱼跃再次扑到好不容易才游出来的冰冷江水中。

    那一对朝鲜战士能六七个人,呼喊喊叫间就追上了围堰石墙,纷纷把步枪架在了肩膀上,朝我落水的方位一通开枪乱射。

    我心中暗暗叫苦,步枪子弹的动能初速太厉害了,江边的水深不足以抵消那么猛烈的冲击,而我又有些精疲力尽,也不能很快就在水底游跑。

    我心中突然好后悔没在上学的时候学一门韩语,如果我能简单的对付几句朝鲜话,刚才那个领兵的队长喊问我,我就能听懂他问的是啥了。

    我心中清楚,这些朝鲜兵一开始并没有把我当场涉水游江的偷渡者,因为这个季节这个江段都不适合这么玩,他们开始肯定把我当成了本国人,或是偷渔或是练冬泳的。

    只是我竟然一个字都听不懂,还他妈转身就跑,人家立刻就反应过来了,知道我是偷渡者那岂能跟咱客气,朝鲜人民军是出了名的冲动霸道,外加悍不畏死。

    这尼玛是巡逻小队只有步枪在身,若是他们有炮都敢朝我搂两发,谁叫你特么偷渡了,打死也白打。

    对于这一切我是想的明明白白,可是对于眼前的危急形势却是于事无补的,我使出了吃奶了力气在水下猛泳,可游泳绝对无法跟地面上的速度相比啊,我到底还是中枪了,而且不止一枪,腰部背部,外加那玩好无损的另一则的翘臀,都被朝鲜兵7.62MM的步枪子弹给击中。

    江边的水深实在不够,这时候我又突然无比怀念中国那边的偷采砂石的混蛋了,如果朝鲜这边也有官商勾结盗采砂石的勾当,老子一个猛子潜下去十几二十米,哪会被打的这么准,这么狠啊?

    水位不够深,对于子弹的初速缓冲远远不够,我如同被人狠踹了两脚一样,身子连颤之间就中了三枪。

    这伤虽不致命,但我也心中一凉,这尼玛伤口冒出血来浮上水面,岂不是我一边逃,一个给人家目标指引,让他们朝着血迹浮上来的位置开枪?

    我隐约听到石墙上那些朝鲜兵的互相奔走声,那一声声枪响像是死神手中的催命鼓,就他妈在我头顶不停的炸响着。

    我暗自苦笑,这也太倒霉了,刚在丹东那则岸边被射了一刀,好不容易逃到金三胖地盘,老子还没等看看对岸的风景呢,就又被撵下水中,还他妈直接挨了三枪啊。

    我咬牙切齿用尽一切潜力朝着江心游,同时使尽解数的想要控制自己在水下的深度,因为我很明白,我潜的越深,逃生的希望就越大……

    好算天可怜见,就这在千钧一发之际,外边的天彻底的黑了下来,我伤口浮出的血迹在昏暗的天色下就不那么显眼了,越远,朝鲜兵想要发现的机会就越小。、

    这一切都从偏离我头顶的子弹和枪声体现出来,这些家伙果然因为视线不好而不能继续精准的射击,那些穿透水面,把江水切割出一道道锥形水纹的子弹,往往都离我十几米远了。

    可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敢掉以轻心啊,我的憋气时间最多六七分钟,而且我身上三处枪伤一处刀伤,虽没一处单独都不至于要了我的小命,可他妈这四处加这一起就说不准了,而且这天色越晚水温也就越凉,再加上我大量失血的情况下,我就感觉自己的体温都在飞快流逝着,脑子竟然出现了阵阵晕眩的情况。

    我心里大叫不好,这要是昏迷过去可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只是我现在的体力和时间都没剩多少,既不能快速游向江中,也无法憋气更久了。

    一旦我没能逃出足够的安全距离,被这些朝鲜兵在水面发现了我的位置,那就干等着挨枪子吧。

    步枪的有效射程可不是手枪能比的,千八百米都是有效杀伤的距离啊。

    我急的眼冒金星却无计可施,结果越急就越感到头脑昏沉,我几乎就要绝望了,心里暗暗叹息,我对不起火舞冒险为我断后让我先逃,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落在这群朝鲜大兵手中,妈的,要知道还不如跟心爱的舞姐并肩作战了呢,就算被那四个执法堂的杀手弄死,我他妈也能死在喜欢的人身边啊,这算啥事呢,想也想不到我秦生能在刚刚登上朝鲜国土就被人家给射杀在冰冷的江水里了。

    突然,我想起了火舞闲聊时曾经告诫过我的一句话,她说,当你觉得没有希望时也不要绝望,不妨换个角度去思考问题,也许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触类旁通的我心中灵光一闪,猛然间在心中狂嚎默念道:“吸盘,吸盘你特么给我出来,老子想要用你逃命啊。”

    在这要命的时候,已融入我血脉基因里的变异天赋没有掉链子,心随念动,几乎在我这边心中低唤时,我手脚就一阵暖流涌过,立刻浮现出密密麻麻遍布脚心手心的透明吸盘来。

    与此同时,我拼尽全力朝水底潜去,不再把主要力量放在划水朝前游动上。

    好在我刚入水不超过三十米,这里的水位还不算深,水的浮力也没有那么夸张,我水性又好,就轻松自如的潜下了江底。

    这一段的江底都是砂石结构,所以江水才异乎寻常的清澈通透,这本来是不利于我搅浑了水好逃命这个需求的,现在却成了我唯一的救命稻草。

    因为烂淤泥的松软水底我就没法子使用吸盘攀附,从而到达在江底快速爬动,而不被浮力推上水面的目的。

    苍天有眼,这老长一段的鸭绿江都是砂石硬底,而且外边也黑天了,我又使出了吸盘这招绝活,才能没有再挨一枪,顺利的在江心位置浮出水面透气。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