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大势滚滚如浪潮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车子缓慢朝前蠕动,不过好在警察赶到都是立刻冲向演艺现场的,没有过度为难四外通行的车辆,我们有惊无险的混了出去。直到转过街角,视线中再也看不到体育场那椭圆形的芎顶时,我还能隐隐听到凄厉的警笛声从四面八方赶来。

    妃姨一声不吭的开着车,看都不看我一眼。我顿时心里没底,没话找话的问道:“那啥,咱们现在去哪啊?”

    妃姨冷冷的瞥了我一眼,哼道:“机场。你买票给我滚回国去,滚的越远越好,不要再来祸害我。”

    我顿时急了,脸色难看的瞪眼道:“你说真的啊,你要是认真的,那你就把车停下,让我下车吧,我去哪都不能再回国了,回去我就是送死啊。”

    妃姨冷笑道:“怎么,你坑害的姑娘太多了吧,终于惹到你惹不起的存在了是不,是你大舅哥还是老丈人要收拾你啊,你没施展你的三寸不烂之舌忽悠人家么?”

    我气结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你难道都不看新闻的吗,你不知道我现在已经是世界级名人了?刚才老子看演唱会都得戴着太阳镜啊,本来灯光就暗,若不是我视力强,就连哪个是金泰妍我都分不出来啊。”

    妃姨并未顺着的话风走,而是不屑的讥笑道:“你看人家泰妍做什么,人家才不会瞧上你呢,刚才她骂你是野蛮人你又不是没听到。”

    我彻底被舒妃的胡搅蛮缠给打败了,抱着脑袋哀嚎道:“姐姐,咱能不能有点正形啊,这不是闹着玩呢,我真的是被人追杀哎,从被朝鲜那边逃过来的呀,不信你看看我这刀伤和枪伤。”

    说完我搂起衣服就让妃姨看我的小肚子,那道被峨嵋刺扎出来的伤口已经恢复的只剩下个淡淡红印了,妃姨低头扫了一眼,嗤笑道,你确定不是蚊子咬的啊,少来博我同情,我告诉你啊,搁我这没用,我又不是辛小雪那娇憨妹子好糊弄。

    我无语道:“你爱信不信吧,不过咱们现在到底是去哪,你在这个城市有落脚的地吗,我是说独立的住所?”

    妃姨撇嘴道:“你以为我是你啊,到处住店蹲桥洞子?就算离开你秦大少爷我也一样活的很好,哼。”

    我心头一喜,丝毫不介意她话里酸楚嘲讽,一迭声催促道:“那太好了,你快点开,咱们回家躲起来,这几天都被出门,躲躲风头再说。”

    妃姨怒哼道:“催什么催,这不开着呢,你一天就知道惹祸,不折腾你就得死是不是?”

    我佯装扭头看车窗外的夜景,才懒得接这种没营养的呵斥呢。

    妃姨再次狠狠瞪了我一眼,也闭上嘴巴专心开车,这一走就是半个多小时,直到前方的车流明显见少,妃姨才把丰田霸道开进了一座封闭式的高档小区里。

    停车锁门,带好随身的小包,妃姨领着我直奔电梯而去。

    22楼,电梯门开,我们鱼贯走出,妃姨径直朝左手边的一间房门走去。

    从手包里拿出钥匙,咔嚓一声打开门锁,她轻轻拉开,房门一步迈了进去,我也随之而入,顺手又把防盗门给带上了。

    直到厚重铁门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内部锁芯都锁严实里,我才如释重负的长出口气,放眼打量起妃姨在首尔安的家来。

    越看我越是惊诧,这可是四室两厅的大宅啊,虽然比不了我的沧月楼,甚至是都没我买给赵琳琳的那间房子大,可意义却截然不同,这可是首尔啊,房价上十万人民币一平的国际都市,妃姨跟我的财力又不可同日而语,而她离家出走时,都把我这段时间以来给她的银行卡和股票之类的全都留在了病床枕头下,可以说是一分一厘都没我秦生的东西,这也是我一想到她就满心难过无法释怀的原因之一,可她怎么有能力在韩国前首都买这么大的房子,这只是大眼一看,我就能估算出面积来,少说也有二百多米的房子呢。

    妃姨似乎对我眼中的疑惑一清二楚,可人家就是不解释,你爱胡猜你就猜去,问我都要看哀家心情好不好才决定说不说呢。

    在她挑剔监视的目光下,我乖乖换了双拖鞋,都是女士的小号,色系也偏娘,我只能对付穿了,妃姨这时才有了一丝笑模样,似乎归置收拾我特别能让她找到成就感一般,我是满脸不爽,满心别扭的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客厅的大沙发上。

    妃姨转身走到客厅一角的冰箱前,开门拿出两罐饮品,走到跟前递给我一罐,我一看差点没乐出声来,竟然是特么王老吉……

    啪的一声拉开盖子,我美美的喝了一口,放下饮料,不由自主的就摸自己衣兜。

    妃姨冷哼道:“不许你抽烟,否则我就把你赶出我的家。”

    我摸了两下发现兜里空空啥也没有,这才想起临在酒店出门前,之前的那套衣服被雪宫宫这死女人强逼着我换了下去。

    不过舒妃的话还是让我不爽,加上没有烟抽确实很难受,于是我就更不爽了,梗着脖子朝她瞪眼睛。

    妃姨完全无视我的小动作,不紧不慢啜了两口凉茶,缓缓放下杯子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快点告诉我,不许撒谎知道不?”

    我耸了耸肩膀,一副无谓的表情道:“你指哪方面啊,给个提示行不行?”

    妃姨冷笑道:“你怎么会来韩国的,之前你说你被人追杀,还从北朝鲜过来的,是真是假,我许久没跟星海方面联络,我也不清楚你们的情况,但你可不许骗人,否则我就更不理你了。”

    我苦笑道:“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来旅游的吗,我干嘛要骗你呢,我真是被人追杀来的,难道你都不看网络新闻什么的吗?”

    妃姨脸色一沉,高声问道:“你又惹祸了?这回是因为什么啊?”

    我伸手拿起她仍在桌子上的手机,随意打开一个浏览器,找到凤凰网军事论坛,点开一个网页帖子就扔给妃姨自己看。

    妃姨越看脸色越难看,越看她眉毛皱的越紧,最后飞快浏览完这个网页,她又自行登陆脸书等一些国外的大型社区来查阅关于我的新闻内容。

    五分钟后,妃姨已经是脸色发白,手指发颤的扔掉了手机,失声向我喊道:“你作死啊,这都是你亲口承认的?”

    我苦笑道:“确实是我亲口承认的,但是我没你想的那么傻啊,本来我明明都把那CNN记者给掐死了呀,摄像机也被我砸碎了,就连里边的内存卡都被我掰成了好几截冲了马桶呢。”

    妃姨咬牙问道:“那你的录音是怎么回事?”

    我满脸恼恨不甘的咬牙道:“都是雪宫宫这个死娘们,这个会变脸的臭混血女人坑的我,她偷偷藏在身上一个录音笔,我没有发觉防备,就被推上了这个风口浪尖了。”

    妃姨恨铁不成钢的朝我问道:“那追杀你的人是什么人?”

    我的回答让她大出意外,惊呼之下连道零组织太不仗义怎么卸磨就杀驴。

    我有些蛋疼的提醒妃姨,他们顶多算过河拆桥,我可不是驴,将来我一定会报仇的,今天我遭受的耻辱和委屈,我必定要十倍百倍的还给那些人。

    妃姨无语的看了我半天,摇头叹息道:“大势滚滚如浪潮,你个二十不到的毛头小子能有多大的实力跟国家和世界对抗?”

    闻言我心中一沉,可随即一股不肯向命运低头的倔强从我心中腾起,我咬牙切齿对妃姨说道:“我命硬的狠,老天想收我的话,我早就活不到今天了,车到山前必有路,你不用太过为我担心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