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情到浓时且随心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早就有所谓的恋爱专家断言过,女人无论外在表现的多么强势多么霸气,其实她都逃脱不了是一种渴望被掌控被征服的动物,要么怎么说谈恋爱的时候。男孩子永远不要问女孩:“好吗,可以不?行不行”之类的话。你要带领女孩的感觉走,给她就这么定了,我说的就算的错觉。她才会觉得,哎呦,这个男生好**哦,这么霸道有气质。都不问问人家的意见,不过人家超喜欢这种被征服的体验呢。

    说了这些废话,其实只是想说明一件事,妃姨尽管比我大那么多,可她仍然是个心态年轻无论身心都宛如少女的高质量女性,不然生哥我已经坐拥几十亿身家的人了,干嘛还对一个半老徐娘念念不忘啊。

    我这一身发达强悍的肌肉紧紧贴在舒妃的胸口上,用身体的重量对她形成了极具侵略感的压迫,却并没有激发她的逆反抵触之心,反而让我怀里的女人在第一时间就体温升高,无法规避的动了情。

    我对这种反应也太熟悉了,自然知道接下来的步骤该怎么进行,一番热烈湿吻之后,我也没换战场,就在我委身睡觉的客厅沙发上,采取了某种,嗯哈,那个,哈哈的姿势……强势无比,不容置疑的,进入了阔别已久的某条小巷。

    韩国的冬夜跟地处星海的东北内陆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所不同的是,这个逼地方根本没有集中供热,倒是高档公寓里,有那种中央空调,一到室外温度低成多少度的时候,它就会自动启动,每间屋子的天花板上,都暗藏着一个到数个不等的换气通道,而此时,这间装修极具超现代主意风格的宽大客厅里,那换气通道里涌进来的,就是如温暖和煦如春天一样的风。

    我满头大汗从妃姨的身子里退出,如我这般的超强体质竟然都觉得微微有些气喘,可见刚才的双人互搏运动有多么惨烈震撼。

    而舒妃早已经失去了开口说话的能力,能扛住那超过八次的巨量快,感波侵袭而不昏厥,已经算她天赋异禀,足以傲视宋苗苗等姐妹了。

    可就算如此,她也短时间能无法再跟我发怒撒娇了,两只美丽的大眼睛都处于毫无焦点一片茫然的状态中,对于我翻身下地直接来了一根事后烟的做法,她也没提出什么抗议。

    狠狠几大口抽下去,一支香烟就被我干掉大半,我身心一片舒坦,那种成就感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了,转头看了一眼仍是原样姿势萎顿在沙发上的妃姨,我嘴角勾起一抹淡笑,赤着脚直接走进了洗浴间。

    一搬花洒,砰……

    强大的水压冲洗下来温热的水流,把我淋的险些哼哼出声,不自觉的我就在心里比较,这尼玛可比在冰冷的鸭绿江中畅泳要舒服啊。

    清理掉方才那一场战争的痕迹,我匆匆关了水擦干了身体,又投湿了一条大浴巾,拧干了,带着温热的湿气,快步来到客厅沙发前,把妃姨那饱受战乱之苦的娇躯给安抚擦拭了一边,然后甩开毛巾,弯腰抱起她刚过百斤的柔软身段,径直去到她那间充满粉红色气息的闺房卧室里。

    良久,就在我都快睡着了的时候,妃姨终于能说出了,她嘴唇抿动了很久,憋出一句:“滚蛋,回你的沙发上去。”

    并且抬脚轻踹了我一下。

    我顿时来了精神,好像逮到了玩具的小宝宝,一扭身就扑了过去,捧起她的俏脸,二话不说先来个轻吻。

    妃姨惊呼躲避,语气慌乱的好像遇到了圣战组织在搞自杀式袭击一般。

    “别,别这样,我求你,我不行了,不要,啊……走开,别闹……”

    我自然不会混蛋到马上还要的地步,如果我尽情尽兴的可一个女**害,那估计除了跟我同层次的女性武道强者,就得是异能高手的身体才能应付得来了。

    我心头暗笑,又是威胁又是嬉闹的,把妃姨弄的无可无不可,小脸绯红的趴在我的胸口,低声呢喃道:“冤家,你真是我前世的夙缘,唉……”

    我右手不老实的在她腰臀之上流连,那光滑丰腴的手感让我乐不思蜀,惹的妃姨娇喘连连的商量我道:“乖乖的,别动了,让我听听你的心跳。”

    我得意一笑,做男人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没什么可遗憾的了,当然,这也只是相对于某一方面来说的。

    22楼的窗外是凛冽呼号的凄冷北风,而我们的房间却是温暖如春,两个人的心贴的无比之近,刚遇到时的所有猜忌和不满,都在那几十分钟进进出出的运动之后烟消云散了。

    一夜无话,我搂着妃姨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直到被她的一阵电话铃声吵醒,我们才相继的睁开眼睛。

    妃姨是最早接受我异常基因浇灌的女人,所以她的身体也是较早的被我留下的东西所刺激所改造,这也是妃姨三十出头的年纪仍然青春不老的重要因素之一,当然,这些也只是我个人的猜测,是不会亲口跟她提及的,女人对于年龄这方的神经是异常敏感和脆弱的,只要我敢动问这种问题,那她立刻就会黯然神伤觉得我开始嫌弃她老了。

    这种余惠互利的事,我还是默默的做着就好,反正都是心爱的女人嘛,她们身体强健些我有数不尽的好处哈。

    就如同此刻,妃姨醒来就不再赖床了,看了眼电话,没接,调成静音,又在我的额头上轻吻了一口,然后下床洗漱,给我准备早餐。

    回想之前她对我的冷若冰霜和现在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一般的判若两人,为什么呢,其实答案早已呼之欲出。

    又有恋爱砖家忍不住跳出来了,大声感慨道:“男人要是不能在床上把女人操软了,那就在生活中等人家把你虐软了吧。”同理的,如果你一惯强硬就没有摆不平的姑娘。

    早餐是大份的培根煎蛋外间特仑苏牛奶,至于为啥首尔也特么喝特仑苏这个大品牌,老子也不清楚。

    妃姨知道我的食量,特意把三天的量汇成了一天的份量,给我端上来满满一大盘子,吃的我是满嘴流油大呼过瘾。

    吃喝完毕也该说点正事了,我们依偎着沙发里,低声述说着离别后的各自遭遇。

    听到我说起黄宏达侯胖子都被放了出来,只有宋奇峰还没有消息时,妃姨明显松了口气,接下来又听到我被火舞紧急接走,后边就有零组织执法堂的高手们紧追不舍,气的她柳眉倒竖大骂零组织这些高层都是狼心狗肺的东西,说到我被追进鸭绿江,险之又险的反杀了那小个子武道强者,屁股上插着把刀就被逼无奈的游向江心,妃姨震惊的连连低呼,少顷之后又心疼的眼眶泛红。

    我一见她这个样子,到不舍得把那些凶险的事一一都讲给她听了,当然了,也包括跟朝鲜女教师朴英慧事,我肯定不会傻到直接告诉妃姨,差点跟朴英慧擦枪走火,搁树林子里枕着刚落的小轻雪就要扒人家裤子啊。

    说了一阵,我突然想起昨晚她气我的话,就不怀好意的伸手一抓,捏着那那一座珠峰尖笑问道:“你不说这房子是一个老男人给你买的嘛,有多老啊,介绍我认识认识呗,刚好我最近比较拮据,能不能让他收留我打个工啥地?”

    妃姨被我有力手指搓捏的细声吸引,满面绯红的抗议道:“哪有什么老男人,这房子是泰妍借给我住的嘛。”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