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小胡子挺有情怀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朝鲜兵装备落后,没有夜视设备也没有快艇等渡江设备用来追击,加上天色已黑,滚滚而逝的鸭绿江水像是盘伏在两国界线之间的一条恶龙。黑沉沉似要择人而噬一般。

    这种情况人家也就算了,就算没当场打死我,估计我也不敢再靠岸登陆他们的国土了。

    吆喝了一阵,又放了几声空枪。那带队的班长就带着手下走人。

    我浮在江心用脚踩水,勉力维持着自己的身体不再下沉,后背和臀上的刀枪治伤让我大量失血,虽然有江水的阻力已经我肉身足够坚韧的原因。这几颗子弹都没对我构成致命的伤害,但他妈架不住我身上的枪眼多啊,再加上被零组织的高个杀手扔的那一飞刀,我特么全身上下竟然同时有四个地方在流血,而且那步枪子弹威力奇大,如果不是经过江水的消弱后才打在我身上,估计我的肌肉组织是不无法扛住这巨大的动能冲击的,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我的下场就要惨的多了,不是当场被击穿内脏而死,就是失去了行动能力而浮上水面。

    身在冰冷刺骨的江水之中,我心里七上八下竟然不知该何去何从,我有心回到丹东界的岸边,趁夜色抹回青王庄去探听火舞和韩龙鸿兄妹怎么样了,可是我这边刚刚决定还未划水向来路游呢,那岸边就亮起了四束雪白的灯光,随即就是汽艇发动的突突咆哮声,顺着江面上的风声就传了过来。

    我心头一震,遥望那船头灯照出的地方,正是和我小个子同时入水的左近。

    当下只能掉头转身,打消了回中国境内的想法。

    这一段江面在夜色来临之后都是渺无人迹的,此刻竟然出现了快速汽艇,并且用船上大功率照明设备有意识的四处搜寻照射,这尼玛摆明了是来追杀我的啊,傻子才能眼看火坑还往里跳,如今我的这个状态,只要被人家发现了,那是十死无生啊。

    我咬牙强忍着身上的剧痛,一个猛子扎入水中,双手双脚齐上阵,赶着斜,就奔着朝鲜一侧的岸边游了下去。

    零组织的快船并没有越过江心的打算,他们只是以江心为界顺水而下,不住的用灯光搜寻水面上的动静,还好老子见机的快,当机立断就掉头奔了朝鲜,如果我还停留在原本的位置上,那么此刻就已经被发现了。

    这一路顺流漂泊可就走的远了,因为我前怕狼后怕虎的,也在担心那些朝鲜兵给我玩个欲擒故纵的回马枪啊,这尼玛他们要是整出这一手来,那我没死在零组织的追杀之下,估计也要被朝鲜大兵生生给爆了头。

    不知不觉间我竟然游出了几千米距离,直到那快艇的声音都若隐若现我才松了口气,选了一处水势较缓的所在,就打算靠岸了。

    这几个小时都在水里泡着,再加上刀枪之伤流血不止,我已经虚弱的随时都会昏厥,再不抓紧上岸我可能连体温都会失去,真要到了昏迷的程度,可能我也就再没机会上岸了。

    这里,仍然也是平整划一的石块垒成的河沿护堤,我抓着罩住整个石坝的尼龙绳网,一步一挨的爬上了河堤。

    这次靠岸跟上次还不同,没被朝鲜兵发现之前,我虽然狼狈屁股上也有刀伤,可是那对我这种强悍的身体基本不构成太大的影响,可是被人打了三枪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三颗弹头被我皮下肌肉甚至是骨骼夹住,虽没能伤到内脏,就让我流了太多的血,我又在失血过多的状态下,泡在冰冷的江水中整整两个小时,那有多**就别提了,这如果换了普通人,绝对是没有机会在爬上岸边的。

    我强撑着爬过江堤,因为零组织的快艇并没有放弃搜寻,虽然隔的较远,可我仍然担心被强光照到惹来不顾一切的追杀。

    石坝之上宽阔的难以想象,简直能并排跑上两辆卡车,我踉跄着穿过堤坝,眼前就是一片杂木丛生的树林,我心中一喜,直觉上就认为树林对我最为有利,因为这他妈可是边防线啊,老子刚才随便选个地方上岸就能遇到巡逻的朝鲜兵,我要是就这么躺在石坝上,估计几个小时之内就会被发现了。

    这片树林距离江岸能有百十米的距离,我全身上下脱的只剩下一条内裤了,原因是在江里游水真的没法留衣服,就这么光着脚板猫着腰,强撑着跑进了树林里。

    树林里乌漆麻黑的,面积还挺大,也不知道里边到底有多深,我适应了一下光线,强悍的视力又体现出优越性来,让我勉强能够看出去七八米远的样子,让我不至于举步维艰的撞在树干上。

    边缘我觉得不安全,就一路向着林中摸去,估摸着能走了五分钟左右,眼前就已经能够透过掉光了叶子的林木看到不远处朝鲜村落的灯光了。

    至此,我的一颗大石头终于放到了肚里,精神一松险些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强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我扶着一棵小树缓缓坐下,屁股刚一沾地,痛的我妈呀一声又朝前趴去,这尼玛左边臀部被射了一刀,右边被打了一枪,刀伤还好,毕竟我把刀子拔了还用它扎死了那个挨个杀手,可是右边这枪伤真是要了命了,步枪子弹头那么大,还特么生生留在我的屁股里呢,这一坐,疼的我险些背过气去。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候竟然起了风变天了,西北风一刮,我这刚从江里爬上的身子顿时就有些扛不住,身子抖的像的踩在了电门上。

    我暗暗发急,这么下去不需要零组织追杀了,老子自己就死在失血和寒风中了,吗的我必须要想个办法医治伤口,哪怕就是只把我身上的子弹头抠出来也行啊,因为我远超常人的恢复能力确实变态,但是伤口里塞着那么大的铁噶哒呢,想长好那是痴人说梦。

    偏偏我中枪的时候是后背朝上在下潜中,三处枪伤没有一个是我自己能够的着的,看来想要活命我还必须取得外人的帮助,不然子弹头拿不出来,伤口就不会自行愈合,就算不他妈感染,流血不止也能活活要了哥的命。

    我趴在地上微微喘息,强迫自己冷静思考,要想出一个对自己最为稳妥有利的法子来。

    想来想去我都没辙,除了林子外大概两里地远的那处亮着灯光的村落,我再无第二条路可走了。

    缓了半天,我感觉到自己身上又恢复了一点气力,就想支撑着爬起朝村子走,可就在这时,一阵犀利冰寒的北风吹来,一阵阵厮打吼骂的声音随着风声隐隐出来。

    我立刻就分辨出这两道声音属于一男一女,说的都是朝鲜话,听不懂,那语气里的急迫恐慌和愤怒却是一丝不拉的被我感知到。

    我心中一动,下意识的就调转方向,朝着声音来源之地加快脚步摸了过去。

    五十米外,我终于看到了正在扭打翻滚的一对男女,处在下风被压在男人身下的女人大概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留着在我们今天看来无比傻萌的五号头,一身粗布绿军装,但明显肥大也无军衔和领章之类的东西。

    这女人踢腿挺腰的就想把那个乍一看大概在四十岁上下的猥琐小胡子掀下去,可是那男人如同饿了许久的疯狗终于逮到了一大块骨头一般疯狂,手脚并用的整个人帖在了那年轻女子的身上,任那女人如何挣扎也掀不开他。

    往旁边一看,地上有散落四处的一些干木树枝,还有一把黝黑破烂的柴刀。

    男人不住口的叽里咕噜说着什么,女人尖声反抗激烈挣扎着。、

    这场景我一眼就弄明白了,还他妈被眼前一幕给小小的震撼了下,心说这可是他妈金三胖的地盘啊,咋大朝鲜还有强暴这种事发生?不是说啥都是政府管给分配吗,咋还把那四十多岁的胡子大叔给憋成了饿狼了?

    我正胡思乱想着,场中情况再起变化,那影影忽忽看去容易俏丽身段婀娜的女人到底力弱,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被压在身上的小胡子一只手就按住她的双手,腾出一只手来,抓住她的领口就开撕。

    女人穿的绿色军装又肥又大的,扣子可能也老化不结实了,被小胡子用力一扯之下,呲啦一声就裂到了底。

    女人一声惊呼又冒出些力气来折腾了两下,可是然并卵,她远不是那饥渴猥琐的小胡子对手,外衣被撕开后,就是贴着穿着的一件套头毛衣了。

    这毛衣是土气无比的老红色,我估摸着那材质可能也是晴纶化纤的面大,因为它竟然出奇的结实,让那急于撕开美女外包装的小胡子满头大汗暴跳如雷的干没辙。、

    生生撕扯了七八下也没能撕碎掉。

    这货终于不耐烦了,退而求其次,脏手不在去撕衣服,改为隔着毛衣就去揉搓那俏丽女人的两座高耸来。

    我藏身在一片灌木丛后目不转睛的盯着看,心说这小胡子还他妈挺有情怀的,你都急色成那样了,还撕什么晴纶毛衣啊,把裤子才是正事好不好。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