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密林深处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不由得心中一软,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那她还去昨晚那片树林里捡柴火么?”

    金大娘头也不回的嗯一声,随后像是自嘲般低语道:“不去哪能去哪啊,我们这是江边。一马平川的,别的地方都是农田,那些秸秆啊,秸秆茬子啊。都是生产队的财产,烂在地里可以,我们要是敢捡回来生火取暖,弄不好就会被判刑……”

    我就觉得心里头一口闷气憋在嗓子眼。第一次为这可怜的婆媳俩感到了一丝的难过。

    那朴英慧心里一定是害怕的,不说会不会再次碰到别的坏人打她身体的主意,就是昨晚那一场拼斗挣扎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给忘在脑后了,她还是个娇滴滴的女老师,这尼玛黑灯瞎火的摸在林子里只为捡一些能够取暖烧饭的柴火,若是走到小胡子被我砍死的地方,岂不是要吓破了胆啊?

    想到这我就在心里暗暗决定,明天晚上就算我不能帮她把柴火捡回来,也要陪着她去,多少给她做个伴,不至于让她太害怕了。

    一个多小时之后,朴英慧回来了,我听到院子里有响动,就想出去迎迎,被金大娘严厉喝止,说怕被路过的人看到我。

    无奈我只好等在里屋,没什么可帮的,我就提前把锅里烧好的水给朴英慧舀在了盆里,让她洗手净面。

    朴英慧额头见了细汗,呼吸也有些急促,脸色更是发白,一副又累又怕的样子。

    我心里又是一阵的怜惜,想想我身边的那些女人们,哪个不是从小到大锦衣玉食的,尤其是跟我在一起以后,低于上万的包包都不会去瞅一眼了。

    朴英慧也太可怜了,她那个老公怎么狠得下心丢下老母和爱妻呢……

    这一夜无话,第二天也如往日一般过去,临近傍晚的时候,我起身活动,并且暗暗感受自己的身体伤势,发现除了还没有完全愈合外,那些枪伤刀伤已经崩皮生出新肉来。

    这个状况虽不说完全无碍我的行动,但是在情况紧急之下,也并不太妨碍我拼命一战了。

    又是天色擦黑之时,朴英慧急匆匆的从学校放学而回,放下手里的课本书包,她拎起绳子柴刀就要去捡柴火。

    我当即站起说道:“我陪你去好了,省得你太害怕了。”

    朴英慧扭头望向我,一脸的茫然。

    我指了指她手里的柴刀,然后伸手从她手里接过,又指了指门外那一大片树林的方向,做出跟她一起走的手势来。

    朴英慧当即明白过来,也有感激的望了我一眼,却很坚定的摇头,示意我不可以出头露面,如果被外人看到会很危险。

    我大大咧咧一摆手,说:“天都黑了,咱们走的又是小路,哪有什么鬼影子哦,走了走了,我必须陪你去,不然我真的不放心你。”

    说着话我就用手推她的肩膀,朴英慧俏脸腾的就红了,像是触电了一样往后跳了一小步,犹豫一番后,咬着嘴唇点头答应了。

    这金大娘这会也不知道在里屋忙些什么东西,连我跟朴英慧出了门她都不知道,等下若是看到我不见了,估计又要疑神疑鬼好半天了。

    这一路大概能有三四里地的样子,越走天就越黑,随着太阳的最后一丝光亮也沉没在地平线以下,天还他妈的变了,起了西北风又飘起了轻雪,冷风直往人的裤腿子领口里钻。

    一开始朴英慧领先我两个身位,可自从夜色彻底降临下来,随着冷风一刮,她就不知不觉的放缓了脚步,从跟我平行到慢慢挨近我,最后进到林子的时候,我们的肩膀胳膊在走动时的摆动间已经偶有挨碰摩擦了。

    我拿不准她是怎么想的,也没想过真要欺负人家,所以就当作啥事没有一般低头赶路。

    进了林子就更他妈的黑了,由于是阴天下雪,星月全部都被大片的浓云遮盖着,这林子里黑的简直伸手不见五指了。

    之前我就问过金大娘,说为啥老让人家朴英慧摸黑拾柴火连个手电都不给准备,金大娘苦笑说手电筒她们家还真有,可是那电池却是个稀罕物,一年也难得分配到几块,平时都是留到真有事时才会拿出来装上使用的。

    黑暗幽深的林子里风倒是小了一下,可是心理原因之下,似乎温度更低更为寒冷了,朴英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紧紧的拉着我一只袖子,亦步亦趋的跟在我身后,似乎忘了我要是不坚持跟来,今晚她还要独自面对这漆黑的森林一般。

    我也不说破,省得女人家尴尬,主动引逗她说些听不懂的话,好缓解她心里的紧张。

    走了一阵我估摸着最少也进入林子几百米了,心里就想不要再往前走去,就这附近找些枯死的干树砍下来背回去好了。

    我这么想着就突然停住了脚步,跟在我身后,显得非常紧张恐惧的朴英慧完全没有防备,一头就撞在了我的肩膀上。

    要说这女人也绝对不能算矮了,穿平底鞋的话,她鼻子都到我的肩膀处,少说也得有个一米七往上吧。

    我心里的念头还没转完呢,朴英慧就一声低呼,捂着鼻子蹲在了地上,我倒是没感觉出来这一下撞击的有多狠,可能是因为我的力量基数太过变态了的原因。

    但事实上朴英慧这下撞的还挺重,因为她心里害怕,再往前边去可就是我一刀砍死小胡子的地方了,朴英慧嘴上不说其实心里非常紧张,跟我跟的非常紧,这一下撞的结结实实,在加上人家肉娇皮嫩的一美女,顿时被撞的鼻血就流了出来。

    我赶紧俯身查看她的伤势,朴英慧痛的眼泪都出来了,紧紧捂着鼻子不肯让我瞧。

    我一急之下就大声吼道:“你咋这么哏,能不能配合一下思密达?”

    朴英慧被我吼懵了,吓的赶紧把手掌挪开,露出那张吹弹可破的俏丽脸庞来。

    我运足了目力望过去,顿时又被逗笑了,这女人鼻孔里一道血线顺着上嘴唇直接流到了下巴,如果这个形象是出现在一个男孩子身上,那还不那么滑稽突兀,可她是个美女,还是个教师,竟然流了鼻血,就太他妈好玩了。

    我这一笑可把朴英慧给气恼了,她鼓着腮帮子狠狠的瞪着我,见我没有反应还在傻乐,就突然出手一把推在我的肩膀上。

    似乎她也有朝我肩膀撒气报仇的意思在里边,因为就是这只肩膀把人家的小鼻子给撞出血了嘛。

    不过我完全没想到腼腆保守的朴英慧会朝我动手,蹲在地上一个没留神就被她推的朝后倒去。

    由于经常斗殴火拼,我都有了神经反射了,这次也一样,出于本能反应,我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带着她的身子一起摔倒。

    两声惊呼声同时响起,摔在雪地上,躺了个四仰八叉,而朴英慧她也没得好,被我拉的直接扑倒,而且因为角度和力量的关系,这女人趴倒的地方是我的胸口。

    突然,两个人都不再发出声音,一动不动的僵持在了原地。

    朴英慧的下巴就枕在我的胸口处,她那凹,凸有致饱满坚挺的两座玉,峰,因为身体重量的压迫,此时刚好紧紧的挤压着我的小腹处。

    这个幽闭黑暗的环境,前方是波涛阵阵的鸭绿江水川流不息,后边是透露密林缝隙偶尔才能看到的点点灯火,两个年轻男女,一个是久旷少妇压抑饥渴,一个是生理机能无比强大,三天没有女人就会憋爆炸的变异男青年。

    就这么突兀的,因为林深夜黑走路急的原因撞破了鼻子,然后一起摔倒还叠上了罗汉……

    静默了大概能有五秒钟,我就觉得不好,因为满身的血液倒灌都往脐下而去,小兄弟以火箭发射的速度迅速崛起,隔着宽松的朝鲜军装就把朴英慧的小肚子给顶住了。

    我这边察觉到了不妥,朴英慧自然也能感觉到,她先是身子一颤,不安的挪动了一下,随即就从鼻腔深处发出了一声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呻,吟……

    这道低哼蕴含了太多的意义在里边,有出于生理上的渴望,又娇羞恼怒的挣扎,也有一丝隐藏很深的,对我的好奇和需索……

    本来我是不想动她的,因为真心觉得这婆媳俩过的好不容易,可是伟人都说了,男人就TM一个下,半身动物,又更何况我血液里真他妈有动物的基因呢。

    老子若是能忍受控制这方面的欲,望,也不会弄了这么的女人在沧月楼里,更不会被赵琳琳那小妖精害的几次**,最后把妃姨给都气走了。

    我听到朴英慧的那一声低吟就已经烈焰焚身了,老子什么都好,就是对美女缺少抵抗力,当下二话不说,我抓着她的一双手臂,用力向上一拉,在朴英慧的低呼声中,就把她的苗条身子抱在了怀里。

    “嗯,唔……¥%&*¥#&”

    朴英慧嘴里含糊不清似乎再说着不要这样的话,可是身子却软的不行,根本连挣扎的姿态都没有做出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