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朴英慧的失神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由于我行动不便自己不好吃饭,这娘俩就一起动手开始喂我,老太太一口白米饭送到我嘴里,等我咽下那漂亮苗条的英慧姐就把一筷子泡菜送到了我嘴边。

    我敢说这一年来我吃过无数的山珍海味。就连野生黑熊掌和上古异种巨蟒肉都他妈被我烤着吃过,可是无论那顿饭都没有此刻吃的白饭咸菜更香甜美味。

    我是真的太饿了,损失了太多的热量和血液,就算变异的壁虎基因有强大的修复功能可以保我不死。但是要想恢复好伤势,那必须得借助外部摄入的食物营养才能够完成的。

    风卷残云,见我吃的狼吞虎咽,金大娘两人也就加快了喂食的速度。很快,一大碗米饭被我一扫而空。

    这时,从灶房方向也飘来了浓郁的鸡肉香味,刺激的我口水都差点溢了出来。

    金大娘朝英慧吩咐了一声,小娘子放下手里的咸菜盘子就扭身出去。

    老太太也放下了手里的空饭碗,坐在床沿跟我漫不经心的攀谈着。

    “别急,鸡肉要多烧一会才好,母鸡很老,三四年了,这样吃起来才更补元气。”

    我意犹未尽的舔着嘴唇道:“金大娘,你们对我太好了,哎呀,这可是救命之恩啊,等我秦生恢复好了,一定要想办法报答你俩。”

    老太太嘿了一声,笑道:“可不敢这么说,要论救命之恩,那可是你救我们家英慧在前的,如果不是你冒险砍死了那个混账畜生,英慧可能就要造了毒手被沾污了。”

    我顺势追问道:“大娘啊,英慧是您女儿吗?她叫金英慧?”

    老太太摇头道:“不是女儿却胜似亲生女儿,不过她可不姓金,惠儿的娘家本姓朴。”

    我有些意外,再次发问道:“她是您儿媳妇啊?朴英慧?”

    金大娘点头道:“是的,你全说对了,她叫朴英慧,我的儿媳妇,也是这座村子里的小学老师。”

    我顿时紧张起来,语气不自然的问道:“那您儿子呢,怎么没见呢,他在干什么地方?”

    金大娘默然半响,缓缓道:“我儿子是一名光荣的人民军战士,只是……”

    我没等她说完,就想一个翻身滚下床开逃,这尼玛老金太太的儿子竟然还是个人民军,整不好今天傍晚我挨的那三枪就有人家儿子开的枪。

    金大娘就挨着我的床边坐着,见状下了一跳,连忙按住我的肩头问道:“后生娃你这是干嘛?你现在还不能下地啊,为啥一提我儿子是人民军你就这么害怕呢?”

    我苦笑道:“别提了,我身上的枪伤可能就有您儿子的手笔,我又偷渡又杀人的,你们边防军只要逮到我,我基本也就算是死定了。

    老太太恍然大悟,哭笑不得的道:“你这孩子咋听话不听完啊,我敢肯定一点,你今天受伤绝对不会有我儿子的事,因为他已经不再朝鲜境内了,所以他咋可能朝你开枪啊。”

    我有些好奇的问道:“大娘您儿子呢,去国外了?”

    金大娘望了望南边那个方向,咬牙切齿道:“这个不孝子三年前就已经叛逃去了南边!留下我们娘俩相依为命,还差点被部队上的人给抓起来牵连着坐牢。

    我顿时有些懵比,怪不得这金大娘听说我是偷渡客一点都不惊讶的,原来人家儿子是个老司机老前辈了,都特么在韩国混了很久吧?

    金大娘默然了一会,脸色表情极为复杂,可能是想起儿子出走后的一幕一幕,不由得眼圈就红了。

    这时门帘一响,美丽的朴英慧小娘子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山芋炖母鸡肉进得屋来。

    那浓郁的香味让我差点咬到了舌头,看的金大娘连连摇头,或许这老太太在心里也把我当成了中国内地一穷苦人家的孩子了。

    整个一副饿死鬼的表情,好像平时都吃不到鱼肉一样。

    朴英慧端着大碗来到跟前,拿起汤匙先喂我喝了几口汤,然后就夹起大块的鸡肉递到了我的嘴边,我咬的满嘴流油连叫好吃,这副吃相逗的朴英慧抿嘴偷笑不已。

    幸好的是人家提前在我枕头上铺了厚厚的报纸,不然这一顿鸡肉大餐下来,估计枕套褥子就全他妈脏掉了。

    狼吞虎咽吃了一通,我突然发现金大娘已经半天没说话了,疑惑间我嘴里嚼着鸡肉就扭头去看,霍然发现老太太早就离开不在屋里了。

    我随口问了一句:“大娘呢,她干嘛去了?”

    朴英慧眨巴着灵动好看的大眼睛盯着我,似乎在猜测我那句话的意思。

    我这才想起人家不会说汉语的,自然也就听不懂我问的是什么,于是就朝她摇了摇头,示意没什么要紧的事。

    直到朴英慧伺候我吃完了整只老母鸡,金大娘也没再来过,突然间少了这么个能交流的老太太,我心里还空落落的有些不适应。

    朴英慧收拾了碗筷出门而去,临走之前还细心的帮我掖了掖被子,我脑子里立刻就联想到她被小胡子压在身下宁死不屈激烈反抗的情景,心道这真是个外柔内刚的好女人。

    第二天一早,我被阵阵尿意憋醒,略微感受一番身上的伤势情况,就咬牙撑着下了床,结果还没等我迈步呢,就被掀帘而入的朴英慧给堵个正着。

    这女人手里搭着条热气腾腾的毛巾,见我竟然溜下了床,当场就是大呼小叫语气急促的阻止我,让我赶紧趴到床上去。

    我往自己身下一瞅,顿时闹了个大红脸,本来仅剩下的那条平角内裤也被金大娘手术时给剪掉了,现在我真的就是一丝不挂的全裸出镜了,小秦生经过一夜的休养生息已经恢复了基本的元气,加上尿憋的,顺理成章我特么就晨勃了。

    哥们的本钱有多雄厚那就不用再说了,反正当我发觉自己光着身子有些不妥的时候,朴英慧也反应了过来,从最初乍见我竟然敢私自下床的焦急状态中缓过神,也顺着我的目光往下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她的手上的毛巾就拿不住咯,啪叽一声掉在了红砖地上。

    小秦生如同被打了鸡血一般昂首挺立,幅度上翘的快成了四十五度角,有经验的女人都明白,能把小兄弟翘这么高的男人,那一身的气血会有多少健旺。

    其实这还是我重伤之后元气不足呢,不然哥们绝对要超过六十度的上仰角度。

    我被朴英慧看了个精光,尴尬惊慌的一时乱了手脚,又想趴回床上用被子盖上,又被汹涌的尿意憋的难以忍受,有抓过床单围在身上就跑出去放水的想法。

    就这么一犹豫间,我站在原地没动,再看朴英慧,她竟然挪不开自己的目光了,不仅脸色涨红如三月桃花般鲜艳,就连脖子耳根都是绯红一片的,我的脐下三寸似乎有着某种魔力一般,紧紧吸住这朝鲜女老师的目光,让她欲罢不能的盯个不停。

    几乎是顷刻之间,我发达太多的耳力就听到了朴英慧那急速加快的呼吸声,脑中电光火石的掠过一条讯息,昨晚治伤之后,我跟金大娘闲聊之时,她确实提过朴英慧丈夫,也就是金大娘儿子已经叛逃到韩国三年多了。

    久旷的少妇所要忍受的生理折磨,是远超从未结婚睡过男人的老处女的,因为用笨理来推测都可以得出来结论,一个人从来没吃过大鱼大肉他自然就觉得青菜豆腐也很好,一旦尝过那种美味和**蚀骨的滋味,再突然给你掐断了,叫你再也吃不到,而且持续了很长很长时间,这种欲求不满的苦楚,是不足为外人道的。

    尴尬的一幕被金大娘的呼唤声打破,朴英慧大梦初醒般应了一声,脚下一个踉跄就掀帘跑了出去,连地上的热毛巾也不管了。

    我苦笑不已,可是不出去真的憋不住了,感觉膀胱都要炸开了,只好把床铺上的床单一扯,胡乱围了围,重点遮住了下半,身,我就大步朝卧室外走去。

    金大娘和朴英慧都在厨房里忙碌着,不大的小厨房里水声切菜声响成一片,热气蒸腾的,不知道再做些什么吃食。

    我毫不犹豫就快步出了堂屋,直接来到院子里,外边北风怒号竟然飘起了轻雪,我光着上半身被风吹的直打哆嗦。

    踅摸了半天,我找到了她们家的旱厕,一溜小跑过去,好算把内急的问题给一并解决了。

    等我回了屋子,发现金大娘正等在门口呢,劈头就语气严厉的呵斥我胡闹,万一把伤口冻坏了怎么办,你还想不想活。

    我羞愧的不行,有心把自己的身体强悍说出来,可又怕她这个老护士对我刨根问底纠缠这个没完。

    好在朴英慧适时出现救了场,她拿着整套的男子衣服从自己房里出来,有些脸红耳热的朝我递过,并且语气低微的说了句,给你窜……

    她的舌头用来说中文还是太硬,硬把穿说了窜,不过我肯定能听明白啊,满心惊喜的接过这套包含了内裤秋衣和外套军装的衣服来。

    金大娘嗔怪的瞪了一眼,挥手示意我进里屋换去,我心中一动,突然想起昨晚情急之下砍死的那个小胡子还没处理呢,就那么扔在案发现场实在太冒险了,只要朝鲜警方稍微有点侦破能力,应该很快就会查到朴英慧是头上,因为除了死者和乘夜去捡拾柴火的朴英慧,那片树林在哪个时间上,根本就没人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