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形势复杂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小腹处愈加燥热难耐,凭着身体本能就一个翻身把朴英慧压在了下边。

    这时漫天的雪花已经停下,浓重的乌云层也被大风吹开,一月下弦月探头探脑的从林间缝隙间照了下来。借此微弱的亮光,我可以清晰无比的看到朴英慧的一张俏脸都红成了苹果。

    美人在怀让我热血沸腾,自动就忽略了这阴森森的老林子根本不适合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两只手撑在朴英慧的手上。猛的俯身下去就想亲她。

    就在将要接触还未碰到的时候,林子深处突然响起了两记清脆的击掌声。

    意乱情迷的朝鲜女人可能都没有注意到,但是在我听来却无异于耳边响了两道炸雷。

    这尼玛可是人迹罕至的江边树林,又是冬天下着雪。三更半夜的谁跑来没事拍巴掌玩啊?

    我身子一僵,下一秒就搂着朴英慧原地滚了几个个,滚到一颗较为粗壮的白杨树根底下,我把朴英慧一把拉起护在了身后。

    这时,两个人影从我们方才搂抱的附近转了出来,是一男一女,我借着月光一看来人,顿时就怒火滔天的无法控制。

    鼓掌的正是许久未见,坑了我就好像消失了一般的雪宫宫,她身边的男人也不出意外的是小鬼子忍者宫二,愤恨之余我脑子里竟然冒出个奇怪的念头,这两货是不是有什么亲戚啊,怎么他妈的到哪都是一起出现,如影随形的!

    雪宫宫浑然不顾我往外喷火的目光,轻拍着巴掌跟宫二一步步逼近,嬉笑道:“行啊秦生,人家火舞为了你身负重伤还没执法堂的人带走,你可倒好,逃到北朝鲜没几天竟然就玩起了村姑,你说火舞要是看到这一幕心里会不会难过?”

    我的一腔怒意和奇怪顿时消失不见,急声开口追问道:“你说火舞受了重伤,伤到哪里了,她人怎么样?”

    宫二抱着膀子像个哑巴一样站在雪宫宫身边,仿佛眼里看不到朴英慧这个大活人一般,小眼睛直直的盯着我。

    我也顾不上防备这货的敌意,只是一脸急切的望着雪宫宫,等她开口。

    雪宫宫摇头笑道:“放心吧,你的火舞姐姐应该挂不了,人家可也是有后台的呢,倒是你这个小傻缺应该为自己的命运操操心了……”

    我狐疑的瞪着她,脑子里却在急速转动分析着目前的情势,这两个末日组织的混蛋是怎么找来的,他们利用过我也打到了预期目的还不罢休,到底想要干什么?

    雪宫宫好整以暇的望了望越升越高的半弯月,漫不经心咯咯笑道:“留给你的时间可不多了哦,零组织的执法堂应该在十分钟之内就会追来,你是跟我们走呢,还是跟我们走呢?”

    我一愣,愕然道:“你们把执法堂的人给领来了?我草泥马雪宫宫,老子跟你到底什么仇什么怨啊,你至于这么一坑到底往死里整爹吗?”

    雪宫宫往地上轻啐了一口,晒然道:“有点素质好吗?我再怎么说也是漂亮的女生呀,你好意思张嘴就骂粗话么?”

    我想也不想的破口大骂:“你他妈也不照镜子瞅瞅,你还漂亮的女生呢,一个杂交混血的小婊砸,老子被你坑的举世皆敌被自己人追杀,都他妈抛家舍业的跑到国外了,只求能保住一条小命而已,你们竟然还这样丧心病狂的引来的杀手搞我,我是不是嫖过你娘没给钱啊?”

    极度愤恨恼怒之下,我竟然把宁小伟打英雄联盟时喷队友的话给骂了出来,骂完自己都觉得有点太恶毒了。

    宫二仿佛是个机器人一样,我骂雪宫宫有多狠毒他也是无动于衷,倒是雪宫宫沉不住气变了脸色,她冷哼一声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这种傻缺就该被零组织执行灭口惩罚,我真后悔跑这一趟,救你这乱咬人疯狗做什么?”

    朴英慧紧紧的抓着我的衣服袖子,眼神躲躲闪闪一脸的紧张,她也听不大懂我跟对面两人在交涉什么,不过脑筋只要正常,谁都会清楚这个时间地点出现在这里的人,绝对不会是路过。

    我本来还有点小后悔,绝对雪宫宫毕竟是个女孩,就算她再怎么坑爹,我大不了就杀死她好了,也不至于甩出那些泼妇骂街的恶毒话语来自降身份。

    可是这小娘皮竟然毫无愧疚之意,张口闭嘴的骂我是疯狗,老子就算是疯狗那也是被她给逼的,我他妈的都把吕济深扳倒,也把侯胖子和黄宏达他们给救了出来,形势一遍大好的准备享受人生呢,就被这死娘们狠狠的给摆了一道。

    零组织那个执法堂主也是个畜生,老子拼死拼活抢来的佛牙舍利还不是被你师傅拿去修炼了吗,这孙子竟然毫不念旧情的直接颁下追杀令。

    如果我身边没有朴英慧这个小累赘,我或许真的就忍不住冲上去跟她拼命了,可能宫二我还是打不过,但是他想在我面前保住雪宫宫也是痴心妄想,老子完全可以凭借皮糙肉厚的优势硬挨他两下,但是雪宫宫只要被我抓到,我有信心一把就扭断这女人的脖子。

    左思右想我还是悻悻然的深吸口气,语气如寒冰一般沉声道:“懒得跟你做口舌之争了,你他妈跟我记住,咱俩之间的帐早晚我会跟你一笔一笔的清算,到时候老子会让你明白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坑的。”

    雪宫宫嗤笑道:“可能你是没听懂我刚才的话啊,亦或者你是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的吓唬你?我可没心情逗你这条乱咬人的疯狗,执法堂三大异能强者还有两位武道高手顷刻就会赶到,他们是追着你的痕迹找去了这个朝鲜女人的家里,看不到你人估计就会拷问那个老太太,然后就能摸到这片林子里来。”

    我一惊,怒声呵斥道:“看来你们也是如此找到我的,说,你们把金大娘给怎么了?”

    朴英慧摊了摊手,无奈道:“咱俩可没那么重口味,一个乡下老妇人而已,还不配让我动手杀她,不过零组织的执法堂可就难说了,那帮人都是嗜杀成性的冷血魔王……”

    她话音刚落,左边林子里就有人朗声开口接茬:“你个千面妖狐不要胡乱中伤造谣好不好,我们执法堂替天行道只杀该死之人,不过那老太太确实挺他妈倔强,为了让她痛快点说出秦生的下落,我们只是迫不得已的砍了她两条腿而已。”

    雪宫宫脸色一变,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几步,站在宫二身后,不过却并没有掉头就跑的意思,似乎还有些什么别的依仗一般。

    我脑子里嗡嗡乱响,转来转去全是林中接话之人说的那句,那老太太确实倔强,我们为了逼问姓秦的下落,无奈之下剁了她两条腿而已。

    这他妈如果是真话,那还不如直接一刀把人给杀了呢,不说失去了双腿要怎么生活,就是这种边陲村庄离最近的医院都有几十里地,就算有人及时发现了重伤的金大娘,想要给她送医止血都来不及,除了被活活疼死就是失血而亡的下场啊。

    一瞬间我眼睛就血红一片,想杀我冲我来就好了,为什么要滥杀无辜还手段如此残忍,这他妈跟土匪抢劫顺手杀人也没啥区别了。

    我死死盯着那有高有矮有胖有瘦,从左侧林子里鱼贯而出,隐隐把雪宫宫和我们这些人都包围在攻击范围内的五人。

    嗓音嘶哑的涩声问道:“刚才是谁说的话,能否告诉我你说的是真是假。”

    当先一人正是那日在江边追逐我的两个强者之一,后来那身材稍矮的家伙被我拖入江水之中连呛水再加刀捅给干掉了,剩下的这货就那身材比较高大,射了我屁股一飞刀的杂种了。”

    这货嬉笑着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就是我说的又怎么样,那老太太估计这会已经死翘翘了吧,我们内部是有规定的不可以乱杀无辜,但她可不算无辜啊,隐藏包庇你这个民族罪人,实在可恶,断她两脚都算仁慈滴。”

    我拳头捏的咯咯响,脑海中迅速闪过这些天跟金大娘相处的一幕幕场景,想着不久前她还笑呵呵的教我做汤面吃呢,竟然顷刻之间就因我而遭了毒手。

    我气的心都要炸裂了,恨不得冲上前去一口咬住这人面兽心的畜生,生生把他活撕了给金大娘报仇雪恨。

    朴英慧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眼圈顿时红了,拉着我的手不住的颤抖,也幸好是她的这个反应及时提醒了我,才让我没有一冲动之下干出不理智的事来。

    这高个武道强者本身就是C级的实力,他身边还有一位拎着峨嵋刺的精壮汉子,这货双眼开阖之间偶有精光乍现,太阳穴都朝两边鼓起,一看也特么不是好惹的主。

    这两人身后,就是三位穿着打扮都相同的蒙面人,一身的黑色劲装夜行衣,其实说是蒙面也不准确,因为三人只不过是都戴了副比较大,遮挡比较严实的黑口罩而已。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