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我儿金大中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想到这个我就有点心急火燎了,倒不是哥们一心只为别人着想,实在是朴英慧被查到我他妈也好不了啊,老子又是偷渡又是杀人家朝鲜国民。抓到都不需要审问的,就地一个枪子就给解决了。

    所以我抓过朴英慧递过来的那些,速度飞快的跑回屋去胡乱套巴上,衣服虽然都是旧的。但浆洗保存的都很干爽,穿着还算可以,只是尺码就小了不少,这应是朴英慧那位叛逃老公留下的旧军装。按照裤子长短来推算,此人应该这一米七五上下的样子。

    我穿好了衣服就赶紧出来,期间弄疼了自己的伤口也只能忍着,出门一看,朴英慧正在往小饭盒里装饭菜呢,估计这是要出门上班去了,带的中午份,金大娘围着围裙在灶台前忙乎着,两只手合在一起,抓着好大一团黄橙橙的面团,非常有节奏感的并拢挤压,然后就像变魔术一样从中食指的指缝间窜一条筷子长短的黄色面条来。

    我都把小胡子那尸体的事给忘在了脑后,有些傻愣愣的盯着金大娘的动作,看了半天才发现了其中的秘密,原来老太太中指和食指之间夹着一个白铁皮卷成的锥状铁桶,两三村长,大口小脖子,进口很粗出口很细,人的双手用力挤压团在手里柔软湿糯的面团,随着压力的作用,就从那小铁桶中窜出了苗条来。

    金大娘三下五除二挤掉手里的面团,再次转身去盆里抓,一回头就看到我了,顿时一愣,随即不悦道:“你咋又出来了?不是让你趴着静养吗,身子可是你自己的,也太不知道爱惜了,回头让英慧给你送个尿盆进去,大小便你都给我在屋里头解决喽。”

    我老脸一红,心说那好意思让朴英慧这美人给我端屎端尿啊,再说我也受不了在房间里方便,那股味想想就可怕,反正老子也算变异人士,几处枪伤没打到要害还不当啥大事的。

    这时朴英慧已经穿戴完毕拎着饭盒准备出门了,站在门口那遥遥的打了个招呼,就想转身出去。

    我一急,声调放高了不少,喊道:“哎你先别走,我还有事呢,等我说完的再走。”

    朴英慧不解的望着我,虽然她听不明白我的汉语,不过看我的神色和表情,她就明白我应该是希望她留下。

    金大娘也不捏面团子了,把手里的小铁桶往盆里一扔,抓着腰上的围巾擦了擦手,看着我问道:“你有啥事就说呗,你是英慧的救命恩人,真的不需要见外。”

    我心说鬼要跟你们见外啊,老子是想问问,你们两个心咋那么大呢,昨晚刚把人砍死的就给忘了啊,咋就跟没事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到点就要去上班呢?咋不就想想事发了,该怎么面对呢?

    心中所想我自然不能宣之于口,但语气却实打实的有些气急败坏了,我瞪着金大娘低声问道:“你们是真傻啊还是假傻啊,昨晚那个小胡子可被我一刀给砍死了,脑袋都差点掉了下来,咋就都不管不问了呢,犯了事我固然难逃一死,你家朴英慧估计也讨不到好果子吃吧?”

    朴英慧见我面色不善,跟金大娘说话的口气也有点不太友好,立刻就有些紧张的走了过来,我也没理会她,专注的盯着金大娘,看她是个什么反应,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娘俩太镇静了,完全不像是乡下母女亲历了杀人事件之后的状态,由不得我不小心一些。

    金大娘见我严肃认真的样子就噗嗤一乐,摆手道:“娃子你不用担心,我还以为你因为啥事大吵大嚷的,那个畜生东西已经被我连夜扔到鸭绿江里了,这半夜时间他就算不被河里的王八给撕碎了吃掉,也早就冲到下游去了,这种二流子死也就死了,没什么人为他出头的,何况又离我们和事发之地那么远,查不到咱们头上的,你只要小心在意的藏在我们家里不要露面,等伤好了你悄悄离开,我保你百病不犯啥事都没有!”

    我有些诧异的望了老太太一眼,这金大娘最多能有一米六的身高,还有点驼背加上老花眼,她竟然能半夜出门钻到树林子里去搬运死尸,不说她咋把那小胡子一个大男人的尸体拖走扔到河里去,就这份胆量也太让人震惊了,要知道那小胡子可是被我一刀砍断了大半个脖子,整个脑袋都仅剩下少许的皮肉连在一起,这尼玛三更半夜的钻到林子里去搬运尸体,想想我都有些不寒而栗呢。

    金大娘不理我的震撼出神,转身朝朴英慧示意没事,让她赶紧去学校上班,若是迟到了还要扣公分呢。

    朴英慧偷偷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她想起了什么,脸色竟然再次红润,刚好我的目光和她撞上,这位女教师就像受了惊的小兔子一样,转身就跑……

    她跑到门口还没等出门,就被我再次叫住了,因为她仍在桌子上的铝制饭盒还没拿呢。

    我快步追上去递给她,朴英慧惊慌害羞之下,手忙脚乱的一接,就跟我的手指碰在了一起。

    这女人虽然粗活累活都没少干,但可能是因为丽质天生的原因吧,一双手白皙秀气柔柔嫩嫩的,丝毫也没有一般农村妇女的那种粗糙感。

    看她那副惊骇欲绝,脸显红潮的样子我就好笑,顿时起了促狭之心,勾起小拇指故意在她的手心轻轻一挠。

    朴英慧像被蝎子蛰了一样,低呼一声快速收回手去,拎着饭盒头也不回的一溜小跑出了堂屋门而去。

    我暗暗纳罕,这朝鲜民风也太淳朴了吧,朴英慧可比咱们大天朝的女人保守多了。

    我愣愣望着朴英慧远去的背影发了会呆,最后还是金大娘咳嗽了一声才把我唤醒,我顿时满脸的尴尬,这他妈我也太不讲究了,人家收留了我还给我治伤,转眼我就当着老婆婆的面,这么西想东想人家的儿媳妇,整不好老太太发了火,再JB一顿擀面杖把我打出去可就热闹了哎。

    为了遮掩尴尬,我故意装作好奇宝宝一样的蹲在灶台前看金大娘继续挤面条,看了一会实在忍不住了,就开口问道;“大娘您弄的这个叫什么啊,好吃么?”、

    金大娘刚好挤完手里的面团,俯身在灶里凑了把柴火,又拿起抄篱把锅里已经挤好,浮在热水中载上载下的黄色苗条搅动两下,以防止它们沉底塌在了锅底。

    同时头也不回的朝我解释道:“这个啊,你们东北也有的,叫做攥汤子,也叫汤面子,它的原料是玉米哎,我们这边都是水稻居多,能吃上一顿攥汤子,那基本跟过年也差不多了。”

    我一听顿时来了兴趣,搓着手问道:“可以让我试试么,这个东西蛮好玩的。”

    金大娘笑道:“你去洗了手再来,还有一团面就给你试手了。”

    我赶紧舀了瓢冷水倒在洗脸盆里,胡乱把手洗了两把,就跑过来接手面点师的工作。

    你还别说这玩意看着容易攥起来也并不简单,我不是劲使大了就是使小了,要么攥出去的汤面不成型,要么就是飞的到处都是。

    金大娘满脸痛惜的欲言又止,但是为了不让我扫兴,她还是把心疼粮食的念头给压了下去。

    吃过了饭,我也就没事可干了,趴在朴英慧的闺床上回味刚才的那顿汤子面和金大娘说过的话。

    吃饭时,金大娘告诉我,他们朝鲜农村还在实行集中农场合作制度,土地都是集体所有,大家一起干活挣公分,吃穿用度都实行配给制,之所以她和朴英慧两个女人还过得比较滋润没有挨饿,完全是借了朴英慧这个小学老师的身份的光,因为朝鲜农村有知识的女性特别少,小孩子到了年龄就学就成了老大难的问题,谁家要是出了个老师,那简直跟有人参加了人民军一样的牛逼。

    金大娘提起这茬脸色就有些难看,不消说我也知道她想起了自己的儿子,说道动情处,老太太还抹起了眼泪,让我这个社会大哥满心的为难,因为我特么哪会劝老太太别哭啊。

    最后她又跑到里屋翻出一张全家福来,指着朴英慧身边的硬朗男子向我解释道:“这就是我儿子,他叫金大中!”

    我一愣,嘴里的汤子面都忘了咽下去,只觉得这个名字说不出的怪异,好像很久之前总能听说过一样。

    最后还是老太太忍不住自己说了出来,她苦笑道:“我儿的名字跟前韩国总统一样,也不知道这回他跑去了南边,会不会被人家强迫着改了名……”

    这一天无事,等到旁晚时分朴英慧夹着讲案课本下班了,她放下东西连口水都没喝,拎着院里的柴刀和一根尼龙绳,再次出门去捡拾干柴。

    我有些疑惑的望向金大娘,金大娘一边麻利的操作着纺纱机,一边苦笑解释道:“我们家没男丁,也就不能参加大队里的其余劳动,集体上分的烧煤和劈柴就没我们娘俩的份,英慧挣的工资只是够我们吃穿的,而我这老寒腿呀,也走不了原路,不然我就只能爬着回来喽,唉,造孽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