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金大娘惨死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雪宫宫顿足道:“怕了你了,真是个麻烦精啊,那就依你过去看看,但是看过之后你可就要乖乖的跟我们上路了。不然再拖延的话,我怕零组织会组织高手过来报复追杀我们几个。”

    杰森站在一旁嘿笑接口道:“美丽的宫宫小姐你不用担心,就算零组织的欧阳燕亲自追来我也能带你逃掉,你可别忘了我们血族最擅长的就是速度哦。”

    雪宫宫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嘀咕道:“你倒是能脱身,那别人怎么办。”

    杰森置若未闻的继续献殷勤,说的都是肉麻无比的赞美之词,偏偏动作身形又是优雅无比。让人哭笑不得的生不出厌烦之意。

    雪宫宫简直受不了了,一步冲上前来,伸手拨开朴英慧堵在我肚子上的手,冷声道:“笨死你得了,不知道撕些布条给他包扎上啊,还一直拿手捂着,你能捂多久啊?”

    朴英慧因为金大娘的关系,只是略微懂几句常用的汉语,雪宫宫叽哩哇啦说了一通她完全就听不明白,成了鸡同鸭讲的白费功夫。

    宫二走到伏尸在地的两位异能者身边,手腕一翻亮出那边无比锋利的匕首,唰唰两下割裂了其中一件披风,用手一扯,撕啦啦……

    就搞了两条简易的绷带拿过来,雪宫宫伸手接过,也不避嫌,就那么环着我的腰身,帮我紧紧的缠了两圈,然后又打了个结实扣子才算拉倒。

    这样一来我就不需要担心肚子里的肠子会顺着伤口滑出来了,至于止血生肌长伤口那些事,就不要咱多操心了,自由变异基因自主开动,调集全身储备的能量去恢复它。

    这点小事忙乎好,雪宫宫就亲自搀扶着我走在前边,朴英慧落后了两个身位,一言不发的跟着走。

    宫二和杰森殿后,随时戒备着江畔方向,怕零组织的高手突然渡江降临来报仇。

    这几里路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实在是我肚子伤口一步一痛,没法快走,也特么没人愿意背我,就只好一步一步的挨过去。

    远远的进了村子,雪宫宫让朴英慧带路,我们就沿着那条鲜有人迹的小路一直走到位于村子僻静一角的家里。

    果然出事了,不然这个时间金大娘是一定会开着电灯等儿媳回来的,现在却是小小的院落里一片漆黑,透着一股子阴冷不详的氛围。

    朴英慧心中挂念自己的婆婆,顾不上害怕就大步跑到前边去,一把推开虚掩的远门,张嘴就喊:“阿玛尼阿玛尼……”

    可是屋里毫无动静,回应她的只有迎面刮过的凌厉寒风。

    我怕她有失,强忍疼痛跟了上去,跟朴英慧一同推开,房门迈进了堂屋。

    吱嘎一声,老旧木门应声而开,门一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就扑鼻而来。

    跟在我们身后的雪宫宫立即拧开了手里的强光手电,顿时一幕惨象就映入我们几人眼帘。

    金大娘披头散发的躺在屋地中央,地上散落了几颗沾满了血迹的大牙,她的脸腮肿胀红紫,显见死亡之前被人狂扇嘴巴多次,老太太身上衣物还算玩好,只是双腿齐膝被生生斩断,两条小腿带着脚上的鞋,被随意抛到厨房的入口门边。

    朴英慧大叫一声就仰天晕倒,我一把抱住她,才没让她后脑着地的摔下去。、

    雪宫宫伸手捂着鼻子,对着满地鲜血散发出的味道有些排斥,而宫二则是默默上前摸了摸金大娘的颈动脉。

    我有些希翼的望着他,可是宫二却无声的摇了摇头,起身之前,他随手把老太太的眼睛给阖上了。

    我鼻子一酸,两颗眼泪终于滚落而下,金大娘那么热心的一位老妇人,本来可以安然无恙的跟儿媳过小日子,却因为我的出现被牵连的死于非命,临死之前又被掌掴断脚,受足了她不该受的罪,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欠了人家大娘一条命啊。

    雪宫宫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把朴英慧交给她,在她从我手里接过朴英慧然后施救的一瞬间,我注意到那个血族高手杰森竟然不见了,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是藏身在暗处悄悄跟随呢,还是彻底的先行离开了我也不清楚。

    雪宫宫又是掐人中又是拍脸蛋的,几下就把朴英慧给鼓捣醒了,朝鲜女老师一清醒过来就大放悲声,毫不避忌的扑倒金大娘的尸体上痛哭不止。

    雪宫宫皱眉,有心想让她小点声却觉得这话说不出口,只好朝我低声道:“尸体你也见了,这女老师咱们也给送回来了,是不是该跟我们走了,她这么嚎,一会就能惊动了邻居,到时候可就麻烦大了,再他妈引来边防军可就完蛋了。”

    我无时无刻不再转动着心思,就想找个什么机会脱离雪宫宫和宫二的裹挟,麻痹的万一真是把老子弄回欧洲当成血奴隶来圈养我可就毁了,到时候想死都做不到。

    不过目前这个局面我必须还要先行应付过去才成,不然我带伤之身也跑不了多远不说,就算我真的成功逃跑了,他们会不会一怒之下牵连到朴英慧也很难说。

    别尼玛金大娘前脚走了,后手儿媳妇又因为而挂掉,那我可真就无法原谅自己了,估计得内疚到死的那一天。

    雪宫宫催促我跟她离开也正合我的心意,反正也是要分别的,与其跟朴英慧相对无言还不如悄悄走掉,只要离开了我这个是非根源相信她还能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

    于是我只是稍微犹豫了那么一下,就点头答应了,雪宫宫脸上一喜,二话不说拉着我的手就走。

    我最后回头望了一眼趴在婆婆尸体上的朴英慧,默默在心里道了句对不起,如果我能不死,大恩大德留待来日再报答吧。

    我们三人都有意的轻手轻脚,加上朴英慧一心沉浸在失去婆婆的悲痛中,竟然丝毫没有察觉身边的人走的就剩下她自己了。

    出了小村落,俩人直接把我领到一辆藏在秸秆堆后的小车旁。

    这是一辆老式的雪弗莱,到底有多老我特么也看不出来,雪宫宫挥手让我们先上车,然后她拎着一个包裹就躲到了秸秆堆后,五分钟后再出来,整个人都变了样子,化作一位三十岁左右,两边颧骨略高的青年军官的模样。

    由于早就知道她的这个本事,所以我也没太震惊,默不作声的等着雪宫宫上到驾驶位,拧动钥匙打火,车子发出一声低吟就顺着砂石土路朝前边开去。

    宫二是坐在副驾驶的,整个宽敞的后排就我一个人,我闭目养神就怎么都无法入定,眼前晃来晃去都是金大娘惨死的模样,以及朴英慧哭过之后回头一看,发现我们所有人都消失了之后的无助样子。

    这一路颠簸,走了足足三个多小时才上到铺设了柏油路面的公路上,雪宫宫和宫二都如同哑巴一般一言不发,只管闷头赶路,因为我心里对他们有了猜忌,所以也是闭口不言,只在腹中默默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

    不知不觉我终于昏昏欲睡了,当车子上到一条类似高速的宽阔马路时,我就彻底的睡了过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